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419章 围捕
  “喂,你的馄饨!”听妹子这么一说,我放下十块钱在桌上,起身就向即将没入人群中的那两个越南人追去!跑出去几步,身后传来了老板的喊声!我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示意不要了,脚下加快了移动的速度!

  “这人...”老板手里端着馄饨,看着我的背影摇摇头。

  “去城中广场,还有一刻钟就到我们约好的见面时间了。会和之后,一起去车站买票去江城。别忘了我们还有一个目标要清除掉!”两个越南人混杂在人群中低声商议着。

  “目标出现,现在正在往城中广场移动!”我远远跟在目标身后,同时手机传来一阵短信提示音。拿出手机一看,上边有着这么一条短信。

  “已经跟上目标!是否清除掉他们?”我将背后的符文剑解下来提在手中,同时手指快速在屏幕上点动着给沈从良回复了一条信息。如果沈从良同意,我不介意把这两个人杀掉一个,然后留下一个去逼供!

  “等,他们还有同伙,等他们都露面了,听指示行动!”沈从良很快给我回了一条信息!

  “怎么样?都没露馅儿吧?”到了城中广场,我站在路边买了一瓶水,一边喝着一边看着在花坛边上碰面的那几个越南人。六个,一个不少的聚集在花坛那里。

  “没有,就是一晚上没怎么睡,旅社的环境太差了!”同伙们一致抱怨起旅社的环境来。

  “没有暴露行踪就行,等我们把任务完成之后安全回到国内,才是我们享受的时候!”领头之人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领着一群手下转身开始拦起的士来!

  “去长途车站!”6个人分乘了两辆的士向距此十几站路的长途车站驶去。

  “师傅,跟着前边那两辆车!”我等他们的车启动之后,连忙伸手拦下一辆车对司机说道。

  “警察办案?”司机眼神一亮问我道!

  “嗯,你为人民立功的时候到了!”我信口胡诌了一句。

  “瞧好儿吧,一准儿丢不了。”司机一踩油门,将车吊在那群越南人所乘坐的的士后头说道。

  “他们在向长途车站方向移动,组织上已经派人前去拦截,你不要轻举妄动。”跟了几站路,沈从良给我发来一条信息嘱咐了一遍。

  “快去买票,大约明天晚上我们就能抵达江城。休息一晚,第二天开始准备动手。大家都当心一些,程小凡可不比徐奇艺,他可是连黎强兄弟都能干掉的人。如果没人想死的话,我们的计划要做得比上一次更为周密才行。”的士抵达了长途车站门前,下了车给过车钱,头目对同伴们低声叮嘱着。

  “明白,等到了地方,勘测过地形之后再做计划不迟。我们谁都没有去过目的地,所以现在制定计划还有些为时过早!”手下们闻言发表着自己的看法。任务当然是要完成的,可是没人愿意为了任务去送死。

  “嗯?这个城市的车站很奇怪啊,居然没什么人排队买票!”往前走了几步,头目看着空荡荡的候车室停下了脚步。他们一伙也算走过半个中国了,不管大城市小城市,候车室里总是人满为患。眼前这个候车室里的异样,让头目心里涌起了一股莫名的惊惧感。

  9更k?新&S最快;上{'

  “快走,分开走!”最终,头目放弃了进站买票的决定。他伸手拦住了身边的同伴,们,急声对他们说道。

  “围了他们!行动!”通过现场传回来的视频,沈从良坐在电脑前遥控着天组的兄弟们。

  “跑......”头目眼看着四周向自己这边围拢过来的人们,终于肯定了这里是一个圈套,一个等着他们自投罗网的圈套!猛一推还傻愣在那里的同伴们,头目回身拔腿就跑。

  “想跑?迟了!”我站在路当中,看着迎面跑来的头目冷哼一声。随后将剑连鞘一个一剑化三清将他凌空打了回去。

  “抱头,跪下,敢乱动一枪打死你!”数十个天组内勤人员,每两人按住一个目标,将枪顶在他们脑后大声呵斥着。

  “我有护照,我要申请豁免,我有护照,我要申请豁免!”头目不断在地上挣扎着喊道。

  “啪!”我一剑鞘抽打在他嘴上,将他当场抽得昏死了过去。

  “带进去!”我左右看了看,长途车站门前这段路不知道何时已经被封锁了起来。不过这并不妨碍很多人在外围高举着手机对着这边拍照。为了将事情的影响降到最低,我提着昏死过去的头目向车站里面走去道。

  “你们谁来说说,是谁派你们执行刺杀任务的?谁说得详细,我就放了谁!”留下了几个天组的兄弟讲候车大厅前后门全部看守起来之后,我将杀手们全部带进了一间办公室。等内勤们将他们的双手都捆上之后,我走到这些人面前问道。

  “呸!”杀手中脾气最暴躁的那个,冲我吐了一口口水。我看着吐在裤子上的口水,冲他笑了笑!

  “有种!我再问你们一次。这一次,是谁,派你们过来执行刺杀任务的。谁说得详细,我就放了谁!”我冲他竖起了大拇指,然后继续看着那些沉默不语的杀手们问了起来。话一说完,我反手呛啷一声拔出符文剑,顺着他的喉管就割开了他的喉咙。

  “我没什么耐性,也不会和你们谈日内瓦公约,更不会理会你们所谓的外交豁免。你们杀了我的同事和兄弟,如果再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卷,我会把你们统统都......”我竖起一根手指,看着那些杀手们,在脖子上做了一个划拉的手势说道。

  “当然,在这里你们可以高声喊叫。指责我的一个屠夫,刽子手什么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就算你们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们的。从你们踏上中国的国土那一刻起,从你们向我的同事挥出那一刀的时候起,现在的结局就已经开始等着你们了。说吧,是谁派你们来的。他住在哪里,他的手下有多少人。”我弯腰拿起死去杀手的一条胳膊,用他的袖子擦干净裤子上的口水之后,起身继续问着其他人。

  “你把我们都杀了吧,我们是不会出卖自己兄弟的!”杀手中有一个人看了看尚在昏迷之中的头目,然后咬着牙对我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