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435章 我是领导
  “怎么帮你?”我皱皱眉毛问冤魂。一道害人的冤魂,居然还跟我谈起了条件。不是担心伤害到孩子的魂魄,我早就一道符拍过去了!

  “嘤嘤嘤,将水泥柱砸开就行了!”冤魂似乎察觉到了我的不悦,又是一阵哭泣之后接着说道。

  “凭人力在水下想要把这么大块水泥砸开是办不到的,你等我们几天,容我们想想办法。但是在这之前,你一定要保护好孩子的魂魄。如果他收到半点伤害,我保证让你灰飞烟灭!”我绕着水泥柱子游动了一圈警告着冤魂道。水下的阻力太大,别说我现在赤手空拳,就算给我把8磅的大锤,我也砸不开这根水泥柱。

  “成交,嘤嘤嘤!”冤魂思考了一下,答应了我的条件!好几年了,今天是第一次有人发现她的存在。她已经完全把希望寄托在了我的身上。至于孩子的魂魄,只要能从这冰冷的水底出去,她倒是很乐意用他来进行交换!

  “我们上去!”我和顾纤纤对视一眼,随后双腿一蹬,就向水面浮去。孩子失落的魂魄有了下落,让我心里踏实了许多。剩下的问题就是,我要怎么把这根水泥柱从水里捞上来然后砸开!

  有了护身咒护体,我可以无视水压快速上浮。很快我浮出水面,翻身上了船。穿好衣服后把船向岸边靠去。

  “老沈,睡了?”将船停靠好之后,我上岸走出广场,拦了辆的士返回了酒店。一番洗漱之后,我裹着浴巾给沈从良打了个电话。接下来的事情,我想需要动用一些特权了。

  “没有,什么事!”沈从良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听起来,他似乎很疲惫的样子。

  “我不是到杨朝阳家来了么,然后他家的情况实在是寒酸。他儿子出了点事情,媳妇辞职专门在家照顾着,我要是不来,他媳妇都准备卖房子了。我说老沈,杨朝阳家的情况都这样了,怎么组织上也不说出面解决一下啊?”我把杨朝阳的家的情况简单对沈从良说了一遍。

  “还有这事?没听人提起过啊。我要是知道,怎么可能不管不顾?说重点,他儿子的事情你给解决了没有?”沈从良闻言在电话里说道。同时下定决心,要对地方上的内勤部门进行一次大换血。对于那些想浑水摸鱼,不能忠于职守的人,一律清除出队伍。

  因为内勤部门的失职,先是造成了徐奇艺的牺牲,现在又造成了上级对杨朝阳家实际情况的失控。沈从良心里对内勤部门已经逐渐不满了起来。这不能怪沈从良,任何单位任何人,太平久了都会产生一种麻痹大意的思想。相对于外勤,内勤则清闲安全得多。高薪又清闲的工作干久了,是个人都会变得懒散一些的。

  “现在就是他儿子的事情有些为难,所以我才想找你帮忙。是这么个情况......”我将刚才的事情详细对沈从良说了一遍,想要听听他有什么看法。

  “没事,我给有关部门去个电话,让他们配合你就是了。只是,将冤魂放出来之后你想好怎么处理没有?孩子固然重要,可是绝对不能放任那个冤魂去祸害其他的人啊!”沈从良在电话里对我叮嘱道。

  -*vU正版R6首Uo发&

  “这个,说实话我还真没去想过。到时候看吧,如果能超度便超度。实在要是不行,那我也只有辣手摧花了。”我摸了摸头发,对沈从良说道。

  “嗯,具体的事情你自己掌握着办。告诉你一个消息,杨朝阳同志的遗体,回国了!组织准备在过几天为他举办一个追悼会,如果你能赶在这之前把事情办好,到时候他的儿子还能来送他一程!”沈从良在电话里语气深沉的对我说道。天组接连损兵折将,让他的心里着实有些不好受。

  “好,我一定争取让杨朝阳的儿子来送他最后一程!”我闻言很严肃的对沈从良承诺着。承诺的同时,我心里也有担心起来。我担心杨朝阳的媳妇到时候接受不了这个现实。照料孩子这几年,已经把她弄得精疲力尽了。现在要是再受打击,她能扛得住么!

  “请问是程领导?”第二天一早,就有人敲响了我的房门。我睡眼惺忪的从床上起身,将门打开以后,两个身穿职业装的女士站在门口轻声询问了我一句。领导?我打了激灵,抬手掏了掏耳朵。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称呼我为领导。

  “我是程小凡,不知道两位?......”我不敢冒然答应我就是领导,万一人家不是找我的呢?那不是丢脸丢大发了么。我裹了裹睡袍,自我介绍着道。

  “领导同志,我们是市府办公室的。我们领导知道程领导有事需要市府协助,马上就安排我们两个过来了。程领导有什么需要我们办的,直接吩咐就是了。今晚我们领导会在市府招待所设宴为程领导接风。”两个衣着得体,颇有风韵的女士进了屋子对我笑道。

  “两位请坐,我这还没来得及洗漱,就这么跟两位美女说话就太不礼貌了!”我从床头冰箱里拿出两瓶水,放在茶几上对两个女士打着趣道。

  “程领导真会开玩笑,我们哪里算什么美女啊。领导住这种地方不合适,不如待会去市府招待所下榻吧。那里不管是安全,卫生还有服务,都不是这种酒店能够比拟的!”见我如此和蔼,两个女士相视一笑然后坐到沙发上对我说道。

  “这个,不合适吧!”我压根就没认为自己是个什么领导,只不过这次是借用了组织的特权而已。想了想,我觉得还是不要去市府招待所了。万一住惯了,以后没人用这种规格招待我了怎么搞?那种地方,可不是有钱就能住的,得讲究个级别!我一卖花圈的,有屁的级别!

  “没什么不合适的,我们就替程领导作主了。这可是我们领导交给我们的任务,程领导不会忍心让我们两个回去挨骂吧?”两女闻言又是一笑,随后在那里异口同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