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03章 从头再来
  “这本道德经拿去好好看看吧,或许你现在的这种状态再读它,会有些新的领悟也说不定。”父亲从怀里拿出一本道德经塞进我的手里,伸手如同小时候那般摸了摸我的脸颊说道。

  “老子还差点忘了,你小子把以前的事情忘了个干净,想必从前老子叮嘱你的话也不记得了吧?”父亲陪我说了会儿话,转身就要离开。走了两步忽然一拍额头停下脚步转身道。

  “父亲有何话要叮嘱儿子?”闻言我有些不解的迎前两步问道。

  “你体内那个顾纤纤,在没有跟顾翩翩双魂合一之前,你万万不可和她做那苟且之事。记住没?实在要是憋闷,把脸不要了先把顾翩翩拿下。要是觉得下不去手,不是还有个姓颜的闺女么。总之跟谁都没问题,就是不能跟顾纤纤。老子这是为你好,记住了啊!”父亲的这番话直说得我瞠目结舌,无言以对。

  “修道修道,孤阴不生孤阳不长,阴阳调和方能大成。反正你小子看着办吧,老子走了!对了,十八托老子给你带个好儿,说等把琐碎事情都料理好了就来看你。他升官了,现在是十三狱的狱长,地位比以前高多了。还有地府那些事情,暂时...唉,你特么都不记得了,老子还跟你说这么多干嘛?等你想起来了再说吧。走了走了!”父亲说着话伸手使劲揉了揉我的脸颊后这才挥手离去,只留下我一个人站在那里愣愣出神。

  “官人,也不晓得妾身何时才能和翩翩合一。先说好,在妾身跟她合一之前,你不许和她还有那个姓颜的苟且。官人,要雨露均沾呢......”等父亲消失踪影之后,顾纤纤忽而出现在我身后娇滴滴地说道。一句雨露均沾,当时就让我打了个冷颤。

  “小凡,小凡!”一通好睡,一个好梦。恍惚间我听到有人在那里喊着我的名字。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后我睁开眼睛,天色却是大亮,顾翩翩正站在我的床头轻轻摇晃着我的肩膀轻声喊着我。

  PF最$新gC章%节上

  “天亮了?”我翻身从床上下来,走到窗户边上透过纱帘看了看窗外然后回身说道。

  “我熬了粥,你洗漱好就下来吃啊!快把衣服穿好,别着凉了!”裤衩有点紧,某个物件儿大早上的有点不老实的抬头了。顾翩翩瞥了一眼之后俏脸绯红的退出了门外,然后站在门口冲我说道。

  “官人体内洪荒之力充盈,隐约间似有勃发之意呢!”就在我略显尴尬之时,那个顾纤纤又窜到我的面前掩嘴调笑着我。没有理会这个妖艳的女鬼,我径直躬身走进了卫生间开始洗漱起来。至于为什么躬身,大家都懂的。

  “嘀嘀嘀......”端起碗来正喝着顾翩翩亲手熬的粥,我上衣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我放下碗筷,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随手就将电话给接通了!

  “你出院了?昨天我们的同志打电话给我,我才知道。伤势恢复得怎么样?”从电话里传来一个老头的声音在那里对我表示着关心。只是我压根对这个声音没什么印象。

  “你谁啊?”我将手机拿到眼前看了看,来电显示上屁都没有一个,只有一个通话时间在那里不停的跳动着。皱了皱眉头,我开口问道。

  “很抱歉,我忘了你失忆的事情。当时你的伤势太重,我们只能就近将你送到医疗手段相对最好的医院去就诊。如果有需要,组织上可以安排你去帝都的医院复诊的。”电话那头的声音顿了顿,然后充满了歉意的对我说道。

  “你是谁?”我现在除了不记得以前的事情,其他一切都很正常,所以我对去哪里复诊这种事情不是那么急迫。我失忆而已,不代表我变成了白痴。类似于我这种毛病其实我心里也有数,一切全部都要听天由命。运气好没准就完全康复了,运气不好没准这辈子我都想不起前20年的事情来。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起码我还记得我的父亲,还有两个美女不离不弃的照顾着我。

  “沈从良!”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轻叹,稍过片刻才缓缓开口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从良...好名字!”闻言由衷的赞了一句。

  “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好好养伤,有什么需要就给我打电话。对了,虽然你失忆了。可是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对你说一声。”沈从良在电话那头接着说道。

  “什么事情?”我端起碗喝了口粥,然后问他。

  “小早川和神波多一花逃了,我们牺牲了六个人也没留住她。不过她带来的那些手下,全军覆没。还有,你那个姨父我们已经抓起来了。当时要不是他诓骗你的父母去村外,小早川也不至于毫不费力的将他们擒获从而来要挟你了。毕竟村子里的人多,小早川就算手段再高,也不可能不惊动任何人就把二老给绑架了!”沈从良嘴里的小早川和什么一花的,甚至于包括我的父母,我都没有印象。在我脑海里,就只记得我的父亲叫程真一。以前是个道士,现在是只鬼,仅此而已。我静静的听完沈从良的叙述,然后轻声哦了一下。

  “你在家好好休养,在康复之前,组织上不会派你的任务了。还有,鉴于你的情况特殊,组织上决定专门派遣一组内勤人员对你进行24小时的保护!好吧暂时就这样了,有什么事情你随时给我打电话!”沈从良的话听到我的耳朵里,当时就让我一阵云里雾里。组织?内勤?这都是什么?我别是加入了什么邪.教了吧?我心里琢磨着!

  “道德经?”吃完了早餐,我转身上了楼。在整理床铺的时候,我发现了压在枕头下边的一本泛黄的线装书。拿起来一看,封面上写着道德经三个字。看见这本书,我记起来昨夜在梦中,父亲让我没事就多读读这本书的嘱咐来。走到窗边将窗户推开,我将烟灰缸放在窗台上,点了支烟靠在窗边就开始翻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