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499章 身受重创
  “临,兵,斗,者,皆,阵,列......!”小早川挥动着白幡凭空每挥舞一下,嘴里就会低声吟唱一声。虽然她吟唱的是日文,但是从发音上我大致还是可以猜出念的是什么。不等她将在前两个字念出口(日版是在前,正宗的华夏版本是前行),我便指挥顾纤纤一个闪现到她的身边,一伞向她扫去打断了她的吟唱!

  打断了小早川的吟唱,她幡里的式神自然也就召唤不出来了。受到反噬的小早川一口鲜血喷到幡上,故技重施的想要释放出幡里的恶鬼来对我进行攻击。顾纤纤一路随我经历了许多战斗,要说经验不可谓不足。眼看小早川如此作态,一个漫天花雨就朝她打了过去。要么小早川拼着挨她这一下强行释放幡里的恶鬼,要么她就要停下动作,对空中那些飘洒而下的花瓣进行规避。

  “砰啪!”就在我准备跟顾纤纤联手一鼓作气将进退失据的小早川拿下的时候,一声枪响传来。街道对面一幢高约7层的大楼里,一个身披吉利服的狙击手对着我扣动了扳机。狙击手的准备工作做得很到位,他身上的吉利服很好的将他的身形掩饰住了,以至于没有人发现他的存在。一直隐忍到此时,他才打出了这志在必得的一枪。

  等我听到枪响,子弹已经到了我的脑后。急切之中,我顾不得对小早川进行追击,随手抓过来一个神社成员垫在了身后。狙击枪的威力可远远不是手枪所能比拟的,子弹打进了我身后的肉垫体内。将他上半身打得稀烂之后,撞击到我的身上。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冲我后背传来,我身不由己地随着那股冲击力向前飞了出去。一直摔到身前房屋的墙壁上,将墙壁砸得嘭一身闷响才停了下来。

  “杀了那两个老东西!”小早川见状隐进属下们的保护圈内,白幡指着我父母离去的方向厉声喝道。而我被刚才那一枪打得七荤八素之后,甩甩头将将清醒过来,就听见了她的这声喊叫。虽然她喊的是日文,但是恍惚间我见她白幡所指之处,就明白这个女人要干什么了!

  “狗.日.的!”我口中大骂一句,起身就向即将消失在街头的父母身边跑去!顾纤纤此时也顾不得许多了,一个闪身来到我身边,伸手架住我的胳膊带着我就加速前进起来。一时间我的身影在旁人眼中看起来,仅仅只剩下一道虚影。

  “砰啪!”狙击手领会到了小早川的指令,从窗口处探出半个身子,架枪就向我父母开了一枪。只是因为行动仓促,这一枪打到了一个尾随保护的天组同仁的腿上,将他的一条腿自膝盖以下打了个粉碎。子弹撕裂他的小腿,然后打进了地面,掀起了一块直径约50厘米大小的水泥块来!水泥块横着飞出去,砸到了父亲的身上,将他砸了一个趔趄。

  “快,保护他们撤离。目标在上边,压制住他!”负责保护我父母撤离的天组同仁发现了狙击手所处的位置,拔出腰间的手枪抬手就是几枪打了过去。这个时候,实在没有时间去思考会不会误伤大楼里的人了。

  “啪啪啪啪!”有了这个同仁的指引,原本负责维持外围持续的天组成员们纷纷转身,举枪就向狙击手所在的窗口进行了一番集火。也多亏了同仁们及时的压制射击,才让那个狙击手没有机会继续开枪。而顾纤纤此时带着我,已经赶到了父母身后。

  “快走!”我对负责保护二老的几个天组成员点点头,算是致谢了,随后将躺倒在地已经失去知觉的同仁背在身上说道。

  “仨儿!”母亲搀扶着一瘸一拐的父亲,拼尽全力的向街道尽头跑去。只要跑出这条直街,哪怕只是拐上一个小小的弯,我们就能脱离狙击手的视线,让他无功而返!

  7y:永V久z:免!M费看e小=B说jt

  “砰啪!”只是计划没有变化快,狙击手被压制住之后并没有继续留在原来的地方。他抱着狙击枪,迅速出了房间,沿着楼梯就爬到了楼顶。然后不顾被枪弹击中的危险,端枪就向我的母亲打来。母亲,在所有人心目中都是一个很神圣的称呼和存在。他很会挑选目标,他知道只要命中了我的母亲,那么对我的打击将是巨大的。甚至于我这辈子,或许都会因此而一蹶不振。

  子弹出膛的那一刻,这个狙击手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一个天组同仁双手持枪,一口气将弹匣里的子弹全都向他倾泻了过去。其中一颗子弹打在了天台的护栏上,形成了跳弹之后射进了狙击手的太阳穴内!狙击手的太阳穴被子弹穿出了一个血洞,一股血浆夹杂着脑浆从那里喷射了出来。然后就见他晃了几下,从楼顶摔落了下来,将停靠在楼下的一辆轿车的车顶整个都砸得凹陷了下去。

  “仨儿!”枪响的同时,母亲也有些跑不动了。她扶着父亲,回头看了看我喊了一声。我知道那个狙击手开枪了,我不知道他这一枪到底是打向了父亲还是打向了母亲。这是一道艰难的选择题,我必须要马上做出选择,是替父亲挡下这一枪,还是替母亲挡下这一枪。

  我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说时迟那时快,我肩头一使劲,将背后的同仁抛到一边,伸开双臂将父母尽皆揽到了怀里。子弹到了,它射穿了我身后的一根电线杆后打在我的后脑上,我的口鼻里喷出一道血箭,然后觉得眼前一片黑暗传来!我能感觉到我的颅内发生了剧烈的震荡,就算护身咒卸去了子弹绝大部分的动能,让它不能打进我的体内,可是那种猛烈的撞击也不是我所能承受的。

  “仨儿!”母亲的喊声传进耳内,随后我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黑暗之中,我似乎听见很多人在喊我的名字,又似乎身处在一片死寂之中。我徜徉在一种懒洋洋的感觉之中,什么都不想去想,也什么都不想去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