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479章 洋娃娃
  每年的11月11日,全国或者说是半个世界?都会掀起一股网购热。美其名曰光棍节,这个噱头也不知道是谁最先想到的。按我说,似乎应该叫做双棍节更为合适。光棍,还是元旦形象一些,1月1日嘛。11月11,要那么多棍儿干嘛?比棍搞基么!?只是不管怎么说,各大商家全都顺应潮流,在隔前好些日子就开始造势。然后热热闹闹,沸沸扬扬一直弄到月底才算尘埃落定。

  “王夙玲女士吗?麻烦下楼拿一下快递。”王夙玲正在家里准备着晚饭,就接到了快递员打来的电话。

  “麻烦等一下,我马上下来!”王夙玲对快递员说完后,将燃气灶的气关掉,又将围裙解下来放好,这才出了厨房准备换鞋下楼签收包裹。

  “奇怪,我没下单啊,谁会给我寄快递!”出了房门在过道里等着电梯的同时,王夙玲心里暗自纳闷道。她眼看过年就40了,因为保养得当,看起来就跟30来岁的一般。如果不是眼角那两丝鱼尾纹,说她26-7也是有人信的。

  她至今没有结婚,但是有男人。为了那个不能给她名分的男人,她甘愿守在这间空房里等待着那一个礼拜一次的幽会。男人有事业,可以给她一般男人给不了的物质享受。很多时候她会自己安慰自己: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而已。人生在世几十年光景,睁眼闭眼间就过完了。没有名分就没有吧,跟谁过还不是个过?

  “难道,是他送给自己的惊喜?”走进了电梯,王夙玲按下了数字1,然后半靠在电梯里想道。一念至此,她的心里隐隐有些期待起来。男人对她很大方,或许是自觉对她有些愧疚的原因。隔三差五的,男人都会送给她一些礼物。有时候是奢侈品,有时候干脆扔给她一张卡。

  “王夙玲女士?”电梯很快到了一楼,出了电梯走出门洞,快递员从车上抱出一个四方的纸盒子问她。

  “是我,谢谢啊!”接过人家手里的纸盒子,在快递单上签字之后,王夙玲对人家很客气的说了声。

  “洋娃娃?谁寄来的......”回了家,将纸盒子拆开之后。看着里边那个身穿黑纱裙的洋娃娃,王夙玲自言自语着翻看起贴在盒子上的快递单来。这个娃娃绝对不会是男人买给她的,因为他不喜欢孩子。曾经王夙玲对他提出过想给他生个孩子的想法,换来的却是这个男人整整三个月没有再搭理她。从那之后,王夙玲就再也不提孩子的事情了。很奇怪,快递上寄件人一栏是空白的。

  “夙玲,饿死我了,晚饭做好没有?”正在王夙玲看着箱子里的洋娃娃痴痴愣神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阵锁响。一个西装笔挺,手里提着公文包,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的男人打开房门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王夙玲,埋头换着拖鞋问道。家里的婆娘已经人老色衰,男人对家里那位已经完全提不起兴趣了。跟发妻比起来,善于保养,床上火辣的王夙玲显然更合他的胃口。

  “啊,姜跃你回来了!刚才下去拿个快递,给耽误了。你坐一会儿,我去打个汤马上就好。”王夙玲被男人的问话声从沉思中惊醒,把纸盒子合上抱进了卧室之后,又快速给男人泡了杯爱喝的茶放到茶几上说道。

  “你也玩双11?看上什么了?”男人虽然是有关部门的话事人,可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对于网络上的一些事情,他也算得上熟知一二。闻言解开西装的扣子,坐到沙发上端起茶杯轻呷了一口问道。他的父亲姓祝,母亲姓姜,父母给他取了个名字叫祝姜跃。期待着他长大后能大跨步的前进,又或者是能鲤鱼跃龙门。大学毕业之后,他苦熬,奋斗了近30年。到今天,去给父母上坟的时候终于可以告慰双亲,他祝姜跃终于跃上去了。

  .正版p首q/发{H

  为了这一跃,他也付出了许多,首当其冲的就是爱情。为了能够有资格去跃一跃,他可以娶一个体态壮硕,不修边幅,年龄比他大,并且还有狐臭的女人做老婆。只是因为这个女人的父亲,在当时可以拉他一把。很多时候他看着身边这个鼾声如雷索求无度的女人,都想难言之隐一离了之。可是这个念头,也仅仅只限于想想而已。他现在已经是有关单位的话事人了,离婚这种事情,带给他的结果就是政治生命的终结。

  在一次去下属单位视察的时候,他发现了风韵犹存的王夙玲。经过几次接触之后,他们两个郎有情妾有意的一拍即合。他为她在这个高档小区买了一套房子,而她则是为他辞去了单位的工作。因为他说过,想要长久下去,就不能被人抓住把柄。如果继续留在单位,一来二去肯定会露出破绽,毕竟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再者说来,做一个普通的上班族,远没有当一个衣食无忧的二姨太来得惬意。

  “没看上什么,不知道谁给我寄了个包裹过来,我还在纳闷呢!”王夙玲将围裙系在依然纤细的腰间,将燃气灶点着说道。

  “给你寄什么了?”对于王夙玲的忠诚,祝姜跃丝毫不怀疑。他知道这个女人是个聪明人,而聪明人往往会选择最正确的生活态度。

  “一个洋娃娃!”王夙玲倒了一些油进锅里,然后用淀粉快速拌起用醋呛过的猪肝来。她准备为男人打一个猪肝白菜粉丝汤。猪肝用醋呛一下,才不会有那种腥气。男人吃东西很挑剔,不喜欢肉腥味,更不喜欢肥肉,半点都不行。每次王夙玲做菜,都会慎之又慎。

  “今晚住这里吗?”少时,饭菜端上桌之后,王夙玲替男人倒了半杯红酒问道。住或者不住,主动权和决定权都在男人手上。住在这里,她会尽心竭力去侍奉他。不住在这里,她也会笑脸迎送。她只是一道菜,男人就算再爱吃,也总有吃腻的一天。而她现在能做的,仅仅只是让男人能尽量把吃腻的时间向后推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