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456章 坐夜
  “喂,张道玄,认识装修公司的人不?”每个人来到世上,都有他的用处。例如张道玄,就比我交游广阔得多。远处不敢说,在小城市内,他认识的人绝对比我多得多。送走了刘建军,我拿出手机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明天还要去为刘建军办他老舅的丧事,茶庄的事情我是暂时没办法操心了。

  “师兄,咋了?家里要装修?要装什么风格的?预算多少?”这还是我第一次找张道玄要他帮忙,他显得很高兴的在电话里连声问了起来。

  “不是家里,是品茗小筑。品茗小筑你知道的吧?要重新装修。至于什么风格,你先帮我把人找着,带到这边来跟老板娘商量着办就行。我明天要去办点事,可能要有几天不在家。这事你亲自给我盯着行不行?”我对张道玄说道。

  C.Y`√j

  “我办事你放心,我明天就把装修公司的老板找着,然后把事情落实。”张道玄在电话里连声应承起来。

  “装修的事情我交给张道玄去找人办了,明天他会带人来跟你协商。刚才刘建军的话你们也听见了,他老娘舅的丧事要我去帮忙。这两天我都不会在家,晚上记得把门窗关好。”挂了电话,我对顾翩翩两女招招手将她们喊到身边来嘱咐着道。

  “知道了!”两女闻言齐齐点头答。

  “老娘舅的丧事你可得上点心,怎么玄乎怎么整。”第二天一早刘建军就开车过来接我去他舅舅家,一上车他递给我一杯豆浆,外加一份糯米包油条对我说道。

  “噗,我说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能呛死人。什么叫怎么玄乎怎么整?你这是几个意思?”我一口豆浆喷了出来,随后抽了几张纸巾一边擦拭着一边问他道。

  “我老娘说你是个有真本事的先生,让你别藏着掖着。这次务必好好儿送她这个哥哥一程,让他在下边少受点罪。所以你尽量整得花里胡哨一些吧,这样我老娘才能信你是真出力了。不然你三两下把事情办妥,她一准会说你没上心。”刘建军有些无奈的对我说道。

  “好吧,其实很多东西本身就是朴实无华的。你别看有些人又是喷火又是烧符的,那都是博人眼球的花架子。不过既然你老娘既然提出了这个要求,这次我就权当做是去表演魔术了吧。”我咬了一口包在纸袋里的糯米包油条,嘴里嘟囔着说道。

  刘建军舅舅家就在小城的城乡结合部,距离市区倒是不远,开车20分钟就到了。一条笔直的马路从他舅舅家门前穿过,马路对面是成片的商品房,而马路这边则是农村那种常见的瓦房!随着各地房地产的开发,这种城中村也变得越来越多了。

  我们到时,老远就听见一阵哭丧声传来。村子里的老人们自发的来奔丧,然后在躺在门板上的亡人跟前哭上几句表达着自己的哀思。老人们的眼泪,更多的是触景生情而流。因为看着跟他们年龄相仿的亡人,他们就联想到过几年自己死后,会不会也是这副光景!这其中,刘建军的老母亲和她的几个兄弟姐妹哭得最伤心。

  “老大哟,从小你舍不得吃舍不得穿,7岁就下地挣工分养家。大家都说新老大,旧老二。可是你却总是把新衣裳给我们几个穿,自己穿破的。把锅里的干饭留给我们吃。自己去喝稀的。......”走近了一听,几个老人正在那里细数着亡人生前对他们的诸般好处。越说,心里就越悲伤,小时候一起经历过的种种更是一一浮现在眼前。

  “您可千万别哭坏了身子,舅舅有70了吧?人云人生七十古来稀,舅舅这也算是喜事了。这事儿吧在您老几位眼里看起来或许是一件悲伤的事情,可是在舅舅自身来说,未必不是下去享福去了。”刘建军老母亲的身体本就不算好,我走上前摸了摸老人家的手,一片冰凉。我怕她再哭下去会哭出毛病来,赶紧弯腰把她从地上搀扶起来劝慰道。

  “小凡呐,我哥他苦啊!”将老人搀扶到一旁的长条凳上坐下,我转身又给她冲了杯糖水递到了老人家的手中。老人喝了两口糖水,手上慢慢有了些温度。抹了把眼泪,红肿着双眼对我说道。

  “为人不自在,自在莫为人。舅舅活着的时候苦,这走了就是享福去了。”我拿出纸巾来帮老人擦干净眼泪,然后看了看亡人身前一应的祭奠物品,没发现有什么不妥之后又劝道。

  “这次我让军子去请你来,就是想你帮我们好生将这个哥哥送走,让他在下边少受罪。”老人拉着我的手很认真的嘱咐着我道。

  “您放心,这回我一准使出浑身解数把这件事办得妥妥的。我办事,您还不放心么?”见老人家的心情缓和了许多,我随即拍着胸许诺道。

  “明天要出殡了吧?八脚请了没有?今晚需要他们来坐夜的。还有,隔壁四邻有养猫的晚上都把猫给我锁好了啊。到时候让我看见有猫在附近转悠,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安抚好了老人家,我起身对前来奔丧的人们大声提醒着。

  “这些规矩都懂的,都懂的。”众人闻言齐声回应着。从小到大,每个人都会参加几次甚至更多的丧事。对于其中的一些规矩,大家早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

  “八脚晚上就在家喝酒,然后大家开两桌牌打一打。”刘建军舅舅的儿子闻言连忙对坐在一起的那几个敦实汉子招呼着道。为了请这几个经验丰富的汉子来做八脚,他昨天可是挨家下跪磕头做足了规矩的。

  “好说好说,这些事情不用吩咐我们也知道做的。”几个汉子做老了八脚,闻言纷纷对孝子答道。

  按照规矩,晚上这些昨夜的,包括我这个先生,都是有一顿酒席可吃的。刘建军因为是亡人的外甥,所以当晚也留了下来。

  “待会让孝子在堂屋里烧个火盆,你别陪着我熬夜了,待会去休息。”我递了一支烟过去对他说道。烧火盆,是为了增加堂屋里的阳气。毕竟停了一具尸体在这里,阴气太重。身体差一点的人待久了,没准回去会病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