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458章 夜半尸起
  “喵呜!”小猫没有理会主人的呼喊,在原地转悠了两圈就要向对面亮着灯的屋里钻去。跑了两步,又被齐齐堵在门口的几个汉子给赶了回来。一来二去弄了这么几回,小猫眼珠子转悠了两下,往旁边一窜,一个纵身爬上了窗台几下就翻上了屋顶。

  “猫上房了,把窗户都关上,别让它进来了!”一见那猫上了房。几个八脚纷纷开口招呼起来。堂屋里还摆放着亡人的尸体,这要是被猫挠了,一准要起尸。虽然大家做了多少年的八脚,从来也没有见过真正的起尸。可是这个讲究和说法,是从祖上就流传下来的。对于祖上传下来的规矩和说法,大家心里还是选择宁可信其有的。

  “大家都别慌!”见眼前一阵闹哄哄,我缓缓从椅子上起身,走到尸体旁边站住了说道。就算是那猫真的进来造成了起尸,对于我来说也是手到擒来。见我镇定如斯,有些慌乱的八脚们也渐渐冷静了下来。少了那些喧哗,屋顶的猫也安静了许多。它四肢抓在瓦片上,从屋檐出探出头看向下张望着,似乎在考虑该不该下来。

  “咪咪,快回来!”对面穿着睡裙的小媳妇也被八脚们咋咋呼呼的给吓了一跳,等到众人都安静下来过后,这才慌忙挥舞着手臂继续呼喊起她的猫来。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猫被她这一咋呼,将身子缩了缩,再度退到了房顶蜷缩在那里咪呜的叫了起来。

  “傻B!”眼看小猫就要下来了,却又被那小媳妇给吓了回去。一个八脚实在没忍住,一张嘴冲她吼了一声。一声大吼之后,小猫忽然一个纵身从屋顶跳了下来。下落的的时候后腿挂到了电线上,一阵电弧闪过,门口的空开忽然断路。整个屋子除了堂屋中间那个火盆散发出一团橘黄的亮光之外,其余都是漆黑一片。

  谁都没料到一只猫能弄出这么多的事情来,就在众人慌乱着想要搬凳子把空开合上的时候,我就觉得肩膀上搭上了一只胳膊。事发突然,我反手按住搭在我肩头的手掌,腰腹一使劲一个背摔就把身后的那位给摔了出去。

  “哐啷!”一声,一团人形砸到堂屋正中的火盆上。火盆被他砸翻,火星四溅着发出一阵乱响。就在此时,断开的空气开关被人重新合上。屋子里的电灯一阵闪烁之后,重新焕发出了光亮。

  “嚯!”等到灯光大亮,众人看清楚摔在地上那人的面相之后,纷纷向后踉跄而去。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刘建军那过世的老舅。就见他身上穿着一身纯黑的寿衣,手里还捏着刚才从屋顶上窜下来的那只猫,一口就咬断了猫脖子然后哼哼着就吸吮起了猫血。那猫熬一声惨叫,四肢抽搐了几下,然后整个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

  “都别围着,散开!”眼看起了尸,尸体又沾了血。我伸手拔出腰间的金钱剑冲围堵在大门口的八脚们吼了一声,随即一剑刺向起尸的印堂。

  “小凡,你悠着点儿,那是我老舅!”楼下的响动将刘建军惊醒了,他披着外套顺着楼梯就跑了下来。一见我就要对他老舅动粗,慌忙开口喊了一嗓子。这一嗓子喊出来不打紧,沾了猫血的起尸猛地回头看着他,双臂在地上一撑直立起来就要向他扑去。

  “小凡,快动手!”见起尸冲自己过来了,刘建军双臂一撑从楼梯上跳了下来,三两步窜到我身后急声道。

  W永;久*免‘费b看小?说*

  “他不是你老舅么?”我忍俊不禁道。

  “别扯了,赶紧的。”刘建军躲在我身后急忙催促着。性命攸关的档口,就算是老舅也白搭。

  “退下,且看贫道装B...嗯哼,且看贫道斩妖伏魔!”但见起尸来势汹汹,我反手一把将刘建军推出大门。随后一抖手中金钱剑,脚下不丁不八站在那里长声道。我这番道骨仙风的样子,顿时让躲在门外的那些个八脚们面露仰慕之色。

  “天元太一,精司主兵。卫护世土,保合生精。华衣秀裙,衣冠青巾。青龙左列,白虎右宾......神兵火急如律令,法咒显圣灵!”待到起尸跃到我身前,我正好朗朗念完杀鬼降魔咒。只见我脚下后撤半步,举剑于胸,左手一掌就拍在刘建军他老舅的胸腹之间。一道电弧闪过之后,起尸脚下踉跄着向后倒去。不等翻身起来,我左脚一个跨步迈出去,右手顺势将金钱剑向前一刺。

  “嗤!”一阵恶臭扑鼻的白烟从起尸的身上腾腾而起,整个堂屋顿时就弥漫着一股子茅厕的味道。

  “好,先生果然有真功夫!”见我一击得手,门外围观不去的八脚们纷纷鼓掌高叫了一声。尤其是刚才那一掌之间闪过的雷弧,更是让他们神往不已。

  “孝子说话,杀是不杀?”我一脚踏在起尸的膝关节处,手中的金钱剑抵在起尸的印堂处开口问着站在门外愣着神的孝子道!起尸的是他爹,要怎么处理还得他发句话。要是杀,我一剑插下去就完事。要是不杀,说不得我得用道符将起尸镇住。然后连夜入棺,等到天一亮就送到火葬场去化为一团灰烬。当然,我问这一句最主要的目的,是不想让主家日后记恨我。他们拿什么主意,我照做就是了。

  “表弟,你说怎么办?”孝子犹豫了半晌,实在拿不定主意。一把扯住一脑袋虚汗的刘建军问他道。

  “这是你爹...我哪里能拿主意。”刘建军跟我的想法一样,不想让自己的表哥和舅妈以后记恨他。闻言看着在我脚下不停挣扎的老舅犹豫不决着。

  “要不,就这么放着吧?”孝子终究是不忍心看自己的老爹再死一次,哪怕他只是一具起尸。

  “不行,那可不行。要是就这样入了棺,我们可不敢去抬。”八脚不光是要守夜,更主要的任务是负责抬棺出殡,见状赶忙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