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377章 中元夜
  与此同时,在我的家乡。

  “大家不要掉以轻心,不要以为最近这几天风平浪静就没事了。今天是中元节,特别是半夜大家要当心了。”沈从良手里握着拐杖,在贴着道符的大石跟前来回走动着道。在他的身后,站着百十来名身穿黑衣,袖口用金线绣着一个天字的天组成员。我去了昆仑几天,他们就在这里守了几天。几天来,这里是风平浪静,半点意外都没有发生。有的成员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一丝懈怠的情绪。鉴于此,沈从良在中元节当天,刻意将所有的人都召集到一起开了一次会。

  “100人,分成4个班。每班25人,每两小时换一次班。夜里8点之后,全体在此地集合。坚持到程小凡回来,咱们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我知道有的人在心里有意见,认为这是我在徇私,以公器为私用。我要告诉你们,我沈从良在天组几十年,什么时候徇私舞弊过?这是我们欠程小凡的,你们没听错,是我们欠他的。至于为什么欠他,等你们的级别足够解密的时候,再去看卷宗吧!”沈从良安排完中元节当天的勤务,又看着那些成员们大吼了一通。

  *c更a新…(最快=上%

  “明白了!”成员们面面相觑的片刻,随后齐声回答道。对于沈从良的为人,还有他在天组的权威性,这些成员们是打心底佩服的。

  傍晚,大家分批吃过晚饭就又被沈从良召集到了一起。从村里牵出的电线上挂满了电灯泡儿,将被大石堵住的地洞口周围几十米范围照得如同白昼一般。大家分成4拨,分别守在地洞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上,神情肃穆的一动不动。

  “啾啾啾!”时间刚刚到子夜零点,沈从良的手机里传来了一阵鸟叫声。这是他设置的闹钟,时间就是定在了零点时分。

  “嘭!”闹铃声尚未落地,堵住洞口的大石就颤动着发出了一声闷响,就好像是被人从里面挥锤砸了一下那般。

  “都准备好了没有,看来今晚是太平不了了!”沈从良闻声双手拄拐立在大石正对面冲所有的成员们沉喝了一声。

  “准备好了!”众人纷纷拔出自己携带的兵刃,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答道。

  “嘭!”大石又传来一身闷响,一道裂缝顺着底部向上炸开,一直炸裂到道符所在的地方才戛然而止。看着石头上的裂缝,所有人掌心中都捏了一把汗。他们微微沉下身子,手中的兵刃齐齐指向了洞口的方向戒备着。

  “嘭嘭!”石头上的裂缝似乎给了地洞里的东西莫大的信心,紧接着大石又被砸了两下。两声巨响之后,石头已经是满身裂痕。好似只要谁轻轻一碰,它就要散架一般!而镇压在石块上的道符,则是发出一真荧光,将即将碎裂开的石块仅仅包裹了起来。

  “嘭!”一阵地动山摇之后,石块终于被砸成了碎块四散飞溅起来。那张道符发出一道霹雳打向洞内,洞内发出一声尖叫之后,道符完成了它的使命随之化为了一阵飞灰。待到道符的飞灰散尽,一股浓浓的黑雾从地洞内奔涌而出。

  “杀!”沈从良一手握住拐杖的握把往外一拔,就拔出一柄细剑来。细剑的剑身上阴刻了许多的符文,他一抖剑身,口中厉喝一声率先就对着那股浓郁的黑雾刺出了一剑!

  “杀!”随着沈从良这一剑刺出,黑雾顿时化成一张鬼脸,张大了嘴巴冲着他就是一声大吼!一道阴风从鬼脸嘴中奔袭而出,直逼挡在它身前的沈从良和那些天组成员们。阴风过处,地上的枯枝落叶先后被席卷了起来,然后打着转儿砸向了首当其冲的沈从良。

  “呛啷!”一道剑光闪过,沈从良挥舞着细剑将这团砸来的枯枝败叶拦腰斩成了两半。一道鬼影隐藏其中,趁势向他的口鼻之处袭去,妄想附身操控他的身体对天组成员们倒戈一击。

  “混账!”沈从良将细剑挽了一个剑花,一个铁板桥将身体向后仰去让过了鬼影这一击,口中大喝着顺势一剑将它斩落地下。

  “沈老,闪!”见那股鬼气弥漫得四处皆是,天组成员纷纷探手入怀掏出早已准备好的暗器,一声大喝后抬手就向森森鬼气打了过去。暗器上无一例外的阴刻着符咒,但一接触到目标,就会对它们造成很大的伤害。一时间,洞口方圆数十米的范围里,鬼影纷纷化为道道死气消散在天地之中。

  “列阵!”待到鬼影被天组消灭得一干二净之后,忽然从洞内传出了一声大吼。

  “列队!”沈从良闻声面色一变,随后亦是冲同僚们大喝一声。百余天组成员列成方阵,手持兵刃站在洞口静候在那里纹丝不动。

  “夸夸夸!”洞内传来一阵整齐的踏步声,随着踏步声越来越近,天组成员们的眼前先是出现了四个身披甲胄,手持长枪的阴兵。再过片刻,他们发现自己看错了。四个阴兵身后紧跟着又是四个,然后四个又接四个。如此下去,不多时他们眼前俨然已经站立了百余阴兵。百人对百人,双方谁都没有率先动手。天组打量着对手,对手也在打量着天组,双方就那么僵持着。

  “进!”就这么僵持了盏茶工夫,阴兵百人将终于按捺不住了。他高举右手,猛地将手臂往下一压,带着部卒挺枪就向天组众人迈步直进过来。

  沈从良看着眼前披甲的阴兵,眉头皱了皱,一抬手从腰间摸出一柄柳叶飞刀,抖手就向阴兵们投掷了过去!“叮!”一声,飞刀钉穿了阴兵身上的甲胄,却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看来这些阴兵们身上的甲胄,对于飞刀上阴刻着的符文有一定的抵御能力。

  “一起打!不要分散攻击力,打倒一个再打下一个!”沈从良又摸出一柄飞刀,一抖手甩向了一个阴兵对同僚们喊道!喊声未落,就看见百十柄暗器化作道道寒光齐刷刷向打头阵的那几个阴兵身上招呼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