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484章 刘局怒了
  “臭婆娘,还真敢下死手!”趁着糟糠抬臂去擦抹眼里的精油和血渍,祝姜跃捂着眼从地上站起身来,一脚就踢在了糟糠的肚腹之间。女人挨了一脚,脚下站立不稳,晃了几下就向后倒去。砰一声推金山倒玉柱之后,她的后脑正磕在地板上。女人勉力睁开眼睛,看了自己的男人一眼,随后再无头一偏再无声息。

  “你打死人了...”王夙玲从床上跳下来,跑到女人身边伸手在她鼻子底下探了探,然后惊恐的对身后有些不知所措的男人说道。女人死了,死在这个跟自己关系不一般的男人手上。这都是次要的是,主要是这个女人的父亲可不是普通老百姓。如果知道自己的女儿被女婿打死,那后果.....。王夙玲和祝姜跃两人身子有些微微颤抖起来。他们很清楚接下来等着他们的会是什么。

  “别慌,别慌!你把衣服穿好,出去看看外边有没有人。”祝姜跃最先冷静下来,起身走到床边穿好衣服之后,对王夙玲说道。祝姜跃很少吸烟,可是眼下却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包香烟拆开点上了一支。他的手有些微微发颤,他的大脑在急速的运转着,他在想出一个办法来将此事给掩盖过去。

  “喂,我要报警,死人了!”只不过祝姜跃和王夙玲都没有发现的是,此时一个洋娃娃,正从窗台上坠落到楼下。啪一声摔在地上之后,很快就翻身而起然后跑到路边的电话亭里拨通了110!

  “请开一下门,我们是派出所的!”但凡案件涉及到人命,警察们总是会来得很快。10分钟之后,就在祝姜跃正费力地拖动着糟糠的尸体,准备趁着夜色将她转移出去的时候,打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祝姜跃闻声脸色一阵煞白,杀人的时候他远没有现在这么惊恐。本来抱着侥幸的心理,心说只要毁尸灭迹,然后先拖过这段时间。等到之后被人问起,尤其是被老丈人问起自己媳妇下落的时候,再来个一问三不知糊弄过去。这件事或许就这么了了。可是现在警察来了,这事还怎么接着往下糊弄?

  “开门,我们是警察!”门外又传来一阵敲门声,这一次,门外警察的语气就没刚才那么客气了。

  “来了,等一下!”眼看警察们不会轻易离去,祝姜跃急中生智,一边拖着糟糠的尸体往房间走去,一边高声答应着道。他决定先把尸体藏起来,然后利用自己的身份将那些警察们支走。再然后,依照之前的计划进行。

  “同志们辛苦了!这么晚还出警,是有什么案子吗?”费尽力气将尸体藏好之后,祝姜跃抽了两张纸巾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这才将门打开对警察们微笑道。

  “您住在这里?刚才接到个报警电话,说这里发生了命案,看来是恶作剧。”一看祝姜跃那张脸,警察们心里就打了个突。这位是谁,几乎天天都能在新闻里见到。他们觉得,这次自己被那个报警电话给坑惨了。大半夜的,跑这位的家里来查案?还想不想穿这身衣裳了?

  “看来是了,大家都辛苦了,不如进来喝杯茶?”祝姜跃一看警察们的表现,心里暗暗松了口气。看来自己这张脸,在很多时候还是很管用的。他心里暗暗琢磨了一下,索性将房门打开,对那些警察发出了邀请道。他相信,应该没人有那个胆子真进来喝茶的。

  “不打搅了,您早点休息,我们就撤了!”一切都在按照祝姜跃的节奏和设想在进行着,警察们果然没那个胆子敢进去喝茶。对视之后,他们齐齐对祝姜跃敬了个礼,转身就准备离开这里。

  “喂!你们的警察好像不敢动嫌犯的样子喔。我都有拍照喔,要是这样的话,别怪我明天把照片发到网上去喔!让他们进屋搜查,尸体就在卧室的床底下。我会在这里盯着的,要是你们敢徇私枉法,别怪我让你们难看喔。”洋娃娃趴在窗台,耳听得祝姜跃跟警察的对话之后。它又一次从窗台直接跌落到楼下,砰一声摔落地面,随后翻身而起快速跑到电话亭再次拨通了报警电话!

  %Z;永X久;免费5看C-小说VA

  “兹卡卡,报警中心呼叫警员10086,收到请回答!”几个警察转身正准备离开,就听见肩头挂着的对讲机里一阵蜂鸣,随后一个很严肃的女声从里面传了出来。有人报警说发生了命案,接着报案的那人又投诉警员又徇私的嫌疑,报警中心值班的警员很是重视。一边把情况向上级汇报过之后,一边通过电台联系起出警的警员来!

  “警员10086收到,中心有事请讲!”带队的警长侧过脸对着对讲机说道。

  “案发现场勘查过没有?有人举报你们徇私舞弊,并没有对案发现场进行勘查。”报警中心的女警毫不客气的对带队的警长说道。

  “哪个王八蛋诬陷我们?我跟你说,今天这事儿就算是刘局亲自来,他也得扭头就走!特么开玩笑呢?你知道报警人报的是谁家的警么?老板家的!”警长走出门洞,一听这话就恼火了。压着声儿,就对报警中心咬起了牙。

  “我是刘建军,谁是你们的老板?你们在为谁干活?我们是人民的警察,还是租界的巡捕?原地待命,老子马上过来!”刘建军有夜班查岗的习惯,今天正好一时兴起,就想到了去报警中心检查检查。走到半道,就接到了中心打来的电话反映情况。他一听就恼火了,等他加快脚步赶到报警中心,正好听到了警长的这番话。于是乎,刘局怒了!坐上某些位置,不是来做生意的。老板?想当老板趁早滚下那个位置。他决定,今晚不管对象是谁,他都要坚决执行出警条例。

  “刘局......您听我解释!”警长一听对讲机那头是刘建军本尊,当时就慌了神。咽了口唾沫之后,他弱弱的张嘴说道。

  “老子不听解释!”刘建军闻声将通讯给掐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