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378章 你是谁
  “投枪!”眼看自己的部卒被打倒了十来个,阴兵百人将止住脚步对左右大喝一声,随即投出了手中的长枪。数十支长枪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奔着天组兜头就扎了下来。

  “噗噗!”天组众人见状齐齐俯身,将自己的后背迎向了凌空扎下来的长枪。枪尖刺在他们的外套上,大多数被阻挡在了体外。但是也有一部分人,被长枪扎进了没有衣服遮盖的脖颈和手脚之中。受伤的人忍住疼痛,趴伏在地上将死去的同僚往一旁拖去,生怕阻碍了其他人的行动。现场没有惨叫呼痛和哀嚎声,可是看起来却是那么的惨烈!

  “杀!”见到攻击奏效,阴兵百人将大喜着指挥部卒们挺枪向天组直冲了过来!只要双方短兵相接,必是一场腥风血雨死伤无数!

  “用枪!”沈从良但见同僚出现了死伤,眼神中闪过一丝狠厉。从怀中掏出一支银光闪闪的左轮来,对着那个百人将就扣动了扳机!子弹头从枪膛里发射了出去,在空气中急速打着转打进了百人将的面门。弹头穿透了百人将的头颅,又打倒了其身后的两个阴兵,这才耗尽的动能停了下来。

  “啪啪啪!”见到同僚出现了伤亡,众天组成员举枪就向阴兵们一阵齐射。弹头上的符文随着弹头跟空气的摩擦,泛起一阵耀眼的光芒。成片的光芒从阴兵身前一扫而过,再看那些阴兵,又是齐刷刷倒下了一排!

  关于小城发生的激战,我是一无所知。我只知道,我已经和顾纤纤用最快的速度在往回赶了!一路行来,我们于第二天清晨来到了玉珠峰顶的道观之中。出乎意料的是,道观里原本的那个老道和小道,居然不见了踪影。我和顾纤纤在道观里找了个遍,都没有找到他们。

  “难道他们终于捱不过清苦,下山去另寻他处去了?”我站在冰冷的灶台前,揭开锅盖看着空空如也的锅子低声自言自语道。铁锅底部锈迹斑斑,看起来似乎有日子没人在这里生火做饭了。灶台边码放着的柴火上,一只蜘蛛迈动着八肢从上面一溜而过。在柴火的一侧,则有一张它刚织就的蜘蛛网悬挂在那里微微颤抖着。

  “不对!虽然我不知道铁锅到底要放多久才会生锈,柴火多久不曾挪动才会招来蜘蛛。可是,我特么不是昨天才从这里离开的吗?一天,一天的时间锅就生了锈,柴火上就招了蜘蛛结网了?不可能!”我看着那只蜘蛛钻进了柴火堆里,眼角又扫过了生了锈的铁锅。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我发现了疑点!

  “去云房看看!”我对顾纤纤打了个招呼,转身从饭堂里出来,向云房走去。云房的门虚掩着,手一推就开了。走进去,我摸了摸炕头。触手冰凉不说,就连上头铺盖着的棉絮都有一种湿漉漉的感觉了。我回头向门口处看了看,我所经过的地方遗留下了一串脚印。地上有灰,在海拔这么高的山顶上,居然有灰?那得多久不曾有人打扫过了?我心里的泛起重重的疑问来。

  “今晚在这里休息,明天下山去雪狼湖!过了雪狼湖,就能到玉虚峰了。”我决定在道观里休息一晚,明天继续前行。

  “官人,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顾纤纤走到我身边,轻轻挽住我的胳膊问道!

  “没有,我只是在奇怪,费这么大的力气建成的道观,为什么没人打理而已!”我闻言看了顾纤纤一眼,随即开口对她笑道。

  “哦,或许这里条件太艰苦,人家熬不下去了呢?你要知道,现在的人可都是向钱看的!官人,我去给你引火烧炕,今晚你就能睡个好觉了!”顾纤纤闻言轻吁了一口气,随后松开挽着我胳膊的手臂向云房外头走去。

  “官人,看看炕头热乎了没有?”少时,顾纤纤将柴火丢进了灶膛引燃了。滚滚的热流通过烟道传到炕上,不多时整个屋子便变得暖和了起来!顾纤纤拍拍手掌,从内外走进来看着我吃吃笑道。

  “很好,就是被子有点潮湿,不过铺在炕上烘烤一下也能将就了!顾纤纤,你辛苦了!”我深深看了顾纤纤一眼,开口说道。这是这几个月来我第一次没有喊她纤纤,而是称呼她为顾纤纤。以前我总爱说辛苦你了,而今天我说的却是你辛苦了。

  “只要官人高兴,我辛苦一点没什么的!”顾纤纤没有听出我言语中的不同之处,说完这句,转身又进了饭堂开始找起食材来。看样子,她是准备做饭了!火属阳,而她属阴。她就不怕灶膛里的火,对她造成伤害么?我走出云房,伸手轻轻抚摸着缠在腰间的金钱剑,眼神深深地看着她忙碌着的背影沉思起来。

  PB看/正j版章Y节EM上‘、f

  “官人,你拭剑做什么?”一炷香时间,顾纤纤就端着两个小菜和一钵子米饭从门外走了进来。而我此时,早已经坐在炕头,找了一块碎布正擦拭起那柄符文剑来。顾纤纤脚下迟疑着,开口问我道。

  “剑和人相通,它是我的剑,我就有责任保持它的清洁和锋利。这么快就做好饭了?你先吃,我马上就来!”我低垂着眼帘,自顾在那里擦拭着符文剑,仿似不经意般说道。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自然。

  “哦,好,那官人......官人又在拿我开心。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不吃饭的。官人包里还有香烛吗?”顾纤纤依言把饭菜放到桌上,拿起勺子正准备盛饭。之后却忽然醒悟了过来,放下饭勺一跺脚冲我娇嗔道!

  “我倒是忘了你从不吃饭,只闻香火了。”我将剑刃擦拭得能照出人影来,呛一声收剑回鞘起身走到她面前笑道。

  “你不是顾纤纤,你到底是谁!?”深深看了她一眼,我走到门口看着空中席卷而下的风雪缓缓开口问道!她不是顾纤纤,事到如今,我已经可以肯定这一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