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15章 破鞋
  “果然是这里!”次日一早,张道玄就跟着几个带着工具的青壮一起去了村民们的祖坟山。山上枯草荆棘丛生,墓碑密布。坟头上的花圈已经被风雨侵蚀得失去了颜色,就那么破败的插在那里。一阵山风吹来,啪啦啦发出一阵破纸招摇的声音。顺着坟头一路看下去,张道玄很快就发现了端倪。他指着一处坟包上回填过的新土对身边的人招呼了一声。众人拨开墓碑前的杂草一看,正是马金彪父亲的坟茔。

  “挖开看看!”张道玄抬手一抚须冲身边的青壮们说道。说完却没有见众人有什么动静,回头一看,却是看见青壮们站在那里面露难色着。在这里,挖人祖坟可是一件犯大忌的事情。当然,如果打着考古的幌子那又不一样了。

  “拿锄头来!”张道玄一伸手冲那些迟疑不前的青壮们说道。见有人愿意当出头鸟,众人纷纷递过了手里的工具。封建迷信什么的,大家都是宁可信其有的。等张道玄拿起锄头开始刨坟之后,大家纷纷立在那里开始双手合十,同时在心中念念有词着:有怪莫怪,不干我们的事。要是冲撞了先人,直管去找这个老头儿算账吧!

  刷刷几下张道玄就把坟头刨开了一个洞,他本身则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并不是他体力上有过人之处,而是这个坟头本身之前就已经被人挖开过。这些土不过是后来重新回填的,所以再次挖掘起来显得轻松许多。一具已经腐烂不堪的薄棺从土里露出了真容,棺材里隐隐有一股子糜烂的味道传了出来,这让除了张道玄之外的众人齐齐向后退了几步。

  透过烂穿了棺材板子看进去,就见一具泛黄的骷髅躺在那里,身上穿着的寿衣已经变得褴褛不堪,骷髅脚上的鞋子已然不见。至此,张道玄已经完全可以肯定马金彪用来害人的那双鞋就是从这里拿走的。

  “唉!”张道玄将坟头的土回填好之后,轻叹一声作了一揖转身向山下走去。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去老秦家拿回那双鞋然后回到这里将鞋子物归原主,然后焚香点烛好生祭奠一番好让亡魂安息。

  “叭叭叭!”离开了马金彪居住的那个村子,张道玄起身往老秦家所在的村子走去。进村之后,他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老秦家门前。大白天的,老秦家的家门却是紧闭着。他站在门前,伸手轻轻在门上敲了起来。

  “吱嘎!”好半天,一直到张道玄的手都敲疼了,老秦家的大门才被打开了一道缝隙。一双赤红的眼睛从里面向外窥视着,一见张道玄,就准备将门再度关上。

  “女居士,才隔不过两日,莫非不认得贫道了?”张道玄被那双眼睛吓了一跳,见人家要关门,连忙伸手顶住大门问道。

  “你来干什么!”女人紧推了两下,奈何力气不如张道玄。眼看大门关不上,索性松手任由张道玄进了屋。不过神色言语之中,并不欢迎这个道士的到来。

  “不瞒居士,贫道此番前来是拿鞋的!”张道玄看了眼前这个女人一眼,随后一稽首直言不讳道。

  “鞋?什么鞋!”女人闻言问道!

  “就是那天在居士家门槛里发现的那双破鞋。想必居士家留下也没什么作用,不如交与贫道拿去焚化,也好还居士家一个安稳!”张道玄背手环顾着冷清的屋子对那女人说道。不知为何,今日再来,这幢房子却给他一种极其不舒服的感觉。

  “你真要那双鞋?”女人闻言似乎吃了一惊的样子。

  “当然,莫非女居士舍不得?”张道玄看着女人憔悴的样子有些纳闷。

  “一双破鞋,我有什么舍不得的。拿走吧,拿走吧。”女人说话间转身进了屋子,从自己卧室里提着双破鞋走出来,啪一声交到张道玄手中说道。

  “如此,贫道告辞了!”张道玄破鞋到手,也不多做停留,转身又马不停蹄的向邻村走去。他准备抢在天黑之前将这双鞋带到坟头焚化掉,然后多烧元宝纸钱,平息掉鞋子里所蕴含着的怨煞之气!不出意外的话,今晚躺在医院里的那两个人应该就会醒过来了吧。走在路上,他在心中如此想道。

  “多谢列祖列宗,多谢列祖列宗,终于把他们送走了。不是晚辈要存心害人,是这个道士自己找上门来拿走的。祖宗莫怪,祖宗莫怪!”等到张道玄离开之后,那妇人连忙将大门打开,转身跪倒堂屋里四方叩拜了起来。随着破鞋被张道玄带走,屋子里的阴煞之气也逐渐消融了。

  、@$永L》久V免`费,d看◎◎小说H

  “妈,你跪在地上干什么?”一夜好睡,小秦终于恢复了精神。起床之后顺着楼梯走下来,正看见自己的母亲跪倒在堂屋不停地磕头念念有词着。打了个哈欠,他上前扶起母亲问道。

  “没事,没事,妈在祈求祖宗给咱家送个大胖孙子回来呢。儿子,等你爸七七过完,咱们就把事情给定下来吧!”妇人从地上起身,看着儿子说道。儿子那张跟老秦有七八分相似的面庞,让她想起了老秦,想起了昨夜发生的事情。她不知道自己昨晚做的决定是不是正确的,她只是不想太早离开儿子,她想抱上孙子,然后看着孙子再生儿子。

  “不要码牌!”妇人脑海中浮现出昨夜的种种来!老秦艰难地扭过头,看着她拼力喊道。

  “不码他就魂飞魄散!”冤魂手上的力道又加强了几分。

  “我,我!”妇人眼角滴落下几滴泪水,双手却渐渐握紧了。

  “哈哈哈,我那个怂儿子居然为了你这个女人一生不娶。”冤魂看着紧握双拳的女人,哈哈大笑着松开了掐住老秦脖子上的手。他不会让老秦魂飞魄散,他要把这夫妻俩带下去,给自己那个怂儿子为奴为仆。

  “这场牌你一天不打,我就一天不会离开。你别想着把鞋扔了,没用的。除非是有人主动拿走,不过谁会要这双鞋呢?今天算你运气好,明天晚上我们继续!”妇人紧握着双手不去码牌,好不容易熬到了天色放亮,冤魂心有不甘的化为一团虚影,然后对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