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425章 进庄园
  “镗!”影姬手指一动,我一揉身反手一剑向身后挥去。随后一声金铁之声传来,符文剑似乎和什么东西磕碰到了一起。

  “你的动作太明显了,其实你要是一直躲在暗处,或者在发现我的那一刻就突下杀手,或许你真的能够成功也说不定。”我倒背符文剑,也不去回头去看,只是紧盯着面前的影姬说道。

  “我不想和你们为敌,区区一个影教在你们眼中跟一只蝼蚁没什么区别。我想和谈,从此井水不犯河水。不过看起来你们似乎是不准备和谈了,所以逼不得已我也只能拼个鱼死网破。”影姬双手抬起,如同九阴白骨爪那般对我说道。

  “鱼会死,网未必会破。你走吧,看在你有身孕的份上我不与你计较。这一次,我只诛首恶。”我看着影姬,摇摇头劝她道。

  “镗镗!”影姬双手连挥,两道劲风从我身后袭来。我脚下一个横跨,随手舞剑挡下了这两击。

  “非要打!?小心动了胎气!”我看了看影姬那圆润的小腹再一次劝她道。我连番的劝告没有起到半点作用,影姬不管不顾的冲我接连发起了攻击。不得已,我只有展开反击。本来念在她腹中还有一个小生命的份上,我不想和她计较的。可是现在看起来,人家并不会领我的情。

  “噼啪!”我抖手将扣在掌心的道符向不停操控着影子的影姬打了过去,一道雷弧闪过,她脚下连退几步随后手捂着小腹踉跄了起来。趁此机会,我一转身对身后因为失去了控制而愣在那里的影子挥剑就横扫了过去。

  “匿!”影姬见势顾不得腹部传来的坠痛,双手一合高喊了一声。剑光过处,两道人影已然消失不见。

  “果然比那些喽啰的手段高明多了!”我一个转身面对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影姬说道。

  “没有点手段,又何以服众?”似乎对能拦住我的脚步感到很满意,影姬轻抚着小腹有些傲然道。肚子里隐隐的坠痛让她不敢大展拳脚,不过依照目前的形势来看,她认为挡住我的问题不大。

  “最后再劝你一次,不要拿肚子里的孩子开玩笑。你现在走,我就当做没见过你。”我看着眼前这个执迷不悟的女人,缓缓举起符文剑指着她说道。

  “你知道我不可能走的,虽然孩子的父亲得罪了你们,可是他毕竟是孩子的父亲,我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你们杀了他。”影姬亦是平举双臂,冷冷看着我说道。

  “一剑化三清!”既然苦劝无果,我也就不再妇人之仁了。让一让二让三,不可能再让四。这一回换我主动发起了攻击!

  “杀!”影姬双手左右挥出,两道人影随之向我袭来。

  “二剑鬼神惊!”我仗着身上有护身咒,没有去理会那两道人影。手腕一转,一个半转身剑势一转由下而上向影姬撩了过去!上路,三道剑气齐齐向她胸前刺去。下路,一道半月形的剑气从地面向她双腿席卷而去。两剑出手,影姬顿时避无可避!

  “放你一马!”眼看剑气将影姬逼得无路可退。我剑势一收,一步抢到她面前,一掌劈砍在她的颈动脉上将她敲晕过去道。我身后紧随而至的两道人影随着影姬的晕倒,随之先后收敛进了她的体内。我轻轻托着这个女人,将她放进路边的林子里,随后收剑还鞘快步向庄园方向跑去!

  “影姬找到没有?”时间已经是子夜零点20分,教主还没有睡。这几天他心中隐隐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接过信徒奉上的夜宵,皱皱眉随口问道。以往这个时候,夜宵都是由影姬送来的。

  “回教主,弟兄们日夜马不停蹄四处寻找影姬长老的下落,可依然是大海捞针一般。”信徒拿眼偷瞥了教主的脸色一下,随即低下头去说道。

  “明天加大力度,多派人手继续去找。对了,去中国大陆的兄弟有消息传回来没有?这眨眼可就去了一个多礼拜了,是成是败,总得传个消息回来吧!”端起牛奶喝了一口,教主缓缓靠在逍遥椅上前后晃荡着问信徒道。

  “这个,教主,好像还没有消息传回来。”信徒手心有些微微出汗,他害怕教主会迁怒到自己身上来。他暗暗做了决定,明天就跟其他人换班。

  “下去吧!”教主半闭着眼睛,缓缓冲身边这个战战兢兢的手下挥挥手道。影姬走了,没人再在他耳边提出反对的意见。可是他心里却有种失落的感觉。他知道影姬要真想躲着自己,仅凭这些手下们是找不到她的。夜宵也不合他的口味,以前影姬在的时候,不会给他送牛奶和面包。而是会亲自下厨去煮一碗面条送过来,他喜欢吃影姬煮的面条!

  “那教主早点休息!”信徒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从桌上拿起托盘转身就向门外走去。

  ◇“永c《久`R免U费看u:小说TE

  “呼,明天就换班。”走出教主的房间,顺着走廊向前走了一段,信徒抬手抹去了额头上的冷汗低声说了句!

  “别动,千万别动,乱动的话你明天就换不成班了!”不等他将手从额头放下来,就觉得一丝冰冷的寒意出现在自己的喉咙那里。随后一只手伸过来捂住了他的嘴,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轻轻响起。

  “xo¥#&......”信徒打了个冷颤,随后嘴里叽里呱啦在那里轻声说着些什么。

  “妈了个巴子的,你的中文的不会?”我手上微微用力,剑锋在信徒喉头割破一道口子低声喝骂道。不懂外语就是这么麻烦,恍惚间我做了个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要学一门外语傍身。至于学什么,先学日语吧,起码以后看片儿不会只听得懂一库和雅蠛蝶了!

  “一点点,一点点!”一听我说的是中国话,加上咽喉处传来的刺痛,信徒慌忙用口音极重的汉语对我说道。

  “现在我问你答,你的明白?”我将剑锋又紧了紧对那信徒说道。

  “明白,明白!”信徒咽了口口水,连连应着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