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426章 咎由自取
  “你们教主在哪里?”我到的时候,信徒已经从教主的房间出来了,所以我并不知道鬼教的教主现在身在何处。只是合该他倒霉,我正准备摸个舌头问问教主下落的时候,就遇上了他!

  “在,在后边!”信徒慢慢抬起胳膊,向身后指了指道。

  “带我去,不要想着玩花样,不然第一个死的就是你!”我松开捂在信徒嘴上的手,转儿抓住他的衣领子警告着他道。

  “不耍花样,不耍花样!”信徒缓缓跟随着我的脚步转过身来,慢慢领着我往教主的房间走去道。

  “教,教主,您睡了吗?我来收餐具!”不多会儿,信徒就领着我来到了教主的门前。轻轻敲了敲门,信徒哆嗦着开口问了句。

  “进来吧!”半晌,从屋里传来教主略有些疲惫的声音道。

  h看正版a?章节P上Vr¤

  “教,教主...哐啷...来人呐!”将门推开一条缝,信徒忽然向前一挣,随之将一直捏在手中的托盘猛地砸到了地上用越南话在那里高声喊叫了起来!他终究是不敢背叛教主,但凡是够资格入驻庄园的信徒,家属们都被教主派人监视了起来。一旦有人敢背叛,他们的家人将会遭受灭顶之灾!

  “围上去!”好吧,这是国语。反正随着一声喊,庄园里顿时灯火通明,从四周涌出无数的鬼教的信徒来!他们手里拿着各种兵器,高举着就向这边扑了过来!

  “狗东西!”我见状心头大怒,顺势一抹剑锋,将那个信徒抹倒在地,随后从兜里摸出十几张叠成六角星形的道符来抖手向那些教众们打了过去!

  “嘭!”一阵噼啪雷弧闪动之后,信徒们倒下了十几个。我一抬脚将虚掩的房门踢开,一个闪身就冲进了房内!

  “杀!”才冲进去,就听见一个冷峻的声音在那里吼了一声。一股子杀意门后向我袭来,原来教主已经放出了影子潜到了我身后!

  “叮叮当当!”我一瞬间刺出数剑,将身后袭来的影子逼到墙角,一举剑就要划断他的脖子。

  “杀!”忽然一个有些虚弱,却让我十分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随着这一声杀,两道劲风向我袭来!

  “官人小心!”顾纤纤终于按捺不住,从我体内现身而出,一挥纸伞将两道急攻向我的影子挑飞!

  “我放你一马,你居然还死咬着不放?”我一回头,看着捂着小腹面色苍白的影姬怒道。

  “他是我的男人,是孩子的父亲,我没办法替他不顾!”影姬紧咬着的嘴唇,忍住腹部传来的阵痛对我说道。

  “什么?孩子?影姬,你有孩子了?”教主闻言一把搀扶住影姬做惊喜状道!

  “要不是有了孩子,我是不会回来的。我不想孩子一出生就没了父亲!”影姬轻轻挣扎了一下,冷脸对教主说道。

  “好好,你我联手先将这个人解决掉再说,从此以后我全都听你的。咱们把孩子好好养大,到时候我把教主之位传给他,我们就去周游世界!”教主搂着影姬大喜着道。

  “官人!”顾纤纤撑开纸伞,侧过头来看着我轻喊了一句。

  “这里交给我,外边那些喽啰你去料理了!”我一抖剑锋,看着眼前这对男女对顾纤纤说道。徐奇艺的仇不能不报,机会我给了不止一次。这个女人依然选择站在我的对立面,那就别怪我剑不留情了!

  “好!”顾纤纤一个闪身出了房间,随即一个漫天花雨向那些已经靠近了房间的教徒们打了过去。看着眼前突兀显现的花瓣,那些教徒完全不知道躲闪。片刻之后,一阵惨叫声从屋外传来,百余教徒当场少了一半!

  “你带了什么东西进来了?”直到这时,影姬和教主才发觉了不对劲。

  “废话少说,你们一而再的对我发起追杀,就要有思想准备被我反扑。”我一甩长剑,使出一剑化三清径直向面前两人攻去。

  “影合!”教主和影姬两人手挽着手,齐声喝了一句。随后就看见三道影子合到一处,变成了一个高约三米,三头六臂的巨大阴影!

  “影杀!”教主看着挡在身前的这道阴影,脸上露出一丝自信。他伸出左手,跟影姬右手相击,接着吼道!话音未落,就见那道阴影疯狂地转动起身躯,六条胳膊挥舞得如同车轮一般向我袭来!

  “二剑鬼神惊,三剑生万物......”我见状不退反进,一鼓作气将八剑齐齐施展出来。随着招招剑势使出,屋内顿时剑影翻飞起来!一道道剑气如同幻影一般附着在符文剑上向阴影和教主绞杀过去!

  “噗噗噗!”剑气所过之处,最先受创的是那道合三为一的巨大阴影。他身上的六条臂膀先后被斩落下来,紧接着剑气透体而过,直向大惊失色的教主脖颈处扫去!

  “我不能死!”急切间,教主顾不得许多,手上一使劲,将影姬拉到身前大喊一声道!

  “锵锵锵!”数不胜数的剑气从影姬身上贯体而入,当场将她绞成了筛子。

  “你.....”影姬一口鲜血喷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腹,艰难地扭头看着自己身后的男人。一道道剑气透体而出,随之将她绞成了碎片。她到死也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孩子的父亲,会将她和孩子作为挡箭牌!

  “禽兽不如,死去,乾坤一掷!”不等教主松口气,我将符文剑抛上半空,一脚踢在剑柄上含怒对他使出了这一招!

  “噗!”影子被绞杀,教主此时已经是毫无还手之力。只有眼睁睁看着符文剑从他的脖颈处绞过。剑锋过处,人头不保!教主的人头滚落在地,双眼犹自瞪得大大的。目光所向之处,正是影姬被剑气绞碎的身体。一滴眼泪从他眼角滴落下来,也不知道他是在忏悔刚才的举动,还是在后悔不该不听影姬的劝诫招惹了今天的杀身之祸!眼泪滚落进影姬的血肉里,然后教主的双眼这才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