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06章 赢了才准走
  “东风!”老秦端起身边的茶缸子喝了一口,随手将手里的东风打了出来。牌打到半夜,他身前的抽屉里已经装了几百块零钱。他觉得今天自己的手气确实不错,要什么牌就来什么牌,想胡什么就能胡什么。家里的新房已经起了,如今打牌的手气又这么好,这难道是要转运的节奏么?老秦点了支烟,手指轻轻在麻将机上敲着,心中很是有些惬意!

  “大家等我会儿,我去上个厕所!”几圈牌打下来,老李一直在拖车(形容没胡什么牌,尽输钱了!)。心里一琢磨这不行啊,家里的婆娘一个月才给200的烟钱。眼看兜里的钱已经所剩无几了,他决定去厕所溜达一圈,换换运气!在小城这里有个说法,就是打牌的手气不好,去去厕所,或者吃过饭后会转运!真假是不知道,不过很多人先赢钱,吃过饭后倒输出去的事情倒是很常见。还有一种,就是四圈下来,摸风!东南西北摸到哪张,就坐哪个方位。

  “你小子是想转运吧?哈哈!快去,我们等你!”打了几个小时的牌,老秦精神上也有些掐不住了。闻言挥挥手,把牌一扑,起身伸了个懒腰说道。他家的婆娘,此时已经在房里鼾是鼾屁是屁了,指望她起来做宵夜已经是不可能。老秦摸了摸肚子,决定趁老李上厕所的时间去厨房给大家煮几碗豆丝吃吃提提精神。

  +¤¤S…

  “这特么,就剩20了。要是再输下去,连天亮都熬不到。”老秦家里就有厕所,可是人家是新房子,老李觉得自己在人家新房子里解决问题似乎有些不合适。走出了老秦的家,他点了支烟来到离屋子不远处的那个旧茅厕里尿了起来。打了几个哆嗦,甩了甩滴在鞋面上的尿渍,老李借着老秦家门口的灯光掏了掏衣兜,轻叹一声道。

  钱快输光了,可是现在这个点说散了也不合适。老李决定先回去接着打,看情况再做决定。要是赶回了本就没问题,要是把钱输光了,那时候再说散场相信老兄弟几个也不会对他有什么意见。

  “在屋里没觉得,外头真特么冷!”一阵冷风刮过,老李不由打了个冷颤。将身上的衣服裹了裹,嘴里嘟囔着就往老秦家走去。老秦家门口的路灯泛起了一圈光晕,将乡间土路映照得朦朦胧胧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长时间打牌的原因,老李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发花,不远处的那盏路灯看在眼里有些模糊的感觉。

  “老李,上个厕所去了半个小时,老子以为你掉茅坑里去了呢!快来吃豆丝,吃完接着打牌!”三缺一,等老秦把豆丝煮好,招呼李青和他师父吃完之后,三个人又抽了根烟,老李才从外头推门进来!老秦将放在麻将机上的豆丝往落座的老李面前推了推说道。

  “不吃了,开始打吧!”老李低着头将还温热着的豆丝推回老秦面前瓮声道。

  “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看。打牌都是有输有赢的,是不是没钱了?我借你点儿,说好了要还的啊!”老秦看着老李那张苍白的脸,扔了支烟过去后拉开面前的抽屉从里面数了100块钱递过去道。天亮就要准备贺屋酒了,他不想多年的老友因为输钱而不愉快。

  “我有钱!”老李从兜里摸出一沓百元大钞来放在面前说道。

  “老李发财了,这都有一万吧?你莫不是中奖了?”老秦看着那厚厚一沓钞票眨么眨么眼问道。老李家境一般,作为老友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了。这一见从未阔过的老友忽然阔了起来,他第一个反应就是中奖了。要不然凭老李家里的环境,哪里会有这一万块?

  “不偷不抢,别人给的。打吧!”老李头也不抬的将方才扑倒在桌上的麻将立了起来,仔细看着面前的麻将牌说道。

  “这,都说钱随大伴,这话还真没错。老李把一万块往桌上一扔,这手气......”过了个把小时,老秦不光将之前赢的几百吐了出去,自己还倒贴出去好几十。咽了口唾沫,老秦起身回屋又拿了几百揣身上出来说道。不仅他输了,作陪的李青和师父也没能幸免。

  “这个,咱们不打了吧!还有两三个小时就天亮了,大家休息一下,天亮过来帮忙怎么样?”又过一小时,李青和师父兜里的钱已经输了个一干二净。看了看徒弟,师父起身说道。见过赢钱的,他没见过老李这般赢法。牌道手里不出三张就胡,照这样下去,得要多少钱输?

  “都别走,接着打!”出乎意料的是,输家提出散场,老李这个赢家似乎还不情愿的样子。将牌都推进麻将机里,他一抬手坐在那里说道。

  “我说老李,你今晚赢了不少了。够你抽几个月的烟了,散了吧散了吧!觉得不过瘾,明天中午咱们喝过贺屋酒再接着打!”老秦也觉得今晚老李的手气好得不像话,见李青和他师父有意散场,也随之起身对犹自坐在那里不动的老李说道。牌技再高,也顶不住人家手气好。他想等中午喝过酒,再找机会翻本。眼下,还是算了吧!

  “我说,谁都不许走,接着打!”见眼前三个人都不想陪自己打牌了,老李忽然将手往麻将桌上一拍,抬起他那张显得有些乌青的脸吼了一声。一巴掌拍下来,屋子里的灯也随之灭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团笼罩在麻将桌四周围的碧绿色的光线。光线打哪里来,李青三人不知道。但是他们知道,眼前的老李绝对不正常。

  “老李,你这是......”老秦想迈步向外走,却被老李那阴测测的目光盯得停下了脚步。他搓着手,哈着腰对面前这个不像是老李为人的老李问了一句。

  “打牌,赢了才能走,输了的留下!”老李将面前那一沓钞票平分为四摞,分别码放到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上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