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410章 无解之事
  “师兄,我刚才是不是说错话了?”抱头鼠窜着上了车,张道玄缩了缩脖子弱弱的问了我的一句。

  “还问个毛线,开车!”我摇下车窗冲顾翩翩两女连连点头哈腰道着别,一回头对张道玄怒喝了一声!

  泽霖乡,地处小城和江城的交界处。整个乡被高速公路拦腰贯穿。坐在车上,人们可以看到田野上散养的牛,还有蹲在池塘边上漂洗着衣物的家庭主妇。房子大多是两层的砖房,偶尔还能看见一两间用黄泥垒成的土砖屋子矗立在那里。虽然隶属于小城管辖,可是这里的方言却着实有些让人难懂。实际的情况是,江城的人来这里也听不懂,小城的人来这里也听不懂。来到这里,人们就如同来到了外省一般。

  乘车从高速的出口出来,上了一条便道。又往前行驶了半个钟头之后,车辆拐进了一条宽约一米的土路上。司机缓速向前行驶着,一直开到前方那条仅容两辆自行车并肩而行的窄道前头,才把车停了下来!

  “进不去了,我调头都是个麻烦!”司机从车上下来,看了看四周皱眉道。一条土路,一条窄道,在这里交叉成为了一个T形的路口。司机心里有一种今天不是来送客,而是来重新考一次驾照的感觉!

  “师兄咱们步行吧,进了前头的村子就到地方了!”张道玄付过了车钱,指着窄道尽头的那个村子对我说道。村子看起来有100多户人家的样子,整个村子绕着池塘而建。因为没有活水流入,整座池塘的水显得有些发绿。尽管是这样,依然有主妇将衣服拿到这里来浆洗。

  顺着窄道走了刻把钟,我们到了村头。农村的三餐一般都较晚,早餐8-9点,午餐2-3点,晚饭就要等到夜里7-8点才有得吃。我们来的时候,时间刚刚是下午3点多钟,村头有不少人正端着饭碗在一起议论着什么。

  “大师吃过饭冒?”一眼看见张道玄,倒是有几个人憋了一口江城话打起了招呼。现如今村子里有不少人在江城打工,日子久了会说几句江城话也不足为奇。

  “吃过了吃过了!”张道玄很是和气的跟人回着话。

  “前边那几家,都是去年结婚的。这回出事的也是他们几家,还有几家在隔壁村。师兄,咱们先去看看再说?”进了村子,张道玄指着村子里那几幢新盖的三层小楼对我说道。

  “看看再说吧!”隔老远,就隐约听见一阵哭声传来!

  “多少吃一点吧,虽然孩子没了,可是你这月子还得坐足,不然会留下病根的。”走进一幢屋子,堂屋里有一个婆婆正在劝慰着刚刚从医院回家的产妇。屋角摆放了一个小棺材,里头佝偻着一个死去的小婴孩儿。棺材前头摆放着几套小衣小裤,还有几样小玩具。

  e7永g久免0费U看小o;说

  “张大师,祠堂那边你去看过了?到底是为什么啊?”一个闷头蹲在屋角抽烟的男人察觉到了动静,抬头看见是张道玄,慌忙起身问道。如果只有一家出事,大家会认为命该如此,或者是前世没积德,又或者是此事纯属意外。

  可是现在全村不下七八家,全乡不下二十家都出了这样的事情,这就让人不得不往其他的方面去想了。难道是有啥事情得罪了祖宗,又或者是有谁不小心坏了这里的风水?总而言之出事之后,各种推测都有。当然其中也不乏有幸灾乐祸之人的存在。人们在害怕,害怕从此以后每个出生的孩子都会这样。长久下去,难道要泽霖乡的人绝后不成?

  “不仅祠堂看过了,包括你们的祖坟山贫道都去看了......并无丝毫异样!”张道玄冲人家一稽首,随后摇摇头道。

  “贫道道法不济,特意将贫道的师兄请来相助,就是为了弄明白此事的究竟!”张道玄面有愧色的对人说道。

  “大师,拜托了!”等张道玄介绍完毕,屋里的众人纷纷起身对我鞠躬道。在他们眼里,张道玄已经是本市屈指可数的大师了。我既然是张道玄的师兄,本事恐怕比他只高不低。乡里人信大师,比信村支书更为虔诚。跟我打过招呼,很快就有人递烟端茶,张罗着要重新做饭招待我们来!

  “不用这么麻烦了,我们吃过了才来的。如果可以,我想看看孩子!”我见状连忙开口阻拦起主家来。

  “奇怪!”得到人家的首肯之后,我背着符文剑迈步走到小棺材旁边,低头凝视起棺材里的那个小婴孩儿。好半晌,我抬头看着身边亦步亦趋的张道玄轻声说了句。

  “师兄可是看出什么来了?”张道玄见状连忙低声问道。

  “我们出去看看!”我没有回答张道玄的问话,抬头看了看身后面露期待的众人说了一声,随后将张道玄扯到了屋外!

  “这孩子,本身就没有魂魄。换句话说,根本就没有魂魄投胎到他身上。人的肉身仅仅只是一个容器,没有魂魄融入其中,当然就成了死胎!”走出去十几米,我抬头佯作观望状,嘴里对张道玄急声道。

  “没有魂魄投胎?师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道玄闻言追问道。一般来说,每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就代表着地府中有一个魂魄上来投胎转世。没有魂魄,只有躯壳,难道是地府那边出了什么意外?张道玄问完在心中暗暗揣测着。

  “或许,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此事关系重大,并非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我忽然想起来父亲对我说过的一件事,就是过了奈何桥,准备前来阳世投胎的那些魂魄半道被劫杀的事情。这些死胎,或许跟那件事情有关。如果是那样,在抓住真凶之前,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

  “师兄,那这里怎么办?”张道玄听说这件事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走到我身边低声又问道!

  “无解,暂时无解!”我看了张道玄一眼,有些无奈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