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477章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真杀了!”盛中国丝毫不在意他此时和我之间的对话被录入了监控,他将烟头凑到打火机上的火头上点燃了深吸了一口道。

  =lz永☆?久b免费`看|小+¤说“

  “为什么?”我将手里的打火机轻轻磕打着桌面问他道。

  “为了钱,小娟过世之后,我也不想再在单位干了。正好单位也在裁员,实行买断工龄计划。当然,现在不说买断这个词儿了,官方语言是协议解除劳动合同!省里给我们的条件是职工十五万,正科三十万。可是最后到我手里的,只有六万。我问单位,还有九万去哪里了......”盛中国磕了磕烟灰,轻吁一口气说道。

  “人家对我说了一句话:要就这六万,不要一分都没有。”盛中国冲身边那两个狱警笑了笑,然后吸了口烟说道。

  “我其实是想先还你十万块,然后用剩下的几万块去做点小生意,争取早点把欠你的钱还上的。靠工资,或许要很久我才够钱还给你,又或许这辈子我都还不上。”盛中国伸手从我摆放在桌上的烟盒里又拿出一支烟来续上说道。

  “你傻么?我催你还钱了?人不死债不烂你不懂?”我闻言咬着牙一拳捶在桌子上呵斥了他一句。一拳下去,两个狱警见势就抬手摸向了腰间的电警棍。

  “激动了激动了,不好意思。”我连忙对人抬手说道。

  “再喧哗就取消接见!”两个狱警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开口警告了我一句。

  “你是没催,可是我想早点还清欠债。我跟单位争执了许久,甚至连续几天都去找单位的各级领导反映情况。结果没用,要么就是找不到人,要么人家根本不理你的。后来,人家以上班脱岗为由,将我开除了。还对我说,闹吧,现在一分钱都没有。没有办理离职手续,就还是厂里的职工。工作时间离开岗位,就是违反劳动纪律,单位有权按照规章解除我的劳动合同。”盛中国狠吸了一口烟,耸耸肩对我说道。

  “我当时气愤极了,顺手就将桌上的烟灰缸砸到了人家的头上。没想到,他就这么死了。事后,我自己报了警,就坐在办公室里等着警察来抓我。”盛中国将手里的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伸手挠了挠自己那被剃成了短寸的头发说道。

  “虽然对你这种行为不支持,不赞成。不过你这应该属于过失杀人,并且案发后有自首的行为,应该判不了死刑吧。”虽然没读过关于法律方面的书,不过平常我的电视剧没少看,将身体靠在椅背上我对盛中国说道。

  “其实判不判我死刑我已经无所谓了,小娟走了,工作没了,钱也没拿到。或许现在这种结果对我来说才是最好的。只不过抱歉的是,你的钱我还不上了。”盛中国面色平静的对我说道。生无可恋,或许就是他现在呈现出的这种状态吧。

  “时间到了!”十五分钟很快就过去了,狱警看了看墙上的壁钟,走过来提醒了我们一句,然后一左一右站到盛中国的身边将他从椅子上扶了起来。

  “谢谢你来看我!”盛中国提着脚上的镣铐缓步走到门口,然后回头冲我笑了笑道。

  “那个,问你个事儿。”出了监狱,我又给刘建军打了个电话。

  “见着你朋友了?啥事说吧!”刘建军在电话里对我说道。

  “错手打死了人,事后又主动报警了,这事儿算自首不?应该算过失杀人然后自首吧?”我决定就盛中国的事情问一问专业人士。

  “怎么说呢,这得看律师犀利不犀利了。犀利的话这么定性是没问题的。”刘建军沉思了一下对我说道。

  “好吧!”我听完刘建军的话,随即将电话给挂了。犀利的律师,我上哪儿找犀利的律师去?一时间我有些头疼起来。

  “张道玄,你认识犀利点的律师不?”想来想去,我决定打电话问问张道玄。毕竟他在市井之中交游广阔,没准真能认识个把大律师也不一定呢?

  “律师?师兄要和人打官司?律师我倒是认识两个,只是犀利不犀利的......我不敢保证!”张道玄闻言连忙说道。任何行业都是从业者众多,佼佼者甚少,律师这一行也不例外。

  “那算了,我先想想别的办法,实在不行再找你。”一听张道玄也没把握,我干脆懒得去麻烦他了。

  就在我四处帮盛中国找律师的期间,却传来了他的死讯。死亡原因是,洗澡的时候不慎摔倒,然后磕破了后脑抢救无效。当我再次见到盛中国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了一具苍白的尸体。他就躺在冻柜里,就跟睡着了一样。

  “现在,你可以去陪你的小娟了!”我低头看着冻柜里的盛中国,伸手拉上裹尸袋的拉链说道。门外就站着他的父母,两位老人没有嚎啕,甚至没有流泪,只是相互搀扶着站在那里直愣愣看着停尸间的里面。

  “我们想要给儿子做尸检......”两位老人家等我出来之后,忽然拉住我的胳膊说了这么一句。盛中国出事之后,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人来看他。趋吉避凶的人之常情,平常吃吃喝喝的那些酒肉朋友们,在眼下集体选择了失聪。能在这个时候,好不避嫌的前来看望盛中国的,一定是他的至交。两位老人家在心里这么想着。

  “好!”我看着两位眼里满是血丝的老人,考虑了一下说道。做尸检,难道他们在怀疑盛中国的死因?我心里暗自琢磨着。

  “你小子又在给自己找麻烦知道吗?”当我打电话给刘建军,询问申请尸检的具体流程的时候,他劈头盖脸就来了这么一句。

  “查不出来什么还好,真查出来什么,你知道会牵扯出多少人来?到时候你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置你于死地而后快。”刘建军咬着牙在电话里对我吼了起来!

  “没办法,我这人就是贱,很多事情,明知不可为我却偏偏想为。”我知道刘建军是在为我考虑,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这个爱多管闲事的毛病,怕是改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