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09章 泥瓦匠
  一场牌打得医院里躺了两个,棺材里躺了两个。张道玄收了辛苦费,坐着经理的皮卡就直奔乡村而去。等他到时,整个村子俨然已经陷入了悲伤和哀嚎之中。要是论起来,村子里的人大多都会拐弯抹角的沾些亲,带些故。所以这一下两家办丧事,全村只要能动弹的人全都去了。再怎么说也是个亲戚,亲戚家办丧事要是不去,会被人说没人情味的!不过大家是分成两拨,一拨去了老秦家,一拨则是去了老李家。

  “这就是那个老秦家吧?”张道玄顺着哭声走进村里,来到一幢墙皮雪白,上头还贴了瓷砖的新房门前问身边的经理道。

  “应该是吧!”经理看着堂屋里摆着的黑漆棺材,觉得身上有些发冷,向后退了两步之后答道。

  “既然来了,就进去上柱香吧!”张道玄见经理胆怯的样子,心里暗笑一声然后迈步向灵堂走去道。进了灵堂,张道玄径直走到香案跟前拿起一炷香就着烛火点燃,神情肃穆地双手拈香鞠了三躬。

  农村人讲规矩,尤其是老规矩。家里但凡有事情,不管是喜事还是丧事,进门就是客。虽然不认识张道玄他们,可是跪在灵堂里的孝子贤孙们等他们上过香祭拜过之后,还是纷纷叩头还拜起来!而其他的亲戚六转,七大姑八大姨们见有人来祭拜,也随之加大了嚎啕的声音。办丧事的家里,哭的人越多,哭得越凶,就证明这家人人脉广博。别小看了这哭丧,其实也是人们会拿来相互比较的一件事情。

  人生就是在无所不在的比较之中度过的。谁比谁家多一只鸡,谁比谁家多个孩子,谁比谁家一年多挣多少钱。谁家买房子了,谁家买车了,谁家又换老婆了。诸如此类都是可以拿来比较的。或许用比较这个词不是很准确,用攀比更为合适一些。有人说人生就是一个牢狱,而建立牢狱的人,往往正是我们自己。

  “贫道云游至此,说句居士不爱听的话,此间煞气萦绕,恐不利屋主啊!”张道玄还礼之后走到死者的遗孀身前,挨着她蹲下身来轻声说道。不利是肯定的,有利的话人家也不会挂掉不是?只是老秦的家人此时正沉浸在悲痛之中,听他这么一说,纷纷抬起头来等着他的下文。村里人信这个,如果说是起房子起出鬼来了,他们宁可把房子推了重建也不会让它去祸害亲人的。

  “嗯哼,不知居士方不方便借一步说话?”张道玄看了看那些前来奔丧的人们,又轻声问老秦的遗孀道。人多眼杂,灵堂之中确实不是一个谈话的好地方。

  “道长要说什么?是不是我这幢房子有什么问题?”村里人实诚,听张道玄自称贫道也就信了他的身份。老秦的儿子带着母亲和张道玄上了二楼,安排他们坐到沙发上之后开口问道。刚才张道玄的那句不利屋主他可是听得真真的,父亲走了,这幢房子的屋主可不就是他了么?他决定跟眼前这个看起来道貌岸然的道士问个明白。

  “当然有问题,贫道自打进了村就被一股子煞气引了过来。要不然这么大的村子,贫道旁的家庭不去,偏偏来居士家呢?不知道居士这幢房子,是请的何方泥瓦匠盖的?”张道玄瞥了身边的经理一眼,警告他别多嘴,然后抬手一拂须开口问孝子道。张道玄这么问是有道理的,一般农村盖房子,泥瓦匠首先就得罪不得。心胸宽阔的人还罢,若是遇上了那种斤斤计较的,在建房子的过程中在屋子里埋点什么容易招煞的东西。这户人家轻则家底败空,重则家破人亡。

  “道长的意思是...”听张道玄这么一问,孝子当时就明白了他想说什么。关于泥瓦匠的故事,他可是打小就听过不少的。只是这一次的泥瓦匠,请的是父亲的发小啊。两家几十年的交情,他不至于害人吧?孝子站在那里就开始琢磨起来。

  “泥瓦匠是父亲的好友,应该不会有问题吧?”人心隔肚皮,谁也不知道别人心里在想些什么。所以孝子说这番话的时候,底气不是那么足。

  “要是想害人,首选两个地方。一是门槛,二是房梁!居士稍后不如前去查看一二再下定论。”张道玄双手交叠在胸腹之间,半闭起双目说道。张道玄到现在也是在猜测,会不会这户人家被泥瓦匠给阴了。待会要是在门槛或是房梁那里找到了什么,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我这就去看,要真有东西......”孝子闻言转身就往楼下走去,嘴里咬牙说道。要真是泥瓦匠在害他们家,说不得他要找上门去闹个天翻地覆。

  “请各位乡亲做个见证,我现在要把门槛给起了。”孝子走到灵堂之上,对着四周前来奔丧的乡邻和亲戚们磕了个响头之后站起身来大声道。这话一出口,顿时就引起了一阵议论声。大家都是在村子里出生长大的,小时候所听到的故事也都大致相仿。孝子这么说,岂不是代表有泥瓦匠在盖房子的时候害人?

  “我们来帮忙!”几个跟孝子相交不错的后生从外边挤进来拍着胸脯道。

  “一,二!”几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找来了撬杠,齐声喊了个号子一使劲,就将那方用长条石砌成的门槛给撬翻过去。门槛底下,俨然被压了一双布鞋。

  “嚯!”一间门槛下边果然有东西,众乡邻们齐齐发出一声惊叹来。这今天能害老秦家,明天指不定又会害谁家呢。惊叹之后,有人就开始打听起这次给老秦家盖房子的泥瓦匠们来。有住在老秦家左右,了解情况的人马上就把泥瓦匠们的姓名和住址给泄露了出去。都是住在附近的人,平常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谁还不清楚谁啊?

  “找他们去!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当时就有人操起扁担,锄头转身向泥瓦匠的家里走去。一人带头,众人齐齐跟进。今日讨不来个说法,他们真的敢把泥瓦匠给生生打死!

  C最新章d}节上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