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386章 三个条件
  “这个,臣确实不知。不过这小子应该不会提太过份的条件,还请陛下宽心!”父亲说话还是有水平,一句请陛下宽心就不露声色的将了双王一军。

  “朕算看明白了,你们父子就一个德性。什么叫应该不会提太过份的条件?什么叫请陛下宽心?合着你这是在给朕打预防针是吧?”阎烈听明白了父亲话里的意思,一瞪眼起身佯怒道。鬼王才是他现在头痛的存在,只要能把鬼王扳倒,其他的事情都好说。父亲摸清楚了双王的命脉!

  “臣惶恐!”父亲闻言起身深施一礼道!

  “只要能早些平定兵乱,还地府一个太平,就算要朕付出一些代价,也不是不可以的!”阎烈走到父亲身边,伸手将他搀扶起来轻声道。

  “地府有陛下,乃众生之福。臣,敢不肝脑涂地!”父亲闻言暗道一声妥,随后作感激涕零状道。不管是人是鬼,总归是爱听漂亮话的。父亲此言一出,阎烈当时就龙颜大悦起来。

  按下双王和父亲在中军大帐内君臣相得不表,此时我正策马奔驰在林间小道上。

  “前边可是程大人?”正打马前行,就见迎面疾奔过来两个军中斥候。一见我面,两人连忙高声问询道。

  “可是程小凡程大人?”见我不答话,斥候赶忙又问了一句。

  (G永久)w免☆w费y看小x说X

  “正是!”这回我知道人家确实是在喊我了,一提马缰我高声回道。

  “陛下口谕,着程大人即刻前往中军大帐面圣。程大人,还请跟我等前行。”两斥候确认了我的身份,不由相对大喜。随后两人策马,一前一后将我护在中间,快马加鞭直奔中军大帐方向而去。

  “快快回禀陛下,就说程大人到了。”个把时辰之后,我已经站在了中军大帐之外。几个鬼太监见了我,如同死了爹娘那般转身就向大帐内跑去。

  “程大人,陛下宣你进帐呐!”不多会儿工夫,就打帐内跑出来一个鬼太监,三两步凑我跟前儿谄媚着道。

  “微臣参见双王陛下!”进得大帐,我推金山倒玉柱五体投地的给座上双王行了个大礼唱道!

  “免礼平身赐座,程爱卿此行不知事情可有办妥?”双王一抬手,将我从地上给扶了起来。

  “回陛下的话,事情已经办妥。”我起身冲双王一拱手回道。回完话我就没了下文,就那么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头沉默不语起来。

  “程爱卿劳苦功高,现在不妨说说你那三个条件给朕听听!”座上双王见状相对一笑,然后由阎双开口问我道。

  “想必双王也早有耳闻,微臣身边那个鬼侍顾纤纤,乃是微臣女友顾翩翩前世遗落下的一道孤魂。这第一个条件,微臣想让顾纤纤和顾翩翩合二为一。”第一个条件,我早就已经想好。此时见双王发问,顺口成章的就说了出来。

  “此条,朕允了!”阎双将手拢在袖子里,从座上走下来看着我笑道。

  “多谢陛下!”我起身一拱手,深施一礼致谢道。

  “我父程真一,孤苦半生将我抚养成人,殊为不易。这第二个条件,我想我的父亲和丽姨娘能投个好胎,在阳世间无病无灾,吃喝不愁,举案齐眉,白头偕老!”此言一出,顿时看到父亲两行老泪夺眶而出,久久不能自已!

  “好,有情有义,这第二条朕允了!”这回开口的是阎烈,就见他一拍座椅,站起身来赞许地看着我说道。

  “养父养育之恩固然要报,生父的生身之恩却也不能置若罔闻。说实话…这第三个条件本来是留给我自己的。很多事情,如果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我却做不到视若无睹。第三个条件,就让微臣的生父身体康复吧!”第三个条件我犹豫了很久,最后才作出了决定。

  “这就是你向朕提出的三个条件?你就不为你自己多考虑考虑?你以为你父亲到阴司来鞍前马后做这么多事情是为了什么?再考虑考虑吧,朕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阎烈等我三个条件说完,站起身走到我身边深深看了我一眼说道。

  “假如朕告诉你,你的阳寿只有三十八年,你的条件又会是什么?知道你第一次通灵你的父亲为什么会那么紧张么?因为只要你稍微多加耽搁,你的小命就留在这里了。”阎烈背过身去缓缓说道。

  “你父亲一直以来最大的愿望,就是你能活过百岁。你以为他时常跟朕提起的寿终正寝是什么意思?每个父母在孩子出生的时候,都会由衷地说上一句长命百岁!在父母的心里,孩子活过百岁才称得上是寿终正寝。上一次,你已经浪费掉你父亲为你求来的寿终正寝的机会了。这一次,朕希望你能考虑清楚。”阎烈一席话,说得我一时两难起来。

  “陛下,臣的孩儿本性纯良,陛下就莫要拿这等难题来为难他了!臣记得陛下答应过臣,此次事了之后,会给臣一大笔赏赐。如今眼看此事将了,臣愿用陛下准备赏给臣的那一大笔赏赐,为我的儿子多换一个条件。还望陛下念在臣父子勤勉的份上,允臣所请!”我是个什么样的人,父亲是最清楚的。见我难在那里,生怕我一时脑热说出什么难以挽回的话来,赶忙起身接过话头说道。

  “朕得去问问那些当差的,是不是把程小凡投错了地方。说你们父子不是轻亲生的,连朕都不信。”阎烈闻言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我,一抬手捻须笑道!

  “还请陛下允臣所请!”见双王只是在那笑而不语,父亲走到我身前,一把将天旨掏出来托在掌中拜倒在地道。

  “哈哈哈,起来说话起来说话,真一父子实在是性情中人。妹妹,不如我们就卖了这次人情?”阎烈伸手拿过天旨,展开来细看了一番,随后将天旨一合,显得踌躇满志的说道。

  “就依哥哥这次,说起来真一父子此次也是劳苦功高,多一个条件也在情理之中。”见阎烈如此,阎双知道事情妥了,随即亦是含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