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26章 洞底寻人
  “你们刘书记呢?”半个小时之后,我登上了观音阁。因为刘建军提前打过招呼,所以我并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看着一群荷枪实弹,眼神警惕四顾的警察们,我开口问他们道。

  “刘书记下去了,他说你要是来了的话,就下去找他!”一个以前和我见过面的刑警走了过来对我说道。

  “给我把手电筒,这黑灯瞎火的让我怎么下去!”我跟着那刑警走到了莲花座旁边,冲下边探了探头说道。虽然我记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可是对于道术方面,我脑海中依旧是一片空白。我甚至不记得,我以前还曾经会过道术这一茬来。

  “这是电警棍,前头可以用来照明。你拿好了,可别电着自己。”刑警从一个同事身上取下来一个电警棍交到我手上,指着上边的两个按钮演示了一下操作方法后嘱咐我道。我拿过电警棍,学着刑警的样子操作了两次。确认自己能够正确使用它之后,这才叼着电警棍从莲花座下的入口钻进了洞里。石壁上凸起的岩石有些割手,我手脚并用地缓缓向下爬去,心中忽然想起了一种叫做攀岩的运动来。我现在的处境,就跟这项运动有些相似。

  “啪!”一声我双脚落地,顾纤纤同时从我体内钻了出来手持纸伞护在我身旁。因为我忘记了道术,所以现在的她显得很是谨慎。

  “这鬼地方谁挖的,阴森森的!”下到洞底,我两眼一抹黑。摸索着将电警棍头前的照明按亮,就着那道光线我环顾着四周道。一句话出口,洞里顿时传来了一阵回音。看起来,这里似乎还很深的样子。连接洞底的一条看不见尽头的甬道,甬道约莫有两米高,一米多宽的样子。甬道内修筑得还算是工整。

  就着灯光向前走了约莫刻把钟,就看见一道石门半掩着出现在我面前。石门上的兽头和石环做得十分粗糙。给人一种修筑这个地方的时候,工匠们的时间很仓促的感觉。让我有些意外的是,石门的石闩居然是被插在门外,而不是跟别的门那样插在门里的。一路走到这里,四周尽是石壁,不见半点泥土,就跟整个甬道都是在岩石之中掏出来的一般。顺着半掩的石门走了进去,脚下的路就开始向下倾斜起来。我估摸着,这里应该是在江水下边了。也不知道这块岩石,或者喊它礁石更妥帖一些吧。也不知道这块挖凿出甬道来的礁石,体积到底有多大。我走了这么久,都没见个尽头。

  顺着开始倾斜的甬道向下又走了片刻,我的眼前又出现了第二道石门。跟第一道石门一样,门上的门闩也是修建在进门的这一方,而是不是修建在门里边。我不知道这是修建这里的工匠们弄错了,还是刻意如此。如果是刻意如此,他们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难道他们从里面出来之后,在外面给门上闩?人家都是防外边的人进到里边去,他们这么做的意思,好像是在防止里边的人出来一样。

  心里纳闷着,我的脚下依然是不停地前行着。一路先后走了半个小时了,我也没有看见刘建军的踪影。不单单没看见他,甚至连旁的半个人毛都没有看见。电警棍的灯头已经有些黯淡了,这东西的电量消耗得太快。我估计再过半个小时,它就会彻底熄火。

  更新最…#快_c上{

  “官人小心!”就在我准备一脚踏出去的时候,却被护在身侧的顾纤纤一把拉住了。拉住我的同时,她还低声在我耳边喊了一句。我闻言急忙将尚未落地的那只脚给收了回来,并且将电警棍的灯头指向了地面。地面上没有什么异常,看上去还算平整。我挠了挠头,有些不解的看了顾纤纤一眼!

  “吱嘎!”顾纤纤见我没有看出端倪来,飘上前去在我身前的地面上使劲顿了一顿。随着她的这一顿,地面忽然一翻,露出了一个一米见方的洞口来。我见状向后退了两步,拿起电警棍向下一照,心头便是一阵后怕。这是一块被做成了翻板形势的机关,机关里插满了尖锐物。而那些尖锐物上,此时挂着两具警察的尸体。要不是顾纤纤拉住了我,我想我现在应该已经成为那两个牺牲掉的警察的同伴了吧!

  “官人走慢些,前边说不定哪里还会有陷进机关!”顾纤纤在机关头前十来米范围内来回检查了一遍,确认短距离之内再没有其他机关的存在后。方才飘回我身边,伸手揽住我的腰将我从陷进上边带了过去!

  “我去,要不是你,我非成刺猬不可!”我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对身边的顾纤纤说道。

  “官人只是忘记了曾经修得道术的事情罢了。这种机关放在以前,官人可是不屑一顾的呢!唉,真的很希望官人可以早一点康复。”顾纤纤伸手把我脖颈之间的汗水擦去,轻声在我耳边说道。

  “我以前居然辣么牛B?等此间事了,抽空你一定要多讲讲我以前的光辉事迹。”听顾纤纤这么一说,我忽然觉得崇拜起自己来。谁不希望自己能够牛B一点呢,我也一样。正因为很多人不够牛B,所以才有了装B这一说不是么。

  “好的呀,等回去之后,只要官人不嫌烦,妾身每天晚上都给官人讲述以前发生在官人身上的那些事情。好叫官人知晓,官人当真是很牛...B的样子呢!”顾纤纤还是有些不适应说那个B字,说到那个字的时候,她的俏脸明显红了!

  有了顾纤纤在身边,接下来的路程又让我安然躲过了两个机关!其中一个机关让我研究了半晌,是谁这么牛B,能把钉板装到甬道顶上并且能够让它伸缩自如的呢?我看着钉板,还有钉板上的那片暗黑色的血渍,托着下巴纳闷着。我很想找到这个工匠,让他在我家门口也装上这么机关。以后但凡有非请自入的货,非得砸他个脑浆迸裂不成。

  “啪啪啪!”一阵枪声将我从YY之中拉扯了回来,我和顾纤纤对视了一眼,加快了前行的速度。刘建军很有可能就在前边,而且都到了开枪的地步了,他肯定遇到了什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