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380章 果报杀戮
  “一剑化三清!”趁着我符文剑离手的时机,西王母一个跃身双爪先后向我的咽喉处抓来。急切间我拔出腰间久未用过的金钱剑,一个一剑化三清也向她的咽喉处刺了过去。实力不如她,如果再没有一股子不怕死的气势,那么接下来我们也不必再交手了。

  果然,西王母没想到我会不顾生死的和她对攻。攻势缓了缓,随即放弃了进攻,一个纵身从我头顶上跃了过去。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就是这个道理,她各方面和我比起来都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死就死了,她却舍不得死。我虽然不是西王母的对手,但是看起来现在落在下风的却是她。因为我找到了她的软肋,她怕死!只要我招招与她对攻,就一定能找到机会战胜她!

  “你不要命了?”西王母跃身落地之后,调转回头冲我怒道。刚才只差那么一点,我们就要两败俱伤了。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我一介屁民,能和西王母你同归于尽,赚到的可不是一星半点!”我一抬手,将从半空落下来的符文剑接住后抖了抖剑锋对她笑道。

  “杨回,你又在调皮了!”正在僵持之间,忽然一个听起来让人觉得很温暖的声音从空中传来!我抬头一看,头顶不知何时盘旋着三只大青鸟。而在大青鸟的背上,则是站立着一个看起来很是温文尔雅的中年男人。

  “你舍得回来了?”西王母闻言朝天上看了看,随后幻化成为一个中年美妇的样子迎了上去。此时的她,看起来和刚才那个歇斯底里的西王母就如同是两个人一般。

  “你们此来,是为了钟馗之事?”中年人看了西王母一眼,随后从大青鸟身上纵身而下问我道。

  “正是,不知道您是?”我一拱手对那中年文士道。

  “天旨拿来!”文士一抬手,冲身后的西王母说道。

  “拿去吧,此番让你们为了千多年前遗留下的祸根受累了!”文士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让西王母将天旨交出来,然后展开看了看,递到了我的手中说道。

  “这些梦莲子,就权且是给你们的补偿吧。带在身上有诸邪不侵,延年益寿的功效。”一抬手从我口袋里将七颗梦莲子吸入手中,文士放在手心端详了片刻之后将它们交还给我说道。

  “此间事了,就让我送你们回去吧!”文士似乎很急,将莲子塞进我手心之后随手在瑶池边上破开一道涟漪对我和顾纤纤说道。

  “为什么让他们走?你一去就不知年月,留我一个人独守空房......”我有些摸不清头脑的和顾纤纤走进了那团涟漪,隐约间听见了西王母在那里责怪着文士的话语。

  “当年一时犹豫,造成了今天这偌大的因果。如果再耽搁下去,果报就更猛烈了。我要去闭关抵抗果报......”这是我在涟漪中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从这番话里我知道了这个文士原来就是天帝。而此时的他似乎是因为钟馗之事遭了果报,才不得不赶回昆仑的。难怪他这么好说话,又这么急着把我送出昆仑!

  “不好,难道钟馗真的挥军杀到人间了?”顺着涟漪中的通道一直向前走去,不一会儿我忽然反应了过来。若不是杀孽过重,以天帝的身份又何须去在意区区的果报?一念至此,我脚下不由加快了脚步。

  “沈老,你带着弟兄们先走吧!就算程小凡回来,我们也对得起他了!”小城,地洞左近躺满了尸体。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天组成员的。此时距离中元节,已经过去了三天。三天来天组的人就这么堵在地洞的入口那里,阻挡着一波又一波的阴兵。阴兵们不知疲惫,无惧死亡。可是天组的人不同,三天没有休息,导致他们的伤亡在逐渐增大着。打到今天,百来号人马,只剩下一半左右了。

  @、

  “受人之托,当忠人之事。何况我们是干什么的?这件事就算程小凡不委托我们,你以为我们就能置身事外?不要再劝了,大家把武器检查一下,然后抓紧时间休息。”趁着阴兵们还没有上来,沈从良一边擦拭着细剑一边往嘴里塞着面包道。他曾经想过求援,可是转念一想,求援又有什么用呢?来的都是普通人,连阴兵的影子他们都看不到,又帮得上什么忙?无非是前来送死而已!他看着身边的兄弟姐妹们,心里拿定了主意,一定要撑到我回来。他知道我不会无缘无故就去昆仑的,我所做的事情,肯定跟这次阴兵来袭的事件有关。

  “沈老,你听......”沈从良嘴里的面包还没有咽下去,一个天组的同仁就跑到他身边示意他聆听底下传来的动静。

  “嘭嘭嘭嘭!”沈从良顾不得地上被鲜血和成的稀泥,一把趴伏在地面侧耳倾听起来。地下传来一阵阵整齐的脚步声,从脚步的密集程度来判断,这一回阴兵的数量怕是不会少于数千之众。看来阴兵们是想一股脑以摧枯拉朽之势将阻挡他们去路的天组给消灭干净,然后趁机攻打阳世了。

  “沈老,我们的子弹不多了!这一仗,把我们的库存都打光了。”一个天组的同僚从身上摸出最后一个弹匣,啪一声顶入套筒后对沈从良苦笑道。在弹头上雕刻符文是一种技术活,一不小心就会出意外。平日里就算是熟手,一天也就能雕刻个几发的样子。那还是在心无旁贷的情况下。天组的人,自打进组之时就没多少工夫闲着。所以他说把库存都打没了,绝不是在夸大其词!

  “家里是独子的,都走吧!”沈从良站起身来,看着这些同僚们说道。几千个阴兵,不是他们这几十个人能够抵挡得住的了。沈从良决定让一批人先走,就算人间被阴兵们占领,留下这些种子活着的人也就有了份希望!

  “沈老,咱们这几乎都是独子啊......”一个30岁上下的天组成员闻言苦笑一声道。是啊,一对夫妻一个孩儿。大家都是独子,难道大家都撤不管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