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13章 真相渐近
  “至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王,王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入夜,我半靠在沙发上翻阅着道德经。不经意间读到这一段,似乎觉得有一道清流向脑后流去。先前觉得有些麻木的患处,居然起了一片清凉惬意之感。

  6正版首j发~

  “父亲给我的道德经果然有用,难道我的记忆要恢复了?”我心中大喜着。

  “官人,接着读,你脑后的淤血似乎有些松动了!”就在我心里大喜,准备起身招呼顾翩翩过来分享自己的喜悦之时,脑内忽然传来了顾纤纤的声音。闻声我不敢停顿,深吸几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埋头继续读起了手上的经书。只是往后翻去,却怎么也找不到刚才的那种感觉了。

  “接着读刚才那段!”我将经书向前翻了几页,找到了方才默诵时产生过感应的那一段。失去记忆的这段时间,我心里充满了不安全感。因为身边除了顾翩翩和颜品茗,我不知道应该相信谁。现在我睡觉的时候,连个梦都不会做。梦由心生,没有了记忆,我的大脑基本处于空白的状态之中,又何来梦境?或许正是因为我脑海中不存在杂念了,这经文才能让我有更深的理解吧!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是上次父亲见我的时候对我说过的,我坚信不疑!

  “至虚极,守静笃......”家中的客厅里,只有我轻诵经文的声音在那里环绕着。顾翩翩她们害怕打搅到我,甚至连电视都没有开。两女只是安静的坐在我身边,静静地看着我轻诵着让她们觉得很枯燥的道德经!或许是刚才打断过诵经的原因,又或者我的心没有刚才那么静。同样一段经文,刚才和现在带给我的感觉截然不同。我的脑海中再也找不到刚才那种惬意,安静,如同清流洗脑般的感觉了。

  “官人,你的心急躁了。再诵下去也无益,让脑子歇歇,等心静下来再诵吧!”如此诵了不知道多少遍,我的心不仅没有静下来,反而因为找不到之前的感觉而显得烦躁了起来。顾纤纤在我脑中轻叹一声,随后出声劝慰着我道。

  “也好!”我放下经书,从面前碟子里拿起一颗糖果扔进嘴里闭目养神起来。

  “小凡你念完经了?”昏昏欲睡的顾翩翩和颜品茗忽然觉得耳根清净了起来,睁开惺忪的双眼齐齐看向我问道。

  “念完了,似乎刚才找到了一些感觉,可是刻意去读,却又什么感觉都没有!”我睁眼看向两女,有些颓然的说道。她们这段时间对我很好,我也相信我跟她们之间存在着深厚的感情。可是我相信没有用啊,我的大脑根本就找不出以往跟她们交集的种种。我只是自我暗示着她们有感情,心里却没有这样的感觉,这让我很苦恼。

  “道家不是讲究个清静无为,顺其自然吗?就跟泡茶一样,好茶都不是刻意泡就泡的出来的。要环境,心情,水质,甚至于那一刻的感悟几相结合,才可能泡出一杯让人不忍品尝的茶水来。我们都知道你很想恢复记忆,我们也很想你能早点恢复记忆。只是小凡,恢不恢复又有什么关系?你依旧是程小凡,我们依然在这里陪着你。或许等你释然的那一天,那些失去的记忆又回来了呢?”颜品茗起身走到我身边,伸出手替我轻轻按摩着太阳穴在我耳边轻轻说着。

  “是啊,就算你什么都不记得,我们依然会陪在你身边。其实也不错啊,顶多我们重新恋爱一次。”顾翩翩闻言亦是走过来,端起茶几上的温开水递到我手中娇脆的说道。

  “重新恋爱一次?以前是我追你,还是你追我来着?”两女的安慰让我心里很是感动,看向顾翩翩我开口问她道。

  “当然是你追的我,很费力才追到的哦,所以你要珍惜。”顾翩翩俏脸微红着对我说道。

  “好吧!”我下意识的抬手在她的脸上轻抚了一把说道。做完这个动作,我愣住了。刚才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我是那么自然而然。顾翩翩也愣住了,和我不同,她的眼中闪烁着一丝惊喜。她记得这个动作,是我以前经常对她做的。难道他真的快恢复了?顾翩翩轻轻捉住我的手掌,心中很是期盼。

  “道长,今晚就在我家休息吧。明天我多喊几个后生,咱们一起去祖坟山看看再说。”是夜,张道玄住在了村子里马金彪的邻居家。根据邻居的回忆,全村赌性最大的,不是别人,正是这马金彪的父亲。曾经他是全村最肯吃苦的人,也是聪明的人。在别人还在苦扒着那一亩三分地的时候,他就去了城里做起了泥瓦匠。在城里人一个月还拿着几十块钱工资的时候,他就已经月入2-300了。

  在邻居们还在住土砖房的时候,他就起了一间红砖大瓦房。当时一度成为了全村的偶像,甚至在全乡也有了些名气。跟马金彪他娘结婚的时候,聘礼足足给了1000块!那个时候,据说在城里摆一桌很像样的酒席,连酒水加上香烟糖果什么的也不过百把块钱。十块钱的大团结,足足100张。一时间真是乡邻震动,很多女人都在羡慕马金彪他娘。

  可是后来,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他喜欢上了打牌。也不出去做工了,终日里就在几个村子里来回晃悠。一毛两毛的不嫌小,十块八块的不嫌大。乡邻知道他手上有钱,于是就有人做局开始骗他的钱。如此过了几年,家底逐渐败光了。加上家里有了三个孩子,生活的重担逐渐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以前出入受人敬仰的人,逐渐为人耻笑。那些曾经羡慕他的人,后来也开始对他冷嘲热讽起来。在一个晚上,他买了瓶敌敌畏跟自家媳妇一同就那么去了,只留下三个孩子在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