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433章 夜探
  等我进了病房,就看见杨朝阳媳妇正端着盆水给孩子擦拭着身体。孩子双眼直愣愣看着天花板,半点反应都没有。不过他能睁开眼睛,对于他的母亲来说,已经是属于天大的喜讯了。要知道他上次醒过来,还是两年前的事情。两年多的时间,他一直在沉睡之中度过的。

  “儿子醒了!”听见动静,正在给孩子擦洗身体的女人回过头欣喜的对我说道。

  “嫂子我看看!”我看着面无表情的孩子,走到病床边说道。

  “孩子的魂魄在出窍,等魂魄散尽,孩子就没了!”顾纤纤在我脑海里提醒着我道。我闻言赶忙开了开眼咒,一眼看去,就看见几道乳白色的魂魄正从孩子的五官里往外钻着。一旦让孩子的魂魄离体,那他就真的会死了!这是杨朝阳的血脉,我无论如何不能让他断了后。

  “你先出去,喊你再进来!”我看着一旁帮忙打水的护工,对她轻声说道。

  “嫂子,你信我么?”等护工转身出了病房,我这才伸手制止了女人给孩子擦拭身体的动作问她道。

  Yva*

  “你怎么了?我当然信你啊!”女人闻言很是奇怪的抬头看着我不解道。她不明白好端端的我为什么会这么问她!

  “那好,嫂子我待会不管做出什么举动来,你都不能阻止我。你要相信我不会害你,更不会害你的孩子!你能做到吗?”我看了看已经从孩子五官钻出来一半的那些魂魄,急声对她说道。

  “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杨朝阳的媳妇犹豫了一下,开口问我道。我的这番话直把她说得云里雾里,她不明白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事情有些复杂,解释起来会比较费时间!”眼看着孩子的魂魄已经钻出来三分之二,再不动手阻止的话就真来不及了。我顾不得跟她细说,将右手中指放进嘴里一使劲咬破了径直将血迹涂抹到孩子的额头和五官上道。随着血渍涂抹到孩子的脸上,他脸上的肌肉顿时发出了一阵抽搐。而他五官中正在往外钻着的魂魄,则是露出惊骇和痛苦之色慌忙向他体内缩去。

  “他,我的儿子怎么了?”女人看着面露痛苦状的孩子,双手绞着衣角对我急声问道。要不是我预先给她打了预防针,让她有了点思想准备,现在她肯定会扑过来制止我的举动。

  “用嫂子能听懂的话说,就是孩子撞邪了!刚才我要不用纯阳之血封住他的五官,他体内的魂魄一离体,后果不堪设想。我猜测,孩子之所以会沉睡不醒,是因为他的三魂七魄丢了一魂的原因。但是那一魂是在哪里丢的,还要等我今晚去查探一番才能下定论。如果运气好,将孩子丢失的那一魂找回来了,那么孩子就会真正的醒过来!”我伸出中指,将血渍在孩子口,耳,鼻上各点了一点对女人说道。

  “孩子撞邪了?”小地方的人,对神鬼之说还是很相信的。君不见如今在二三四五线城市,还存在着很多给孩子喊魂定惊之类的做法。所以杨朝阳的媳妇对于这一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匪夷所思的。

  “嗯!是这个意思!”将孩子的五官全都用我的纯阳之血封堵上之后,我这才站直了身体说道。

  “你刚才说,要是能把孩子的魂找回来。他就会恢复健康,真正的醒过来?那,那要是找不到他的魂......”女人的心思很细腻,她抓住了我那没有说出来的另外一种可能性。

  “我会尽力的嫂子!”见她如此问,我也只有如此回答了。我会尽力,哪怕只有一线希望,我也绝不会让杨朝阳失去这条血脉。

  说话间,孩子再度陷入了沉睡之中。刚才的醒转,不过是一种假象而已。之所以他睁开了眼睛,只是体内那些准备离体的魂魄在作祟。只有睁开了他的双眼,才能方便魂魄从里面钻出来,继而离开他的身体罢了!我将手指放进嘴里吮了吮,将血渍吮吸干净后,弯腰替孩子盖好了被子。

  “嫂子,千万记住,不要把孩子脸上的血渍擦掉了。如果不出意外,我想今晚应该能有个结果吧。我就不留在这里了,回宾馆休息一下,晚上出门!”损失了一些纯阳之血,让我觉得体内泛起一丝虚弱感来。我决定要回去好生休息一下,以便晚上有充足的精神去应对未知的局面。临走之前,我叮嘱着道。

  “哦哦。我记住了,记住了!”杨朝阳的媳妇选择了相信我所说的话,看了看陷入沉睡的孩子,回头对我连声应道。

  “纤纤,辛亏有你在。要不然等我发现不对,恐怕孩子的魂魄都已经离体了!”走出医院,我在心中对纤纤说道。她本身就是一道魂魄,所以才能第一时间发现同类的动向。

  “官人和纤纤之间,又何须如此客气?现在先去吃饭,然后回宾馆休息。等到了晚上,我们再去广场那里一看究竟!”顾纤纤在我脑海中柔糯的说道。

  “好,先吃饭!”经她这么一提,我顿时觉得腹中饥肠辘辘起来。左右看了看,也懒得去找什么饭馆了。走到一个路边摊前,让老板炒了个蛋炒饭。又弄了个猪肝白菜粉丝汤后,我坐在那里就开始祭起了五脏庙!

  不多时将饭菜吃完,付过钱后我起身摸了摸已经饱了的肚子,转身向假日酒店走去。进了房间,我稍事洗漱了一番。将窗帘拉上,倒头就睡!

  或许是因为损失了纯阳之血的缘故,这一觉我一直睡到了晚上8点才醒过来。打了个哈欠从床上起身,我看了看已经康复的右手中指,再度感叹了一遍父亲教给我的法门好用。这道法门虽然没有什么攻击力,但是恢复的能力实在是太强大了。睡一觉的时间,不但我手上的伤好了,就连损失的纯阳之血也都给补了回来!

  “官人醒了,我们出发如何?”见我起身,顾纤纤这才在我脑海中对我说道。

  “出发!”我点了支烟,抽了两口之后往门口走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