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30章 曾经的英雄
  “跟着我念,雷光猛电,欻火流星,付臣诸将,烈面南行......”在我的强烈要求下,顾纤纤带着我来到了住院大楼下边的草坪上,开始教我念咒。

  “雷光猛电,欻火流星,付臣诸将,烈面南行......”我有模有样的照着顾纤纤那般学着开始念,一直到我的手指掐指诀都掐麻了,也没见有个什么效果。

  “官人,今日天色不早了,不如明天我们再继续吧!”就这么的,一直折腾到晚上十来点钟。顾纤纤见半点效果都没有,终于摇摇头上前挽住我的胳膊将我向楼里带去道。

  “官人方才念咒,有没有感觉到体内有什么异样之处?”进了病房,服侍我躺好之后她替我剥着橘子问我。

  “异样?我就觉得口干舌燥,手指好像还有些抽筋,这个算不算异样?”我接过顾纤纤递来的橘子说道。要说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感觉,那就是我想放屁,但是这种不文雅的话是决计不能在妹子面前说的。

  “算了,慢慢会好的。官人现在比起之前半个月来,已经好了很多了。不急,顺其自然吧!”顾纤纤看着我噗嗤一声笑出来,随后伸手接过我吐出来的橘子籽说道。

  在医院住了三天,一直到我后脑上的伤口都结痂了,医院才准许我办理出院手续。回到家里,在两女强烈的要求下,我去浴室好生洗了个澡,然后又将穿回来的外套一把火烧了个干净。据两女说,这么干可以把驱除晦气。

  “晚上去你家吃饭,刚才去医院看你,医生说你出院了。”才洗完澡,下到楼下躺沙发上惬意地享受着两女的伺候,刘建军又打电话过来说晚上要来家里吃饭。

  “待会去买点菜,晚上姓刘的要来吃饭。”挂了电话,我对顾纤纤说了句。

  “他来干什么?一准又有事情来找你帮忙。”顾纤纤现在挺不待见刘建军的,认为只要他一出现,就没什么好事。

  “人家要来,也总不好拒绝的。大不了我们盯着,只要他开口让小凡帮忙,我们就一口回绝掉就是了!”颜品茗琢磨了一下说道。她年龄比顾翩翩要大,为人处事方面也就要成熟一些。吃饭可以,做客也行,可是要拉我去帮忙,那是绝对不行的。

  “这是在孙天赐家里抄出来的,你看看!”下午五点半,刘建军就驱车来到了我的家中。同行的还有胳膊尚未复原的许海蓉,一进门他就扔了一个文件夹到茶几上对我说道。

  “孙天赐?谁啊?”我端了两杯茶放到茶几上问刘建军。

  “就是那天在下边逃脱掉的那个人!”许海蓉往沙发上靠了靠答复着我。

  “这是什么?”我翻开茶几上的文件夹,看着里面夹着的几张照片问道。照片上是一张金箔,金箔上边用工具刻出了一个个字体。由于字体看起来很是模糊,我看了两眼便把照片放回茶几上道。

  “我们找到了博物馆的专家,专家耗费了三天的时间才弄明白这上边到底写的是什么。这是译文,你看看!”刘建军从文件夹底部抽出一张纸来摊到茶几上对我示意道。

  。.◇C

  “开庆元年(公元1259年),8月初,忽必烈渡过淮河,分兵而进,入大胜关至黄陂,抵小城长江北岸!后,命麾下大将董文炳,董文忠,董文用三兄弟以大舰三百艘,水路并进袭击我军水寨陆营。夺取长江南岸关隘之后,进而一鼓作气围攻小城。蒙军日夜轮番攻城,都统张大人率全体军士拼死守城,然敌众我寡,小城危在旦夕。两日后,黄州都统张大人并襄阳都统高大人引军来援。右丞相贾大人亦引军直逼汉阳,使小城形势大缓。”纸上开头的一段话是这般写的。虽然只是短短一段话,我却从中看到了当年的金戈铁马。

  “后蒙我停战,张大人与诸位大人蹬江中龙蟠矶查看水寨大营。其间张大人有云,蒙强我弱,此消彼长之下我军绝不是对手,撤退之日只怕在旦夕之间。若有一处可以囤积粮草军械,待到日后时机来临,我军派一奇兵入境。在那处尽取其资奇袭敌营,必能立下不世之功!诸大人闻言纷纷言善,期间有人指着立足之地笑曰,此处若是能凿开,当可做那囤积粮草军械之处。都统闻言兴起,命左右亲兵借来工具开凿!”这是纸上的第二段话。看到这里我有些明白了,金箔上恐怕是记载着观音阁还有下面那座石殿的由来的。

  “见可行事,都统又命召军中工匠并亲兵百余人日夜施工。为了隐瞒真相,对外则是宣称此处乃一神龟所化。神龟有灵,若是没有菩萨镇压,怕是会兴起水患。现要在上边兴建一座观音殿供奉香火,借用菩萨之灵保佑长江两岸民众安居乐业。一传十,十传百,长江两岸民众无不出力出资相助。至十一月间事成,独留下大殿顶端未曾封盖。”

  “蒙军又至,奸相令诸军不抵抗,以求与蛮和谈。大人率军奔赴疆场之前命我等并数匠人留守。说要是哪一天有人说大殿该封顶了,就代表我军即将对蒙进行反攻。”

  “转瞬间国破家亡,留守在左近之同袍有投江者,有绝食者,有持械相攻求死者,断无一人言降。我辈生不能保家卫国,又有何面目见江东父老。一晃20载,大人音讯全无,生死不知。时至今日,某已了无生趣。只盼能在死后为大人,为中国看守这一处反攻之希望。尽遣众匠,命其封闭石殿,以绝苟活之念!”纸上所书到此全部结束。看罢我久久不语。看来照片当中的金箔上所书,是这个亲兵在殿中的绝笔。

  “我们怀疑,那个怪物,就是这个亲兵所化!也不知道他到底遇上了什么,到最后变成了这个样子。”刘建军喝了口茶对我说道。

  “上边已经准备清剿了!毕竟他现在成为了一个威胁,虽然他曾经是一个英雄!”刘建军放下茶杯,轻叹口气接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