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394章 前往981
  一路哄下去,一直到晚饭时间。顾翩翩挨不住肚子饿,这才以我下厨做饭兼洗碗的代价原谅了我!吃过了晚饭洗过了碗,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因为门口的落地玻璃门被碎了,我只有走到院子里,将院门口的栅栏门给上了锁。回到了屋子,我将玻璃门上的落地帘子拉上。从院门外边斜看过来,就如同玻璃门被锁上了一般。

  “陪我们看电视,今天有歌唱比赛。”把一切都安置妥当后,我才准备上楼去洗漱,却被顾翩翩一把拖到了沙发上。颜品茗看着我们抿嘴笑了笑,起身替我泡来了一杯茶。看这架势,今晚的歌唱比赛不看是不行了!

  “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抱成团!”好吧,确实对这档栏目唱过什么歌曲没什么印象。我们权且当作,人家确实是在唱这首歌吧!一直挨到了晚上11点才算看完了这一期的节目,见我全程不停的在那里鸡啄米,顾翩翩将电视关掉决定放我回房睡觉。

  “出......”我起床将背包收拾好,又在里面放了一沓道符后拎着就下了楼。刚一开口......“出去几天,你们在家要乖哦,过几天我就回来了!”顾翩翩和颜品茗异口同声的坐在那里抢过我的话头说道。

  -p永…久》{免费-…看●小说

  “哼!”说完,两女齐齐对我挥了挥手做不屑状冷哼了一声。

  “好吧,既然都知道了,那我就不再啰嗦了。走了啊,待会我打电话找师傅来修门。”我耸耸肩膀对两女无奈的说道。这正是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闹心!

  “喂,注意安全!”见我迈步往门外走,两女这才收起了冷脸子站起来跟在后头嘱咐着我。

  “知道了!在家要乖哦!”我回头冲她们笑了笑,挥挥手道。

  “沈老大让我接你!”才出院子们没走几步,一辆黑色的别克就从旁边窜了出来。吱嘎一声停在我身边,司机打开车窗轻轻对我招呼了一声。

  “来很久了吧!?”我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后对司机点点头道。

  “没多会儿,你家的门稍后有同僚帮你修。这些琐碎事情完全不用你去操心,这是组织的福利之一!”司机第一次跟我打交道,见我似乎很好相处的样子,随即也对我笑着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家的门有问题?”我闻言心里一紧,难道沈老头子在派人监视我?如果是那样的话,可别怪我翻脸!

  “你别误会,保护每个外勤成员的家庭财产和人身安全是我们这些内勤的职责。昨天白天你家门口发生的事情其实我们已经看在眼里了,只不过由于还没有达到威胁生命财产安全的程度,所以弟兄们没有出手。昨晚你们睡了之后,弟兄们可是在院子外头替你守了一整夜。”司机见我脸色一变,赶紧解释起来。

  “弟兄们不会干扰你正常生活的,甚至不会出现在你的视线以内,当然更不会做某些你想象中的事情!”司机缓缓将车向山下驶去,嘴里轻声对我说道。

  “也好,我不在家的时候,大家多上点心,你们都知道昨天有人来扯皮的事情了。我没事,就是怕吓着家里那两位。”我听了司机的解释,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想了想,我干脆拜托司机道。类似于王斌那种人,大用没有,可是每天来家里骚扰撒泼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放心吧,昨天那二十几个人的面相弟兄们已经记下来了。保证不让他们接近屋里的那两位女士!”司机轻轻点头回应着我!有了司机的承诺,我彻底放下心来。堂堂天组,要是还拦不住那二十几个老百姓,不如解散算了。

  “送你去郊区,直升机应该已经抵达那里了。”将车驶上主干道,司机加快了车速对我说道。

  “行,我打个电话!”我点点头,摸出手机来给刘建军拨打了过去。

  “我有事要出门,昨天的事情你加快点进度,早点解决我好安心!”我在电话里提醒着他。这些人就如同是牛皮糖似的,要不快刀乱麻的解决掉,他能缠得你焦头烂额什么都干不成。

  “人家今天出殡,我明天去和他们谈。相信等你回来的时候,事情应该已经妥了。嗯?你又出门?这次又去干嘛?”刘建军在电话里先是满口将事情应承下来,随后又有些狐疑的问我道。

  “我也是要遵守保密纪律的人!”我很臭屁的对他说完这句,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就送你到这里了,家里的事情你放心,保证不会出任何问题。”40多分钟后,司机将车弯进一个山坳里,看着前方一处平整的砂石地上停着的直升机对我说道。

  “添麻烦了,等我回来请弟兄们吃饭!”我提着背包从车上下来,走到驾驶室外弯腰对司机说道。

  “我们送你去江城机场,那里有直达揭阳的班机。到了之后,会有人来接应你,将你送到981平台上!”告别了司机,我进了直升机的机舱。才一进去,就听见飞行员对我交代着任务流程。

  “好!”我点点头示意自己已经清楚了,随后戴上耳麦闭目养神起来。

  40多分钟的飞行之后,直升机载着我来到了江城机场。从直升机上下来之后,一个穿着机场制服的人径直领我登上了一架飞往揭阳的班机。

  经过一小时四十五分钟的飞行,我来到了揭阳。在内地已经是穿衬衣的季节,到了这边居然感觉到了一丝燥热。我将衬衣的领子解开,跟着人群出了机场。一辆军绿色的吉普缓缓驶到我身前,一个身穿着黑色吊带,穿着短裤的姑娘探头从驾驶室出来对我招招手示意我上车。

  “送你去坐船,不晕船吧?”姑娘丝毫不介意将事业线暴露在我眼前,等我坐到副驾驶位置上问我道。

  “那个,坐过小舢板,好像不晕!”对于晕不晕船这件事,我真的没谱。在今天之前,我仅仅只是在江里坐过渡船,在湖里坐过舢板!大海......还是头回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