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12章 寻踪
  “额,师兄,师弟我不曾欠你钱!”张道玄一听到钱字,马上就紧张了起来。

  “他不欠我钱?不欠我钱你来干嘛?”我闻言先是看向顾翩翩,见她很确定的点头。之后才回身看向张道玄问他道。

  “师兄是这么个情况......”见我问他,张道玄向我身边凑了凑,掏出支烟来递我嘴里。然后又殷勤的将烟替我点上,这才开口说起了村子里的事情。我一边抽着烟,一边聚精会神的听着身前这老道在那里讲述着。

  “师兄?”张道玄讲完了,见我做沉思状在那里枯坐着。老半天,才轻声喊了我一句。

  “精彩,这故事要是改编成电视剧多有看头。”我醒过神来拍拍巴掌对他赞许的道。

  “额,这个,师兄,这不是故事......师兄,你果然把以前的事情都忘记了!”张道玄见我在那里质疑他,不仅没恼,反而眼眶一红哽咽着道。

  “你哭什么?”见张道玄哭了,我心中没有由来的一暖,抽出一张纸巾塞到他的手里问道。我忽然很想知道,这个张道玄和我到底是什么关系。到目前为止,在我面前流泪的,只有顾翩翩两女,今天加上他也才三个而已。能够为了异性流眼泪,那是代表了感情。可是为了同性流泪......想到这里,我打了个冷颤!

  “好了好了,其实这事简单。不就是双破鞋么?那个马金彪也不至于为了双破鞋跑到很远的地方去,而且他还生着病,他的身体状况也不允许他跑太远。你说这鞋应该是从坟里挖出来的,那就更好办了,先围着他家附近的坟山找一遍,看看有没有坟茔有挖动过的痕迹。其次就是打听一下,份里埋着的,生前是不是喜欢打牌赌博。按我想的话,生前是个什么人,死后就是个什么鬼。两样都齐了,也就八.九不离十了!”我起身接过颜品茗递来的莲子羹,用调羹挑了一点尝了尝对身边捧碗看着我的张道玄点拨道。

  “师兄,你还是那么聪明!”张道玄闻言茅塞顿开,放下碗起身对我一拱手奉承道。

  “我跟这个张道玄,以前真的很熟?”吃完莲子羹,张道玄这才起身告退。等他走后,我拿起杯子喝了口水问身边寸步不离的顾翩翩道。

  “是啊,以前这个张道玄,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都喜欢来问你的。”顾翩翩起身往我杯子里续了些开水,然后坐到我身边替我剥了颗糖道。

  “原来这老道,还真是我的熟人故旧!”我信顾翩翩,听她都这么说了,随即也就信了张道玄真是我的故交这档子事情。

  “我说老张,接下来的事情你可要办妥啊。我那两个工人啥时候能醒过来?”出了我家,张道玄来到品茗小筑门口。正在指挥着工人们施工的经理一见他,连忙赶过来问道。

  n|更y新e&最◎快上iC+

  “很快,很快,你别急。知道我刚才去干嘛去了么?我去找我师兄问计去了。现在妥了,不出两天,我一定给你把事情给办得妥妥的!”张道玄心说顶多再去一次乡下,只要把那双破鞋的出处给找到,然后祭祀一番超度超度,也就大功告成了。见那经理着急的样子,伸手拍了拍他的胸口允诺道。

  “那我可就万事拜托你了!”经理闻言脸色轻松了许多,他倒不是真的关心李青他们。现在哪里还有这么好心的老板?只是之前张道玄的一句话被他听到心里去了而已,那就万一两个工人死了,家属要是找他闹该怎么办?几十万块钱他有,可是不能在公司里开这个先河啊。有了先例,以后工人们有点事情就来闹,他还怎么进行管理?

  “放心吧,给我派个司机,我现在就去老姜他们那里。”张道玄信心满满的对经理说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早点把事情做完,他也可以早点静心从那些旧书里找到医治我的方法来!

  “那个老乡啊,跟你打听个事情呗!你们这村儿,以前谁最爱赌博?”经理安排了一个司机送张道玄到了村子里,张道玄找到了马金彪的住处,进到他家隔壁的邻居家里,递了支烟过去后问人道。

  “赌博?你是问谁最爱打牌吧!这十里八乡,谁还不打个牌消遣消遣。”老乡接过张道玄递来的烟,点着了之后给张道玄倒了杯开水说道。在他们心中,赌博和打牌的区别不大,都是想把别人的钱弄到自己荷包来的把戏。

  “总有人跟别人不一样吧,或者打得大一些,或者牌品差一些什么的。”张道玄接过开水道了声谢,然后接着又问道。

  “你打听这个做什么?你是派出所的?”张道玄死盯着打牌这事问,让人家心里警觉了起来。虽说乡里的派出所基本上不会管村民们打不打牌,打多大的牌。可要是有人举报什么的,他们还是得出警逮几个人回去交差的。这老乡可不想自己成为下一个交罚款的人。

  “实话对老乡说,其实我是一个道士,此次也是受人之托......说起来,这可都是你们村那个马金彪所赐。如果不找到那双破鞋的来历,送不走那个赌鬼。今天或许是老秦,明天又或许...嘿嘿!”张道玄闻言,添油加醋的说道。说完,还看着眼前这个村民冷笑了两声。

  “道长可别吓唬我,这事真这么邪性?马金彪,可把我们害惨了。”村里人信佛信道强过信律法,一见张道玄这道骨仙风的样子不似作伪,当下就跳脚大骂着马金彪。浑不顾之前人家还给过他几百块钱,两人还曾对望欷歔感叹的事情来。

  “所以老乡,活的不论。你回忆一下那些死去的人中,有谁是生前嗜赌成性,或者是因赌而亡的。我早一天把事情了了,大家也能早一天睡个踏实觉不是?这要是拖下去,万一哪天你们打牌......打着打着打挂了...是吧?”张道玄见把人唬住了,赶忙又加了把柴接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