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486章 从何选择
  “唉,我告诉你,昨儿那位被市局给带走了!”第二天一大早,大BOSS被市局给带走了的消息就不胫而走。随后在网上,还有发出了一段画面较为模糊的视频。视频中,正是刘建军在为祝姜跃戴手铐的那一段。当然这段视频过了不几分钟就被网站给删除了,随后有关单位甚至还出面进行辟谣。让广大人民群众不要传播谣言,要文明上网。

  “老刘啊,你看这事能不能暂时压一压?年底开完会之后,政法委的那位就要退了。你一贯任劳任怨,我看这一次你很有希望嘛!”这是某位打给刘建军的电话。

  “刘建军同志,我代表我们家对你表示感谢。希望你今后能一如既往的不惧强权,秉公执法。我的女儿,如果泉下有知,相信也会感谢你的!案件办好之后,欢迎你来家里做客!”这是死者的父亲打给刘建军的电话。

  “刘局,今天你的电话快被打爆了!”办公室里的办事员一边清理着卫生,一边对刘建军笑道。他才从警校分配进来,虽然家里为工作的问题没少跑路子。在这期间他也曾经对自己的信仰产生了怀疑。可是在他心中,依然还是想做一个正直的警察。而刘建军所办的这个案子,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

  x@$e首发

  “我想我应该关机才对,剩下的事情,就不是我能够参与的了!”刘建军心里明白,接下来就是一场博弈。祝姜跃倒了,小城甚至全省都会重新洗牌。祝姜跃躲过了这一劫,那么接下来被洗牌的,首当其冲便是他刘建军!

  “妈妈,现在感觉怎么样?”祝姜跃的事情已经不是小城所能消化得了的了,他被转移到了江城。而他的二姨太王夙玲则没有那个待遇,她暂时被安置在市局羁押室里。洋娃娃跟她并排坐着,扭过头来看着她问道。只要祝姜跃倒台,这个女人所面临的就不仅仅是一无所有那么简单了。有些事情需要人去做,而有些锅则需要人来背。洋娃娃看着女人憔悴的面容,心里升起一阵快意来。

  “你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跟即将失去一切比起来,身旁这个诡异的娃娃反倒让王夙玲不是那么在意和害怕了。她缓缓抬起头,伸手捋了捋凌乱的头发问娃娃道。损人的前提是必须要利己,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谁会去做?她在心里这么想道。

  “你以为所有人做事情,非得和你一样损人利己吗?不,你错了。我这么做虽然得不到什么利益,但是能让我心里畅快一些。不是有句话说,有钱难买我乐意吗?我乐意,看见你倒霉我就高兴。”娃娃用手撑着凳子,将身体坐直了对王夙玲说道。

  “没错,被你缠上了,我还真是倒霉!”王夙玲苦笑一声对娃娃说道。

  “不妈妈,应该说投胎做你的孩子,我才是真的很倒霉!”娃娃昂起头看着身边的王夙玲一字一顿的说道。

  “其实我想问你,你到底是我打掉的孩子当中的哪一个?抱歉这么问的话你肯定会不愉悦,但是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是那些孩子中的哪一个!”王夙玲起身走到羁押室门口,透过那扇阻隔着她的自由的铁栅栏看向外面问道。

  “我都三个月了,你不仅对我狠,对自己也挺狠的。三个月的胚胎,你都敢吃药打下来。为了富贵,你真是连命都不要了。怎么样?听了我的提示,你能记起来我是你打掉的第几个孩子吗?”娃娃半靠在椅子上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王夙玲轻声说道。

  “是你啊!本来,我真准备把你生下来的。知道吗,在认识祝姜跃之前,我都要结婚了。”王夙玲闻言回头看着洋娃娃轻声说道。

  “可是你依然没有经受住他的诱惑!你抛弃了我,抛弃了那个即将成为你丈夫的男人。”洋娃娃从椅子上跳下来,走到王夙玲身边抬手指着她说道。

  “不,我不是没有经受住他的诱惑。准确的说,应该是我没有经受金钱的诱惑。知道吗,在认识他之前,我只能背地摊上30块左右的包。只能买小店铺里百多块钱的衣裳。我至今还记得,他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就是一个名牌包包!当我背着包去上班的时候,那些同事们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和酸溜溜的话语,无一不让我的虚荣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王夙玲蹲下身子,看着面前的洋娃娃说道。

  “我打掉了孩子,和那个老实男人分了手,只是为了能够没有牵挂的跟在祝姜跃身边。很多事情其实大家心里有数,只是他们不敢当着祝姜跃的面去说什么。于是他们选择了在背后对我口诛笔伐,说我是狐狸精,贱人。但是这又能怎么样呢?他们对我造成不了任何伤害。”

  “相反,当我开着豪车在他们眼前出现,一掷千金请他们去高档场所吃饭的时候,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艳慕和溢美之词。他们其实也想像我这么干,只是他们没有机会没有资格罢了!人呐,就是那么回事,虚伪得很!”王夙玲起身走回椅子旁边,坐下后发出一声轻笑说道。

  “经过这么多年,好多事我其实看得很透了。不管到最后我的结局是什么,起码我曾经风光过,曾经享受过!和那些一辈子苟延残喘地活着的人比起来,我活得比他们有质量多了。”王夙玲坐在椅子上,缓缓闭起眼睛说道。

  “你真的无可救药了!”娃娃看着王夙玲,钻出栅栏外冲她摇摇头说道。事到如今,它已经对这个女人没有了恨。它只是在庆幸,庆幸这个女人当初没有把自己生下来。要不然凭借这个女人的德行,自己很有可能要在人间受一辈子的苦。和受一辈子苦对比起来,它反倒是宁可再去重新投一次胎。

  “扪心自问,牺牲掉一部分,却能获得很多财富。保留住一部分,但是却会潦倒一生。你又会选择哪一个?”娃娃向外走去,身后传来了王夙玲的声音!娃娃的脚步顿了顿,它没有回答女人的问题,因为其实它心里也没办法准确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