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476章 探监
  “喂,我在沙阳监狱,能来看看我吗?”宁静的过了一段时间,每天除了充当监工监督一下那些装修的工人施工之外,就是去店里扎扎花圈纸人什么的。直到十一月份的某一天,我再次接到了盛中国的来电。这一次,他却是进了监狱。

  “你做什么了?”以我对盛中国的印象,他不是那种犯法的人。闻言我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走到落地窗边看着院内那枯黄的树叶问道。

  “我杀了人!估计很快判决书就下来了,杀人偿命,我想在被枪毙之前见见你。对你说声对不起,你的钱我恐怕是没办法还了。”盛中国在电话里对我轻声说道。他的声音显得很平静,丝毫没有因为即将接受法律的惩罚而显露出半点的惶恐和惧怕。

  “钱的事情无所谓,只是你为什么会杀人?”我还想多问几句,随后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一句时间到了的提醒声,电话随之被挂断。

  “这么早谁打电话来?”因为最近不用去茶庄,所以颜品茗和顾翩翩也习惯了睡懒觉。才把电话挂断,就听见颜品茗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我一回头,就看见她慵懒的在那里伸着懒腰。V字领的睡衣领口半开,一瞬间我似乎看见了什么。要不是碍于顾翩翩紧随而至,我都想过去仔细研究一二了。

  “你的同学盛中国,说是杀人了,现在被关在沙阳监狱里。我想明天过去看看他,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从茶几上拿起香烟,点了一支后靠坐在沙发上对面前两女说道。

  “他会杀人?别开玩笑了。从小他就是我们班最守规矩的......好吧,你明天去看看也好。”颜品茗怎么也不相信盛中国会杀人,只不过人都是会变的。迟疑了一下,颜品茗还是同意了我去看望一下盛中国。

  “探视谁?”第二天我一早就坐上班车前往了沙阳监狱,沙阳是个县城。而沙阳监狱又位于这个县城的郊区,专门用来关押一些重刑犯而建。在岗亭里站岗的武警警惕的眼神中,我走进了接待室。一个在窗口值班的狱警听见脚步声,头也不抬的在那问道。

  “盛中国!”我站在窗口前边对他说道。

  “他是重犯,按规定不允许探视的!”人家在电脑上把盛中国的资料调出来看了看,然后对我说道。

  “不是还没最后判决么,他应该还是属于嫌疑人吧!”我加重了语气接着问那狱警。

  “不让接见就是不让接见!”人家很不耐烦的冲我瞪了一眼,随后啪一声将窗口给关上了。

  “老刘,沙阳这边你有关系没?”见人家不和我沟通,我挠挠头拨通了刘建军的电话。心说都是一个系统的,多少能给个面子吧!虽然我很厌恶办事托关系什么的,可是现如今真要办点什么事,托关系和不托关系的结果还真不一样。我只是个会点道术的普通人,对抗不了大势。

  “沙阳?你跑哪里去干嘛?别告诉我你被当地警方逮进去了啊!”刘建军在电话里不无恶意的猜度着我道。在他眼里,我就是那种没准就会作奸犯科的人。

  ◇m{(_

  “探望一个朋友,完了人家说他是重犯,不让探望!帮个忙,让我见见他。”我走到监狱门口,压低了声音对电话那头的刘建军说道。

  “你看看,你都认识些什么朋友。少跟这样的人来往,学坏容易学好难......”一时间我很有一种把鲁阿姨介绍给刘建军做女票的想法!这俩人的性格真是太像了,我甚至已经开始幻想着,他们俩在一个屋里彼此对对方进行唠叨教育的情形来。

  “喂,喂?你在听吗?”等刘建军过足了唠叨的瘾,才发现我已经好半天没搭理他了,在电话里喂了两声问我道。

  “唠叨完了?完了办正事。给个准信,这事儿到底还能不能办了?”我靠在监狱的外墙上,用一种忧郁的眼神看着一个身材姣好的妹子问刘建军道。妹子用一种警惕的眼神看了我一眼,随后埋头加快了脚步。

  “我试试,把你朋友的名字告诉我!”刘建军在电话里对我说道。如果不是我的缘故,这事换做另外的人找他帮忙,以他的为人是断然不会出面去欠别人人情的。体制内的人情,有时候是需要用自己的前程去还的。

  “你在门口等着,待会有人带你进去。”过了一刻钟左右,刘建军给我打了个电话。才把电话挂断,一辆黑色别克停在了我的身边。一个身穿夹克衫的男人从驾驶室探出头来问了我的姓名,确定了我的身份之后将车门打开让我上车跟他进去。将车开进监狱大院,男人让我在外边等着,然后径直走进了接待室。过了几分钟,他出来冲我点了点头示意事情已经办妥,然后上车离去。从头到尾,我们之间就只交流过一句话。

  “嘡啷,嘡啷!”我走进接待室,先前那个狱警对我的态度明显好了许多。他起身拿起钥匙,将我带进一个单间,然后让我等一下,说是马上安排接见。单间不大,也就8-9个平方的样子。正当中摆放了一张桌子,桌子两边各摆了一把椅子。我拉开一把椅子坐下不久,就听见一阵铁链拖动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我抬头向门口方向看去,就看见穿着号服的盛中国正手提着铁链,缓慢地拖动着脚上的镣铐向房间里走了进来。一眼看见坐在里面的我,他显得很是高兴。在狱警的押解下,他走到我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然后轻轻喘了口气。

  “只有15分钟!”等到盛中国落座之后,站在旁边的两个狱警看了看墙上壁钟提醒了我们一句。

  “真杀人了?”我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来,递给盛中国一支,然后将打火机凑了过去问他道。一旁的狱警见状皱了皱眉头,转身为我们拿来一个塑料烟缸放在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