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455章 舍车保帅
  “你舍弃了小美,现在呢?你还能有什么可以舍弃的?”一举剑指向小早川问她道。虽然我跟小美彼此属于敌对的关系,可是我还是替她觉得不值和悲哀。

  “你果然厉害,看来先生败在你手里不是没有原因的。至于放弃,只要我活着,什么都能放弃。只要我活着,才有机会替先生报仇!等着吧,我会再来找你的!”小早川将幡一挥,放出一颗鬼头来随后向门外抢去。

  “砰!”我正准备利用体内逐渐恢复起来的那么一点道力对她进行追击,猛然看见漂浮在空中的那颗鬼头膨胀了起来。下意识的停下脚步往地上一趴,随后就听见一声炸响。随后店里一阵气流涌动,所有的坛坛罐罐包括玻璃和灯管全部都被震碎了。

  “我会再来找你的!”鬼头自爆过后,我起身跑到门口,远处的小早川喷出一口鲜血回头冲我冷笑一声说道。这个女人狠,不单是对别人,对自己也同样狠。式神和她性命相连,为了能从这里逃出去,她居然冒着被反噬而亡的危险自爆掉一只式神。从这个时候起,我对这个女人有了新的认识。

  “官人!”式神的自爆不单将店内的装饰和摆设摧毁得一干二净,而且还将整座楼震得一阵摇晃。所有的玻璃都被震得飞溅了出去,品茗小筑此刻就像被一颗炸弹袭击过一样满目疮痍!自爆巨大震荡感让顾纤纤以极快的速度从二楼赶了下来,一看已经不成样子的茶楼,她连忙跑到我的身边轻声喊道。

  “没事没事,那个女人把自己养的式神自爆了一个。”我闻言回头对满面关切的顾纤纤说道。缓了半天,我终于将体内消耗殆尽的道力恢复了一些。只不过此时小早川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再想去追已经是追不上了。我摇摇头拉过了一把还算完好的椅子坐了下来,开始给沈从良打电话汇报起整件事情的过程来!

  “我的店......”等把事情的经过和结果汇报完之后,就听见颜品茗欲哭无泪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店里的装潢和摆设都是她费了心思弄的,钱更是花了不少。现在看着如同毛坯房一般的茶庄,她第一个感觉就是钞票都长了翅膀飞走了。

  “正好休息一段时间,重新装修,顺便变换一下风格。同一种风格看久了,客人们也会审美疲劳的。我跟你说,你要是请人来拆,拆不到这么干净,还得花钱。”我点了支烟起身看着身后的颜品茗和顾翩翩两人说道。至于两女后来询问起她们是怎么晕过去的,我则是用趁机用这次的事情给她们上了一课。那就是不要轻信任何人,要知道老祖宗曾经说过一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的天,看起来那么知性的女子,居然是这种杀人不眨眼的人。辛亏有你在,不然......”听完我的叙述,两女纷纷表示着后怕。

  “这.....你这是跟ISIS杠上了还是怎么地?”正清扫着门前的玻璃碎片,一辆警车停到我的身边,刘建军从车上下来后咋舌问道。看着品茗小筑现在这副境况,他第一反应就是我被恐怖份子给袭击了。

  “闲着呢吧?闲着就过来帮忙打扫。过几天我要重新开始装修,开业的时候别忘了送个大红包给我。”我将手里的笤帚扔到他脚下,起身揉揉有些发酸的腰说道。说起来有日子没见刘建军了,自打我加入了天组之后,跟这货见面的机会是越来越少。

  “闲?闲个屁,我就是顺道过来看看你在不在。有点事想找你帮个忙!”刘建军嘴里答着话,还是捡起了笤帚帮我清扫起地面来。

  “说吧啥事!”我点了支烟靠在垮了半边的门框上爽快的答道。

  “嗯?不像你的为人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爽快了?难道吃上了公家饭之后,觉悟变高了?”刘建军闻言很是狐疑的起身看着我道。

  “公家饭?你从哪儿看出来我吃公家饭了!”我抽了口烟反问刘建军道。

  “上次你坐直升机去乡下那回,我就看出来了。不过你不说,我不会问。保密条例我比你熟,也比你懂。我只想说,好好儿干。虽然现在的人都向钱看了,可很多事情还得有人去做。”刘建军走过来使劲拍拍我的肩膀,然后很认真的对我说道。

  “好吧,其实不是因为我吃了公家饭就觉悟变高了。而是因为但凡大事要我帮忙,你早就火急火燎的催了起来。而这次你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帮我扫地,就证明这次要我帮忙的事情不大。既然是小事,我当然乐意卖你个人情。”我耸耸肩对刘建军笑道。

  J更(7新、…最快上…mD

  “还有,我自认为我比很多吃公家饭的人觉悟高。”说完我又找补了一句。

  “两件事,第一,我跟妹子黄了!第二,我舅舅去世,想要你去帮忙出个殡。”刘建军从我口袋里摸出烟盒,自顾自点上一支说道!

  “黄了?你俩不是挺好的吗?为啥?”那个贵阳分局的妹子当初可是主动追刘建军的,我一直以为他俩能够喜结连理。可是今天却听见刘建军说黄了,这有些让我不可理解。老刘除了年龄比妹子大一些,其他方面有哪儿配不上她了?

  “人各有志吧,她说有人愿意为了她放弃年薪几十万的工作去贵阳陪她。我做不到,我家里还有个老娘要照顾。老娘年龄大了,要她舍弃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去新的环境,肯定是不可能的。”刘建军冲我笑了笑说道。

  “我40多了,对于结婚这种事情,说真的已经看得很淡了。有缘分就在一起,没缘分就分开,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说这个了,我舅舅的事情,你上点心,明天我来接你!”刘建军轻叹一声,狠抽了一口烟后转身向警车走去道。

  “喂,天涯何处无芳草。明天我在家等你!”我将烟蒂扔到脚下踩灭了,冲刘建军喊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