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488章 不速之客
  “你家二小子?他不是当着兵呢么?准备结婚了?”母亲闻言起身问着那人道。

  “臭小子不成器,读到初二的时候读不进去了,这些大姐你也是知道的。要不是老子还有点路子,塞俩钱儿给弄去当了个兵,现在估计早不知道干嘛去了!这不前段时间回来探亲,他姑姑给他介绍了个姑娘,俩孩子见了见,相看中了,女方家里急,催着结婚呢。”来人进了屋,径直走到桌边抓起一把花生吃着道。

  “我跟咱哥虽说只是个连襟,可在他病的时候我也帮过你们家。那时候好像几个连襟里,也就是我乐意借钱给你家吧!现如今起个房子不容易,手里缺点钱儿,我就寻思着来找我家这姨侄儿张个嘴,借个十来万先去把二小子那屋给竖起来。大姐你别担心,我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十万块钱不出一年我就能还给你!”要论起辈分来,我似乎还应该喊来人一句姨父。嗑了两粒花生,他走到我身前说道。

  “这个,我家仨儿一时间哪有那么多钱借给你呀!再说了,你是借给我们家500块钱。可孩子他爹,不是一分没用,转头就让我给你送回去了么!”老妈一听姨父开口就是十万,连忙在那里说道。俗话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老妈不是个小气的人,只是对于自家姐妹几个的心思看得太透。这些人,典型的就是嫌贫爱富的那种人。你要是手里有钱,他们能把你捧上天去。可你要是落魄了,他们也能把你踹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让你永世不得翻身。对于这类人,别说借十万,就是借十块老妈都觉得是多余的。

  “大姐这话就说得不近人情了,我可是听说我这姨侄儿上次光给你零花就给了好几万。还有两个姨侄女,不单把欠她们婆家的钱还清了,还得了些利息。”这位便宜姨父挨着顾翩翩就坐下来,嘴里唾沫星子横飞着在那说道。

  “是啊,我是给了我妈一些钱,也把家里欠的债帮忙还了。可是,那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吗?钱是我的,我就算扔水里听个响,那也是我的事情。”我一伸手,将顾翩翩拉到身边来,完了看了看那个想上门打秋风的所谓亲戚说道。

  “姨侄儿这话就不对了,当年你妈为了找你,连个路费都没有,是谁隔三差五的接济你们家!现在你发达了,别说是问你借钱了,就是拿出一笔钱来报答一下我这个曾经雪中送炭的姨父,也是应该的吧!”便宜姨父坐在椅子上对我说道。

  “老二家的,这话也就你好意思说。当年为了找仨儿,我是找你借过钱。可那钱也不是白借的,借你十块,我可是还了十五块!”老妈耳听姨父提起这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二十年前的十块钱,可是很值钱的。二十年前的牛肉面可也就一块五一碗呢,油条两毛钱一根。老妈问他借十块,还十五块。他坐着挣了五块钱,现在还要我们对他感恩戴德,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你又不是我儿子,我为啥要给钱你花?”我伸手拦住了和人辩论的老妈,抠抠鼻屎对人说道。这年月,就算是自己的儿子要钱要多了,还得被老子吼两句。他算哪根葱,张嘴就要人给十万盖房子?

  事情终归是不欢而散的,就算再不要脸,被我这么羞辱也没有心思再留在我们家纠缠了。等那个素未谋面的姨父从家里灰溜溜离去之后,父亲才提着两瓶饮料回到了家里。走进门,回头看了看离去的姨父,他摇了摇头。

  “咱儿子比你有用多了,这么些年你尽受老二他们的欺负。今天老二被咱儿子一通抢白,你是没看见他那脸色...哈哈哈!”老妈接过父亲手上的饮料,拧开了盖子为顾翩翩倒了一杯掩嘴笑道。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嫁给父亲这么些年,今天可算是扬眉吐气了!

  “晚上喝两杯!”父亲闻言只是咧嘴笑了笑,转而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了句!

  “老大家的那个儿子真不是个东西!”回到家里的姨父对他媳妇,也就是我那个二姨抱怨起来。这么些年,在几个女婿当中他算是混得最好的,当然在大家庭里的话也是最受重视的。还从来没有人当着他的面这么说过他,只是万事无绝对。很多事情不是别人不敢,而是别人在忍。忍到翻身的那一天,人家会给他一个大大的耳光让他清醒清醒!今天,我就让他彻底清醒了一次。

  “他真这么说?果然是个有娘生没娘教的,怎么说你也是他的长辈......”二姨给自己的男人倒了杯茶,站在一旁附和着他道。

  更新{y最;^快上R

  “原本想着去他家打打秋风,占占便宜...这下可好,便宜没占着,还被人羞辱了一顿。唉,要不是二小子闹结婚闹得急,我至于去老大家借钱?”喝了口茶水,姨父是一肚子的不如意。

  “哒!”说话间,从门外甩进来一捆钞票。钞票正正跌落在桌上,发出一声闷响。

  “谁?那个?”姨父正准备喝茶,冷不防被这捆钞票吓了个一跳。放下茶杯,和二姨两人迈步小跑到了门外四下里张望着问道。

  “这些钱送给你们!”一通打量,四下里皆无人影。姨父一回头,却发现一个长发齐肩,穿着套白色外套的绝美女子不知道何时坐在了自家的堂屋里。正欲开口询问,那女子却是抢先一步说道。

  “在我有需要的时候,帮我一个忙就行!放心,我要你们帮的忙,对你们半点损害都没有!”女子起身看着纳闷着的姨父和二姨轻声说道。

  “到底是什么忙?”姨父看着桌上的那捆钞票,咽了口唾沫问道。

  “现在还不是告诉你们的时候,等需要你们帮忙了,我自然会来找你们!收了我的钱,可就要悉心为我办事。要是敢阳奉阴违,这就是你们的下场!”女子说话间从袖子里摸出一根丝线,轻轻在桌上的茶壶上一划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