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483章 在床
  “有病吧?买个洋娃娃回来干嘛?”糟糠下楼把包裹签收后拿回家,拆开一看,盒子里躺着一个穿着黑纱裙的洋娃娃。随手将洋娃娃扔到沙发上,女人嘴里嘟囔着打开电视,开始照着里面的节目练起减肥操来。女人其实心里明白男人究竟是为什么对自己没兴趣,以前她只会怨怼,而现在她则是开始改变自己。她甚至准备减肥成功后,去一次韩国动一次刀子。

  练完减肥操,出了一身油汗。女人啃了一个苹果,用眼神狠盯了冰箱里的蹄髈一眼之后,转身进了浴室开始洗起了澡。进了浴室,女人脱去衣物,对着镜子用手托了托肥腻的肚腩,轻叹了一身摇了摇头。

  “那个道长是你找来的?倒是有一副道骨仙风的样子。”祝姜跃到了王夙玲的家里,女人迎面就问了一句。说来也怪,自从张道玄给了她一张道符贴在门楣上之后,她心里倒是真的踏实了许多的样子。

  “现在感觉怎么样?不害怕了吧?”见女人的脸色不错,祝姜跃伸手拧了她的脸颊一把问道。

  “心里觉得要踏实多了,看来那个道长倒是有点真功夫。”王夙玲闻声点点头将男人迎进客厅说道。

  “喂!”祝姜跃和王夙玲正在你侬我侬,郎情妾意的时候,他家的糟糠在半梦半醒之间就听见一个脆生生的娃娃音在自己耳边响起。

  “喂,猪婆别睡了。你家老公现在正和人偷人玩儿呢!”糟糠甩了甩膀子,翻了个身装备接着睡。那个娃娃音又响了起来,只不过这次的话语让糟糠一下子从梦里醒了过来。猪婆?偷人?尼玛这俩词儿可是身为一个女人最最忌讳的。平日里谁要是对女人说出这俩词儿中的任意一个,都会引起一场撕B大战。

  “你是谁?”糟糠翻身而起,看着正站在自己床头,一米左右高低的洋娃娃骇然问道。

  “好心人咯,实在不想你继续蒙在鼓里。要是相信我,带上手机跟我走。”洋娃娃扭动了两下身子不顾女人骇然的目光,转身走向门口说道。

  “呐,1001房,他们现在应该还在上边!你自己上去?记住拍照咯,留下证据好好整整你家那个花心的大萝贝!”女人被洋娃娃所说的话激怒了,敢偷人?你不知道你的一切都是老娘家里帮你得到的么?女人心中发着狠,起身套上外套后拿着手机就跟在洋娃娃的身后出了门。怒火中烧的她,已经完全无视了洋娃娃为啥会说话这个问题。走到楼下,上了自己的私家车,在洋娃娃的指引下很快就来到了王夙玲居住的小区。洋娃娃坐在副驾驶位置,抬手指了指具体的楼层对女人说道。

  “喂,别慌,这是房门钥匙,你这么上去进不了门不也白搭么?”等到女人下车准备冲进门洞的时候,洋娃娃抛了一把钥匙到她脚下笑道。她知道有一场好戏即将上演,她很期待接下来会发生的剧情。

  “妈妈,你的一切都是这个男人给的,如果我毁了这个男人,你是不是就一无所有了呢?咯咯咯,好期待呢!不知道到那个时候,你会是什么表情。心里会不会很怄?会不会很痛?咯咯咯!”目送捡起钥匙走进电梯里的女人,洋娃娃靠在座椅上咯咯发笑着。

  “你轻点儿,疼...”拿钥匙轻轻将房门打开的女人,耳朵里传来一阵急促的喘息和娇嗔声。她左右看了看,走进了厨房提起了菜刀迈步向卧室里走去。

  “放松一点,上次不是很顺利么?”走到卧室门口,自家男人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女人一手提着刀,一手将手机拍照模式打开,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

  “你们这对狗男女,我让你们轻点,让你们轻点!”女人踹开房门,举起手机对准了正在那里颠鸾倒凤的男女就是一通连拍。看着自己的丈夫用自己都曾享受过的姿势和人家亲热着,她将手机揣回身上,操刀就扑了过去。不等床上那对男女彻底分开,挥舞着菜刀就是一阵乱砍。女人出现得太突然了,以至于王夙玲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受到惊吓的结果,就是某处猛地一阵紧缩,然后将男人的某处给卡在了里面。

  “老婆你听我解释!”男人使劲拔了两下没拔出来,一看媳妇操刀砍来,情急之下扑在王夙玲身上替她挨了两刀之后喊道。两刀下去,男人的后背顿时皮开肉绽,一股鲜血从体内渗了出来在床单上留下了一道血迹。

  “你特么还敢护着这个狐狸精?我哪儿对不住你了?你要这么对我?不是我家帮你,你现在连个屁都不是。你忘了当年你怀揣两个馍馍去上学的时候了?你忘了我给你买肉菜,带你回家见父母,缠着父母为你解决就业问题的事情了?你忘了我的父亲不遗余力的捧你上位的事情了?你这个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东西。”女人见自己的男人居然愿意为身下的那个狐狸精挡刀,心头的怒气更盛了。哭诉了几声,一把揪住王夙玲的头发,一刀就向她的脖子上砍去。

  “啪!”紧要关头,男人不顾一切的翻身而起。身下和女人连接在一起的物事发出一声脆响,然后被他生生拔了出来。眼看这一刀下去,王夙玲不死也要去半条命。男人一伸手捉住了糟糠的手臂,然后使劲想夺过她手里的菜刀。

  “就你这小样儿还敢跟老娘较劲?老娘的东西被人用过了,老子不稀罕了。你要护着她是吧?去死吧!”女人单手跟祝姜跃较着劲,腾出一只手来一拳捣在了他的眼眶上呵斥道。男人吃痛松手捂住眼睛,脚下向后连连踉跄了几步,一伸手扶住了床头柜才算是止住了颓势。床头柜上有一瓶精油,男人顺势拿起来,一玻璃瓶砸在了糟糠的额头上。

  “啪!”一声响,玻璃瓶碎,里面没用完的精油夹杂着女人额头上渗出的鲜血迷糊住了她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