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491章 诱
  “大哥,吃早餐没有?我买多了,帮忙吃一点吧!”平日里总是说张道玄坐吃山空,现如今我觉得我似乎也在向那个方向发展。虽然我的山比张道玄的山要高得多。于是第二天我决定,准点去店里开门。才一走到店门口,跟早早就开张了的鲁阿姨打过招呼之后,就看见小花端着一碗豆浆,提着几个包子走了过来。

  “这多不好意思?”我接过小花手里的豆浆和包子,转身将店门打开说道。小花今天身上的味道依然很香,那种香味完全不是街头很多妇女习惯喷的那种廉价香水的味道。

  《@D

  “小花你喷的是什么香水?挺好闻的。”我抽动了两下鼻子问小花道。

  “就是很普通的香水啦,我现在哪里有余钱买太好的香水的。”小花闻言显得有些局促的回答我道。小姑娘似乎是在为囊中羞涩而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

  “好好做生意,很快就能买得起好香水了!谢谢你的早餐!”我拿出一个包子咬了一口,对站在门前的小花致谢道。

  “和他聊什么了?”小花回到店里,小早川第一句话就是问她跟我聊了些什么。

  “遵照姐姐的吩咐我给他送早餐了,然后他问我喷的是什么香水!”小花拿起抹布,走到橱窗面前擦拭起来道。

  “哦,明天继续给他送早餐。一个男人,居然留意起女人身上的香水来。看来他跟其他男人也没什么两样,都是那么好色。过几天,找个理由约他出来共进晚餐。然后......”小早川在为我的好色而得意着。只要猫儿吃腥,她就有把握把猫给噎死。这是她的第一步,色.诱我!如果不行,她就会执行第二步,甚至是第三步!

  “所以小花,到时候可能要你牺牲掉一些东西。”对小花面授机宜之后,小早川轻轻拨弄了一下她的耳垂对她说道。

  “为了达成姐姐的愿望,小花什么都可以牺牲!”小花双手紧拽成拳,看着对她表示着亲昵的小早川用力点头道。她需要小早川对她的信任,只有得到小早川的信任和倚重,今后她在神社的地位才会不一样。父亲失业了,家里仅仅依靠母亲在风俗店里挣的几个钱,根本不足以维持开销。她必须往上爬,不顾一切的往上爬。地位越高,金钱才会越多。有了足够的金钱,她才能买属于自己的香水。而不是和现在似的每天要对圣女说:我可以用您柜子里的香水吗?

  “很好!”小早川对于小花的绝对忠诚感到很满意,她决定此事办完之后,回到日本就提拔一下这个乖巧的侍女。

  “你身上喷的什么香水?”一整天时间,我只做成了一单生意,卖掉了一个花圈。看着抽屉里那孤单的50块钱,我觉得脑仁儿有些生疼。捱到了傍晚,我依旧早早关了店门回了家。一进家门,我就嗅到了一股子熟悉的香味。看着正在沙发上修剪着指甲的颜品茗,我坐到她身边问她道。她身上的香味,跟小花很相似。虽然我不懂香水,可是对于气味还是很敏感的。颜品茗和小花,应该使用的是同一种香水。

  “真我啊!怎么了?是不是闻不习惯?那你喜欢浓一点的,还是淡一点的?”见我问起香水,颜品茗停下了手里修剪指甲的动作抬头问我道。

  “多少钱一瓶?”说实话我其实还是蛮喜欢这种淡雅一点的香水味的,摸了摸下班,看着身材玲珑突凸的颜品茗问她道。

  “6-700块钱吧,国内买比在香港要贵1-200!”颜品茗将头发向后一捋,露出了洁白的脖颈说道。这,不单是一国两制,还一国两价了。我闻言在心里说道。

  “你怎么问起这个了?想买香水去勾搭女孩子?”颜品茗见我总是在问关于香水的事情,冲我挑了挑眉毛轻声问道。

  “不是,是我白事铺子旁边,新开的一家服装店的店员,好像也是用的这种香水!”我一听价格,心里就开始琢磨起小花来。一个连租金都得一个月一付的女孩子,居然舍得用这么贵的香水?这和男人抽烟应该差不多,如果说我现在手里的钱只能付得起一个月的房租了,我是绝对舍不得拿6-700块钱出来抽烟的!

  “那店员挺舍得花钱的啊!”颜品茗闻言说道。

  “大哥,吃早餐!”隔天早上,我依然准点开了店门。我想看看今天能不能卖出两个花圈去。才一开店门,小花手捧着一碗牛肉面走了进来,将碗摆放在柜台上之后柔声对我说道。我闻言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难道倒贴的戏码终于在我身上上演了?我心中如是说道。

  “后天,后天是我的生日。我,我们姐妹想请大哥一起去庆祝一下。”小花站在那里,手指绞动着衣角,似乎是鼓足了全部的勇气,才对我发出了这番邀请。过生日?我跟这妞之间的关系,啥时候变得这么亲密了?我抽动了两下鼻子,店里不仅仅有牛肉面的香味,而且还有那个名为真我的香水味道。

  “这个,提前祝你生日快乐了啊!只是我很忙,不知道到时候有没有时间去跟你庆祝的。谢谢你的早餐,你才开始做生意,也不容易,这是早餐钱!”我喜欢美女,可那也只是仅限于看看而已。真要我跟人家见没两次就发生点什么超友谊的关系,那种事情我是决计做不出来的!掏出钱包,从里面拿出十块钱来放到柜台上,我耸耸肩对小花说道。

  “哦,这样啊!”小花没有去拿柜台上的钱,只是显得很失望的转身离去了。在她转身之际,我隐约看见了她眼角挂着的泪花。

  “小凡,小凡?你对人姑娘做什么了?刚才我怎么看见隔壁的小花哭了?”小花离开不久,热心肠的鲁阿姨就走了进来。一把拉住我拿着筷子正准备吃面的手连声问道。听她话的意思,似乎就在刚才那么一会儿工夫,我就开着店门把人姑娘怎么样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