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481章 要找张道玄
  祝姜跃才到家,电话就响了起来。他不露声色的看了一眼正靠在床头磕着瓜子看着午夜剧场的老婆。然后按下了拒接键。来电显示上只有一个他已经乱熟于心的号码,这个电话是王夙玲打来的。这个女人从来不会主动给他打电话,今天是怎么了?祝姜跃心里猜度着,脱掉了外套准备去泡一泡脚然后睡觉。

  才将脚放进盆里,电话铃声再度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将电话拒接了。又是王夙玲打来的,他皱了皱眉毛,索性将电话关机,然后扔到一旁充起电来。她疯了么?怎么追着打电话?祝姜跃靠在沙发上,心里对王夙玲有些不满起来。

  “这么晚了谁打电话来?”将手里的瓜子壳扔到垃圾桶里,靠在床头的女人打了个哈欠出来问着自己的男人。

  “一个不知所谓的包工头,我没有接。市里不是要开发城乡结合部么?这些苍蝇闻到味道了,总是见缝插针的想要对我进行腐蚀。受组织教育多年,对于这种不正之风我必须坚决抵制。”纵然对家里这位正妻不怎么感冒,可是祝姜跃却依然和颜悦色的对女人解释起来。当然,这番话他无所谓女人信不信。他只需要女人把这番话有意无意的传到自己的岳父耳朵里去就行了。岳父虽然已经退居二线,不过老关系还在那里。某些时候,岳父这个老资格出面说句话,效果比他跑破四条轮胎都管用。

  “嗤!”女人拍了拍双手,看着侃侃而谈的男人发出一声哂笑。枕边人是个什么德行,她最了解了。他是那种乍一看道貌岸然,细一接触实则是蝇营狗苟的货色。之所以到现在这个男人还稳坐钓鱼台,只是因为他非常谨慎罢了。手表,皮鞋,外套,甚至于袜子,他都不会弄得那么扎人的眼。甚至于偶尔他还会去挤一挤公交上班。长年累月的把面具戴在脸上,有时候女人都会替他觉得累。

  “时间不早了,你先去睡吧,我看看报纸!”将脚上的水擦干,男人把水倒掉之后拿起茶几上的报纸对犹自不睡的女人说道。他不想待会女人开口让他履行义务交公粮,且不说现在他已经无粮可交。就算有,面对这么一个女人,他也是半点兴趣都欠奉。

  “哼!”女人冷哼一声,转身走进卧室随后把门摔了个山响。她这是在对男人表达着不满,曾几何时,她居然沦落到夫妻交流基本靠吼,夫妻生活基本靠手的地步了?

  祝姜跃手拿着报纸,拿眼偷瞥了房门一眼,随后专心致志的看起了新闻。男女不一样,东西长在自己身上,就算女人再不满,也不能来强的吧?一直到卧室里传出了女人山响的鼾声,他才揉了揉眉头站起身来向次卧走去,他实在不能忍受和一个鼾声比自己还响的女人睡在一起。

  将床铺好之后,又把充好电的手机压到枕头底下,祝姜跃倒上去没两分钟就睡着了。一觉睡到天亮,他才被一股子尿意憋醒。掀开被子从床上翻身而起,他下意识拿起压在枕头下边的手机看了看,这才想起昨夜自己把手机关机了。将手机开机,大约10来秒之后,一连串的未接来电就从屏幕里蹦了出来。他看着屏幕里的来电提醒大致估了一下,昨天起码有30多个没接的电话。其中百分之九十九的,是王夙玲打过来的。

  “快接电话,我有急事找你!”

  “怎么不接电话?我不会乱说话的,我真有急事找你!”

  “记得今天我收到的那个洋娃娃吗?你走之后它活了过来。”

  “我是不是撞鬼了?姜跃,帮帮我,我害怕!”

  “怎么关机了?”

  短信收件箱里,全都是王夙玲发给他的信息。祝姜跃大致的翻阅了一下,然后随手回了一条信息:昨天手机没电了,你是不是昨夜太累产生了幻觉?实在害怕,我找个大师去家里看看吧!祝姜跃坚定的认为这些信息是王夙玲为了获取他的关心和注意才发来的,撞鬼了?开玩笑吧!

  “我是祝姜跃,帮我找个道士或者是和尚什么的,去帮一个朋友看看家里的风水。”祝姜跃将信息发出去之后,转而给自己最信任的属下打了个电话。既然王夙玲想要自己关心她,那自己就关心一下她吧。嗯,过几天去找她的时候,给她带个什么礼物哄一下才好呢?祝姜跃将电话挂断之后,开始琢磨起怎么哄女人的事情来。

  ,r{|永!久.+免#u费+看小}0说(

  “喂,老板吩咐让找一个会看风水的大师。你上次不是说你认识一个么?方便的话带我见一面!”对于祝姜跃委派的事情,下属历来是不敢怠慢的。在家里他爹要他办点事还会拖一拖,说多了甚至还会瞪一瞪眼甩个冷脸过去。可是只要祝姜跃开口,那他跑起路来简直比伺候亲爹还要殷勤。

  “此人名叫张道玄,算得上是本市鼎鼎大名的大师了。我现在就打电话联系,确定好时间之后马上带他来见你!”下属是祝姜跃身边的红人,底下的人都知道。见他亲自来吩咐了,连忙连声不迭的答道。

  “老张,有一个攀高枝的机会兄弟可是留给你了。......”拐弯抹角的,电话就打到了张道玄这里。

  “有事说事,贫道分分钟几十万上下的人......”这是我的口头禅,现如今被这个便宜师弟给剽窃去了。

  “我跟你说......”电话那头的人闻言愣了愣,心说这老小子啥时候变得这么硬气了?琢磨了一下,随即把上头交代下来的事情对张道玄说了一遍。

  “这事?贫道能挣多少钱?”听完人家的叙述之后,张道玄翘起小拇指,用指甲剔着牙缝里的菜沫问道。自打跟我赚过两回大钱之后,张道玄已经对三五百的生意无感了。

  “这个,你特么掉钱眼里去了?我私人给你5000块,行了吧?”电话里那人一听,当即一跺脚说道。事情是上头交代下来的,人家点名要找张道玄。一级级的压到他这里,要是把事情办砸了,还有他的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