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11章 揭开的疮疤
  “你不用这么瞪着我,这种事情换做你,恐怕你忍不了半辈子。要不是我快死了,我还会继续忍下去,继续跟你父亲装作关系很好的样子。我得了肺癌,晚期了,没几天活头了。要问我在死之前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那就是带着你爹一起上路。他霸占你妈半辈子了,后半辈子他休想。哼哼!”马金彪冷笑了两声对小秦说道。

  “或许现在说这番话,对你妈有些影响。不过错不在她,大家议论两天也就过去了。话说完了,事情也做了,我就连自己的寿衣都买好了。要打死我就趁早,说不定过几天我就进了棺材。到那个时候你再想动手,可就没机会了。”马金彪将烟蒂扔到脚下,抬脚踩灭了它说道。死,他不怕。憋屈着过了半辈子,他觉得死对他来说反倒是一种解脱。至于怎么死,他压根也不在乎。被人打死和自己病死有个卵区别,到最后都要烧成灰。

  “原来是这样,那就难怪了......”乡邻们没想到今天居然能够听到这么爆炸性的新闻,纷纷在那里交头接耳着说道。就如同马金彪所说的那般,错不在女人,大家更多的是在那里表达着自己对老秦的不耻。朋友妻不可戏,虽说当年马金彪跟小秦他妈还没成婚。可你这墙角都挖到朋友家里去了,还是用的那种不光彩的手段,不是找死是什么?

  “老张,你说他们不会闹出人命来吧?”马金彪在诉说往事的同时,留在老秦家的张道玄正被经理拉到一旁问道。这家伙要是打死了人,万一事后警察追究起来,会不会判个教唆罪?经理心里想着在担心着这个事情。

  “不能,顶多那个泥瓦匠挨几下揍。村里不必城里,城里习惯了见死不救。村里不同,只要是外村人进去找茬儿。不管有理没理,同村的人肯定会先保住同村的人!不过,或许会打一次群架?死人是不会的了!”张道玄走到门口,看着被推翻的门槛说道。罪魁祸首找到了,现在就剩下把那双鞋的主人找到,然后烧些纸钱做个道场将他送走就是了。至于那个泥瓦匠,法院不会判他有罪的。因为这件事,本身就属于封建迷信嘛。封建迷信能够作为判罪的依据么?不能啊!

  9最新#U章R节¤‘上D)

  “回来了回来了!”过了半个钟头,等在村口的人们在那里嚷嚷了起来。张道玄闻声放眼看去,就看见小秦面色铁青的提着撬杠和破鞋回来了。这是没刚赢,吃亏了的节奏?张道玄远远看着小秦并不好看的脸色暗自猜度着。

  “怎么样?”小秦他妈率先迎了上去问着儿子。

  “没事!妈...咱们楼上说!”小秦深深看了自己的母亲一眼,然后长叹一声将她搀扶着向二楼走去道。他相信关于自己父母和那个马金彪之间的纠葛,很快就能传遍乡里。到时候说咸的说淡的人都有,他在担心自己的母亲能不能扛住那些人的闲言碎语。他很同情自己的母亲,因为整件事情,她受到的伤害无疑是最大的。

  “这是你马叔对你说的?他把事情都说出来了?他为什么要说出来,都忍了一辈子了,为什么不继续忍下去!”等小秦把马金彪的话原原本本对母亲说了一遍之后,他的母亲有些歇斯底里的在那里痛哭了起来。这是一段她想忘却的往事,她不想再提起来。可是今天,这个伤疤却生生被人揭开了。

  “妈,这事是真的?我爸当年......”小秦话没说完,就被母亲一个嘴巴子给扇断了。在她看来,这是丑事,丑事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

  “把你爸送上山,这件事不许再提!”女人抬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抹干净眼泪对儿子说道。说完,转身向楼下灵堂走去。

  老秦第二天就出殡了,张道玄想去邻村找那个马金彪问清楚,他害人的那双鞋是打哪儿来的。可是到了村子里,却发现马金彪家已经是人去楼空。村民们说,老马知道自己不行了,决定去一个没人认识他的地方等死。在马金彪离开村子之前,把积蓄都拿出来给了乡亲们。他说这里怎么样也是他的家,谢谢大家这些年来对他的关心。

  线索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不找到这双鞋的主人,不把他送走,老秦家是安生不了的。不仅老秦家安生不了,就连躺在医院的那两位,怕是也醒不过来!可是没有线索,让他又去哪里找呢?一时间张道玄觉得这么麻烦的事情,自己只问那经理要了四万块,真是亏大发了!

  “师兄,师兄?”我正在家里翻看着道德经,身边的顾翩翩则是在那里替我剥着糖纸。而颜品茗则是在厨房熬煮着莲子羹。失忆之后我喜欢吃甜食,于是她们就每天换着花样给我买甜的东西吃。张嘴将顾翩翩递到嘴边的一颗椰子糖含进去,就听见门外传来一老头儿的声音。我记得他,他说他叫张道玄,是我的师弟。

  “老头儿你来干嘛?”我喊着糖果,嘴里模糊不清的冲站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张道玄问道。师弟?多大年纪了?怎么就是我的师弟了呢?我对这个贼眉鼠眼的老头儿提防心甚重的想道。

  “进来吧,你别见怪,他现在连我们都不记得了!”顾翩翩很有主妇风范的将张道玄迎了进来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师兄遭此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期。”张道玄点头哈腰的换上拖鞋,然后凑到我跟前说道。

  “师兄,有个事儿想要问问你!”坐到我的身边,半晌没见我理他。张道玄讪笑两声开口对我说道。

  “啥事?我记得你欠我的钱。这事儿不用问,别想赖账!”我将嘴里的糖果嚼碎了咽下去对他说道。我现在知道我有钱,有钱人肯定借出去不少外债。这老头儿不会是想来试探我还记不记得他欠债的事情的吧?我在心里猜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