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33章 打狗欺主
  “都是乡里乡亲的,彼此窜个门是很正常的事情,怎么能说是禁锢呢?还有,怎么说我也是一村之长,更不可能做出这种违法的事情来。我是看叔婶儿独自在家也怪孤单的,所以才好心将他们请到家里来住几天。顺便照顾你们家挣点开销补贴一下家用,乡里乡亲的,我这个村长做到这个份上,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吧!”站在貂皮男身后的村长一抬手分开了身前的众人,走到我身前笑笑道。

  “这么说来,我还得谢谢你帮我照顾他们了。乡里乡亲的,做儿子的回来了,也就不好意思再麻烦你们了。”我带着顾翩翩她们走进屋里,让她们带着在我脑海里没有任何印象的父母向外走去道。在刘建军到来之前,我觉得还是不要跟人刚正面的好。

  “老弟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不如就在我这里吃顿饭再走不迟。我看老弟也是个明白人,正好趁这个机会,咱们谈谈拆迁的事情怎么样?老弟呀,听哥哥一句劝,你才不会吃亏啊。”人家完全不给我撤退的机会,将手一伸拦住了正往外走去的顾翩翩一行对我说道。

  “好,那我们就谈谈!你们先回去,我待会就回来!”我一见人家这架势,这是准备堵门不让我走啊?看了看顾翩翩她们,我对她们嘱咐着。

  “我请客,从来就没有只请一个人的习惯。也不在乎多几双筷子,就留下吃过晚饭再回去吧!”村长和开发商对视了一眼,然后笑着将顾翩翩她们挡了回来,顺手把大门一关道。

  “那行,那就打扰你一顿了。不过千万不要把菜做得太好吃,万一我吃顺嘴了,那可就不是一顿饭的事情了!哈哈哈!”我后脑一阵发热,从伤处传来一阵剧烈的跳动感。抬手揉了揉,我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对那村长笑道。成,还不让走了?我心里一阵恼怒,同时在那里担心起父母和顾翩翩她们的安危来。毕竟对方人多势众,还有条狗。就凭我一个人,怕是斗不过他们。说完这番话,我伸手在桌子上轻轻敲打着,心里暗骂着刘建军,这家伙怎么还不来?

  “兄弟说话有点意思,看你这身打扮,在城里混得不错吧?不过乡下可不比城里,咱们这里,说句不该说的,就算是上头来办事,也得好生和我们打个商量。这地方,当年可是这片儿的抗日根据地。外人好进,可不怎么好出!”村长听出了我话里的意思,哈哈一乐,掏出烟来撒了一圈,然后坐到我的对面说道。

  “也不知道,当年抗日的英雄们,知道后头出了你这般人物,心里会怎么想!行了,你我也不用在这里打哑谜了。不过我也有句话想告诉你,你是地头蛇不假,可有些人也不是你能够惹得起的。”我伸手接住了村长扔来的烟看了看,是六十的黄鹤楼软珍。将烟嘴在指甲上磕了几下之后叼在嘴里说道。

  “烟抽得不错!”六十的烟抽在嘴里,到底比一般的烟口感要好一些。我点燃烟吸了一口,对脸色微变的村长抬抬手赞了他一句。

  看正(版章M节i上4n

  “哪里,穷人一个,就连这烟也都只能抽得起六十的了!刚才我们说到哪里了?哦,强龙不压地头蛇。不瞒你说,在这片地界上,我就的话比上头的文件还管用。说起文件,这里有份合同你看看。如果觉得可行,你就签字。如果觉得不可行,我也不逼你。不过现如今村子里的房子大多年久失修,发生个垮塌什么的,也很正常!到时候你还得来找我,我不签字,你连重建都不行。与其到时候垮塌了没着没落,不如趁着房子还在,签字拿钱走人的好!你觉得呢兄弟?”村长示意其他人都坐下,然后将椅子往我身前拖了拖说道。我又不傻,哪里听不出来他话里的威胁意味来?深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接过那张所谓的合同看了起来。

  “一个平方800元补偿款,我家上下两层,220个平方。补偿17万多,可以在城里买三分之一套房子了!当然,要是想去省城,勉强够个装修的钱!只是,你觉得我像是缺钱的人吗?这价钱,对我来说不合适!”我略微看了看手里的合同,随后将它扔到村长面前说道。

  “那你想要个什么价钱?只要你签字,带头拆迁,价钱我们可以往上浮动一些。”貂皮男一听我说价钱不合适,连忙出言说道。能用钱解决的事情,他也不想弄得太麻烦。只是有个前提,那就是要在他的心理价位以内。

  “小城的房价,现在是5000一平,你就按照这个价钱给吧!我这条件不过分吧,220个平方,我算算是多少钱来着!”我看了他一眼,然后埋头搬着手指作势算计起来。

  “5000一平?你特么穷疯了?抢钱呢?”貂皮男闻言从椅子上起身走到我身前,居高临下瞪着我吼道。

  “你特么还抢少了?”我看了看他,抽了口烟反问着他道。

  “字呢,你签不签其实都一个样。你签了,还能拿上些钱。要是不签,就要委屈几位在我家里多住几天,等设备到位,房子铲平之后才能放你们离开了。当然你们可以去告,随便告。我敢推了你们家的房子,就不怕你们去告!”村长伸手拦住了貂皮男,看了看我后说道。

  “那你请便,要推就推,用不着跟我打招呼!只是别说我没告诉你,推了之后,我会让你原样给我建起来的。不信?试试!”我将烟蒂摁灭在桌上,起身带着顾翩翩她们向门外走去。那狗见我起身,汪汪着就扑到我跟前冲我吠了起来。我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村长,卯足劲一脚踢在狗头上将它踢到了一边。

  “让他们走,敬酒不吃吃罚酒。出了事可别哭天抢地,怨天尤人!”打狗欺主,村长怒了。眼神中闪过一丝狠厉看着我的背影,张嘴拦住了那些准备上前跟我放对的狗腿子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