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459章 送葬
  “都别争了,老头子在世时没害过人。这一次我做主了......先生送我家老头子一程吧,别让他受罪!”一番打闹将刘建军的舅妈还有亡人的几个兄弟姐妹都吸引了下来。看着一片狼藉的灵堂,老人家紧握着双拳站在那里沉思了良久,随后老泪纵横着对我说道。

  “大嫂......”亡人的兄弟姐妹们闻言纷纷开口准备阻止自家嫂嫂的决定。

  pA

  “不用说了,所有的过我来背。就算我死之后,你们不让我跟老头子合葬,不让我上祖坟山也不能改变我的决定!我相信老头子泉下有知,也会支持我这么做的。儿子,是个爷们儿,就别怂。干对面那家不懂事的东西,算是给你爹一个交代!”孝子他娘看着被我制服了的老头儿,一抹眼泪对自己儿子厉声喝道。要不是对面那家节外生枝,今晚就不会出这档子事情,老头儿也能安然下葬。

  孝子闻言地上捡起两块砖头,抬手就把对面那家的窗户砸了粉碎。随后操起靠在门前的棺材杠子,就要翻窗户进去揍人。

  “别别别,咱们还是先商量着让老舅入土为安的事情吧。这都在气头上,进去不得出人命啊?真打死了人,你也跑不掉。冷静,冷静!”刘建军见状慌忙拦腰抱住自己的表哥连声劝道。砸人家的窗户出出气他可以装作没看见,可是真要打死了人,到时候他不管也得管了。

  “这事我说句公道话,家家都和你们家这么搞,以后谁家还能安心出殡?等你们家死人的时候,还要不要乡亲们帮忙?以后你们还要不要在村里住下去?”正闹腾得不可开交,村支书披着褂子过来了。看着堂屋里犹自挣扎的起尸,他打了个冷颤敲开了那对小夫妻的家门。将他们从屋里叫出来之后当着所有人的面训斥了起来。

  “出殡的费用你们家出,明天你们俩也别上班了,穿孝服过来充当孝子,好好儿的将人送上山。别瞪眼,要是觉得不公平,这事我就不管了。别看小军子现在是个劳什子局长,当着他的面我也是这句话。要是不能做得让主家满意,你们真出了什么事情,也别来找我。”村支书点了支烟,拦在小夫妻身前大声说道。他这是在保护小夫妻俩,让他们出点钱,然后把事情平了算了。这事儿本就是他们家闹腾出来的,要真的和主家对着干,今晚没准真要出一起大案要案。他快从支书的位置上下来了,只想平平安安的站完这最后一班岗。

  “你们看呢?我这么安排怎么样?有什么意见,有什么要求大家可以提。但是像这样喊打喊杀的可不行,跟军子说的,真要打死了人,谁都跑不掉。孩子还年轻,还有大半辈子的路要走。老姐姐我知道你心里窝火,这事儿搁我身上,我也一样。可咱们不能前脚送老的上山,后脚送小的入狱不是?”村支书见没人吱声,整了整身上的外套走到门口,冲站在楼梯口痛哭流涕的未亡人劝了起来。

  就这么地,村支书两头做工作。直到主家点头答应不再追究,小夫妻俩答应出丧葬费和充当孝子送老人上山为止。见自己的思想工作成功完成,他这才抹了抹额头上的虚汗,咽了口唾沫坐在门前的长凳上。今晚他不准备回去了,他怕前脚一走,后脚这里就出了事。

  等他们拿定了主意,我手上一使劲,将金钱剑刺破了起尸的印堂。一团黑血流出来,起尸的身体弹跳抽搐了几下之后不再动弹。我探手入怀,摸出一张道符迎风一展将其点燃,然后将燃烧着的道符覆盖在起尸的印堂处直到道符完全化尽方才松开踩住它膝关节的脚掌。

  “好了,八脚过来,抬亡人入棺!”做完这一切,我起身对门外驻足不前的八脚们招呼起来。

  “先生,那个,没事了吧?”见我开口招呼,八脚们面露苦色的冲我问道。活了半辈子没见过的事情,今晚他们见到了。看着地上的尸体,他们心里有些打鼓。生怕待会尸体会再度醒来,然后抱住他们就和刚才吸猫血那般把他们也吸干。

  “没事了,赶紧的,别磨蹭了!”我蹲下身子替亡人将寿衣整理了一番,随后回头看着他们催促了起来。等我整理完寿衣,八脚们又等了片刻,确认真的不会有事之后这才战战兢兢的走了过来。一二三喊了声号子,众人抬手的抬手,抬脚的抬脚,齐力将尸体装进了棺材里。

  亡人入棺之后,又请一年长者将棺材钉沿着棺材盖子钉了进去。做完这些,众人又合力将灵堂清理了一遍。抬眼看时,天色已经是微亮。三姑六婆们打着哈欠走进厨房开始煮粥蒸馍,为即将前来奔丧的人们准备早餐。不多久,奔丧的人三两成群的来了。主家门前逐渐的热闹了起来,人气一旺,很多人都选择性的遗忘了半夜发生过的那档子事情。

  等到客人们吃喝完毕,看了看时间,我决定为亡人念上一段经文送他上路。

  “天尊告左玄真及诸人鬼,一心静听五念之经......”待我一开口,穿着孝服的众男女纷纷跪拜下去对着棺材磕起了响头。

  “起,跪,叩首,再叩首,三叩首!”每念完一段经文,我都会停顿一下,然后开口指挥着那些孝子贤孙们对先人进行叩拜。有经验的人,会事先找一个垫子垫在膝盖下头,这样跪起来会舒服一点。而那没有经验的,或者是下手迟了的人,则是要硬生生归在坑洼不平的地上,不多久就呲牙咧嘴的呼起痛来。而也有人,是完全不顾地上的肮脏和膝盖的痛楚,面露悲痛的一板一眼跟随着我的节奏叩拜着。我轻唱着经文,眼中看着跪在身侧的众生相,嘴角不由泛起一丝笑意。对亡人是真尊敬还是假尊敬,跟他是真有感情,还是假有感情,从他们的举动之中就能看得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