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32章 禁锢
  “干嘛,干嘛?要调戏妇女是怎么地?松手啊,不松手我可喊人了!”那大婶挣扎了两下没有挣开,随即回头看着我露出嘴里的黄板牙唾沫星子横飞的道。

  “她问,你答,耽误不了多一会儿。”我丝毫不为这大婶的威胁所动,手中抓紧了她的胳膊说道。开玩笑,调戏妇女?我特么身边这两个美人都没空去调戏,会去调戏你这坐在门口辟邪,躺在床上避.孕的货?我在心中如此腹诽着。

  “大婶别生气,您应该认得他啊,他是隔壁家的三小子。今天不是回家来么,发现家里人没了。心里着急,这才拉着您问问,看看知道他家里人的下落不的!”顾翩翩走过来连声跟人赔着不是,完了问人家道。

  “这事儿可别问我,我啥也不知道。”那妇女闻言脸色又变了变,继续挣扎着说道。

  “你这不是住在旁边么?我家有啥事你会不知道?”我手里一紧,将那妇女拖到面前恶声问她道。

  “你们别害我呀,放手,快放手,我真的啥也不知道!”妇女额头上的汗都出来了,高着声儿在那里喊将起来。似乎在向谁证明着,她什么都没对我说一般。她越是这样,我心里就越是觉得不正常了。住单元房或许会存在着我不知邻,邻不知我的情况。可这是在乡下,平常大家隔着窗户都能看见隔壁的人,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呢?

  “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有能耐你去村长家去闹腾!”一个肩扛着锄头,正从地里回来的汉子叼着根烟冲我吼了一句。然后不等我开口问他,快步埋头往村里走去。村长家,难道他是在提示我什么?我看着汉子的背影,心中回味着他刚才的那番话。

  “村长家在哪里?”我松开妇女的胳膊,低声问了她一句。

  “村里最高的那幢房子!”妇女犹豫了一下,转身向屋里走去,走不两步背对着我轻声说道。

  “去村长家!”我将叼在嘴角的烟蒂吐到地上,四下里环顾了一番后径直向村子里修建得最高,装修得最豪华的那幢房子走了过去。就算我失忆不记得父母了,可是父母就是父母,不是失忆就能抹去我们之间的血缘关系的。我心里可以对他们有一些怨怼,可要是旁人欺负他们,先问问老子的拳头答不答应。越是接近那幢房子,我心里就越是激动。我有种感觉,我的父母就在这幢房子里。

  “叔,婶儿,我是你们看着长大的。大家在村子里苦受着,谁不想趁这个机会捞一笔进城享福去?可圈地的时候人家可说了,就打你们家那块地开始。村民们现在可都看着你们家呢,你们家要是带头拆了,他们的工作也就好做了不是?这么地你们看怎么样?一个平方我做主多给你100的补偿。你们要是觉得可以,就签字,按手印也行。不过我的叔,这事儿你们可不兴到处说。要不然全村的人都要增加补偿,我上哪儿给他们找那么多钱去?”走到门口,就听见一个男人在屋里说着。

  “这房子和宅基地,是祖上传下来的。你们要发财我们家不拦着,拆我们家房子就不行。补偿款什么的我们不要,房子不能拆!”等那人说完,打屋里又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农村人没了田地,再连房子都没了,让我们去哪里找饭吃?你也别糊弄我,前几天才看的新闻,咱们现在可是粮食进口第一大国。把土地卖了盖房子,把森林砍了去换钱,然后再去买别人的粮食吃,有病吧?崽卖爷田不心疼,说什么我家的房子都不会拆的!”

  更D新)最O快…上√h

  “人的耐性可是有限的,我们村里好劝了你几天,别以为我们真拿你没办法。你签字也好,不签字也罢,你家的房子我们是拆定了。不信咱们走着瞧,我还告诉你,我既然敢拆就不怕你告。”一个听起来年龄不到40的男人接过了话头一拍桌子吼道。

  “汪汪!”正在我准备拿出手机进行录音的时候,打门里窜出一汪星人来。也不是什么稀有的品种,就是农村最常见的那种土狗。这货吊着舌头,冲我就是一阵狂吠。这一阵狂吠,顿时就让我取证的如意算盘落了空。听见狗叫,打屋里当时就涌出了五六个男人来。

  “你谁啊?”一个手里拿着包儿,身上穿着貂儿的板寸男人瞅着我横眉问道。

  “仨儿?”一个体态消瘦的男人在一个同样瘦小的女人的搀扶下走到门口,然后面露惊喜的喊了我一声!

  “谁啊?”我没有理会那个貂皮男,转头问了身边的顾翩翩一句。虽然我在猜测他们的身份,可是失去记忆的我现在却是不敢冒然确认。

  “你爹妈!他们真的在这里!”顾翩翩挽着我的胳膊说道。

  “哦,就你特么要拆老子的房子啊?”我看了看眼前的那几个人,然后冲屋里被他们限制了人身自由的父母点点头抚慰了他们一下说道。

  “说说吧,你们是小城哪个开发商啊?没准老子还听过你们的名号!”我掏了掏耳朵,伸手拨开那个貂皮男走进了屋里回头问他们道。问他们话的同时,我已经快速将电话给刘建军拨了过去。他不是书记么?我琢磨着这事儿他应该能管吧?当然在他来之前,我只有扯虎皮做大旗先镇住眼前这群人再说了。敌众我寡,再不装得牛B一点,就凭我和顾翩翩三人,救不出我的父母。

  “你是混哪里的?问这个干嘛?”貂皮男面露一丝警惕的反问着我。现如今开发商不好干,某些人只要结果,不管过程。事前说得好听,大胆去干,出事了他担着。可真要是出事了,第一个把自己摘出去的就是那人。

  “我混哪里的你不要管,我回趟家爹妈不见了。看你们这意思,是要非法禁锢他人自由了?”说话间,握在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我知道刘建军已经接通了电话,随即大声在那里说道。一句话,我将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还有遇到的麻烦尽皆说了个清楚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