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404章 暗流
  “我们只是一个宗教,再说得难听一点仅仅只是一个组织。我们不是政党,没有必要去招惹中国。真把他们惹恼了,教主认为我们能够抵挡住对方几次报复?一次都挡不住!”影姬竖起一根手指在那里轻晃着说道。

  “这次接受日方的委托在南海制造事端,本来我们步子就迈得大了一些。难道我们的所作所为,上面真的不知情?他们什么都知道,只是不会说明。没出事,他们借我们的手恶心一下中国为自己造势。出了事,我们就是炮灰。到时候上头只要说一句他们毫不知情,然后再把我们围剿掉,做足姿态就行了!”影姬走到教主身后,附身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那依你的意思,阮氏玲就白死了?”教主反手勾住影姬的脖子,将她往下拉了拉,然后探手从V领中间摸了下去道。

  “这一次仅仅是在和日方做交易,他们付钱,我们办事。现在事情已经办完,没必要把所有人都搭进去。至于阮氏玲,多给她家一些抚恤吧!”影姬半眯着着眼睛,任由教主的手在身体上游动着道。

  “仅此一次,人我已经派出去了。不管结果怎么样,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怎么样?”影姬的话教主听进去了,不过让他朝令夕改,他觉得有损自己教主的尊严。手上感受着影姬那光润的肌肤,他嘴里轻声说道。

  “好,教主要记得,我们只是一个宗教。吸纳信徒,再接一些生意赚钱才是正途。和一个国家对抗,那不是我们能够做的事情。”影姬闻言环臂抱着教主说道。

  “这话我记住了,现在,我们做点开心的事情吧!”教主起身将影姬拦腰抱起,向卧室里走去道。

  “教主,让人家看见了多不好......”影姬在教主怀里轻轻挣扎了两下,然后紧搂着他的脖子腻声道。她能长久得到教主的信任,关键就在于大事能够出主意,私事上也放得开。

  “晚上好不好?!”话是这么说,影姬却伸手抚摸起了教主的胸膛!

  “白天才有意思!”教主的火气渐旺,将影姬往床上一扔,随后一个熊扑了过去!

  一连几天,我白天都在白事铺子守着店,晚上则是按时回家陪顾翩翩她们。渐渐的我觉得,似乎守店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相较于之前我所经历的那些事情,守店这种活儿要单纯得多。高兴了就扎两个纸人,叠一些元宝。不高兴了搬个小马扎,坐马路沿儿上看看过往的少妇。继而在心里暗自品评一番,自得其乐!

  “唉?小凡你是不是有啥事儿啊?”鲁阿姨将手头的一件西装熨烫完毕,转身挂到晾衣杆上探出头来问我道。

  “鲁阿姨你说啥呢,我能有啥事!”我坐在路边,翘着二郎腿正看那些人家的妻得趣儿呢,就听见鲁阿姨在那里发着问。

  “不对呀你这孩子,以往隔三差五就往外跑,这段时间怎么老实守起店来了?”鲁阿姨将手擦拭干净,打干洗店里出来追问道。在她看来,我不着家是正常的。要是哪天窝家里不出去了,那才是真的有事情!

  “不是,以前吧您老说我三天打渔两天晒网,怎么现在我守店您又有别的想法了?我能有啥事,没事。只是最近不怎么想出去动弹而已!”我吸了口烟,眼神随着一个骑车的少妇而移动着说道。

  “你这孩子,该正经找个对象结婚了。整天没个正经的瞅别人媳妇儿干嘛呢?”鲁阿姨回头将店门口的凳子搬过来坐我身边说道。

  “明年,明年请您喝喜酒!”我眼神转移到下一个目标的身上,随口答着鲁阿姨的话。

  “有对象了?咋没听你这孩子说起过呢?不是,你都有对象了,还盯着别人媳妇看?”鲁阿姨是拿定主意要在这件事上刨根问底了。

  “那个鲁阿姨,兴亮......”我闻言赶紧把烟一掐故技重施起来。

  “得,又想拿我们家兴亮来岔开话题。”鲁阿姨冲我白了一眼道!鲁阿姨不糊涂,听我提起兴亮就知道我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了。

  “审美,我这叫审美。阿姨你看那个,穿着就不是很得体。其实我是在琢磨,以后我结婚了,我媳妇儿出门该怎么穿着才算是得体的问题呢!”我随手指了一个路过的妇女轻声对鲁阿姨说道。

  “好吧,反正说什么都是你有理!你真没啥事?”鲁阿姨闻言气得在我脑袋上敲了一记,随后又面露关切的问着我道。

  “真没事......”一整天的工夫,就在我和鲁阿姨关于有事没事的讨论中混过去了。

  “今天生意怎么样?”关了店门,我顺道去了一趟品茗小筑。傍晚时分,店里基本没几个客人。茶楼的生意一般都集中在早上和晚上,所以看起来生意有些清淡。

  “还行,都是熟客的生意。加上上次出了那档子事,对生意多少还是有一些影响。”颜品茗将一壶茶水送到临窗坐着的客人桌上,回来对我说道。

  2Y首发

  “家属没来找你麻烦吧?”听颜品茗一说,我才记起来这件事。嘴里问着她,伸手摸出了电话就要给刘建军打过去。关于赔偿的问题,我还没问过他到底是怎么解决的。

  “喂,老刘,上次那事儿你怎么和人谈的?”电话一接通,我就开口问起了刘建军。

  “怎么?他们去找你麻烦了?”刘建军第一反应就是人家又来找我麻烦了。

  “不是,我就问问!”

  “8000,我给你垫付了,正琢磨着找你要钱呢,你电话就打过来了!”刘建军闻言松了口气。

  “怎么谈的?”我很好奇刘建军到底是怎么跟人谈的,能从100万谈到8000块钱,得费多少唇舌?

  “怎么谈的你就别管了,你只要记得欠我8000块钱就行了!”关于事情的内幕,刘建军不想对我细说。

  “那改日请你吃饭,顺便把钱还给你!”我一听人家不想说,我也就没有接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