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34章 强拆
  “你怎么放他们走了?”等我带着顾翩翩一行走出门外,貂皮男财回头瞪着村长问道。他准备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兴建一批高档别墅,预计标价10万一平。虽然标价都跟北上广有一比了,可别忘了这是别墅。到时候把周围开发开发,起个高尔夫,建个体育馆。人家是临海SPA,这里可以做临湖SPA嘛。再建个超市,贵族学校什么的。不愁那些整天抱怨空气质量差的有钱人不来掏钱。可是如意算盘还没开始打,就被我家给挡了道儿。他很想将我们留下,然后等手下的工程队一来先把房子推了再说,可没想到村长居然放我们走了。

  “麻烦你用用脑子,先前就那两个老的还能随我们折腾。现在人家那个不知道底细的儿子回来了,你还想怎么样?把他们都弄死在这里?我告诉你,不出人命怎么弄都没事。可要是他们死在我家里,你我谁都摘不干净。就算是出人命,也不能在我家出。制造点意外......就算他们家儿子有点背景,到时候查无实据也赖不到我们头上来。”村长走到被我踢蔫吧了的狗身前,轻抚着狗头说道。

  “意外?”听村长这么一说,开发商抬手托着下巴,眼神看向了门外沉思起来。

  “仨儿,你,你没事了吧?”回到家里,一家人七手八脚将屋子整理洒扫了一番,母亲拉着我,抬手在我后脑上抚摸着问道。

  “阿姨,他有些失忆了,其实现在他根本记不得你们。我们俩带他回来,也是想看看能不能让他想起点什么来!”顾翩翩将扫帚立在门后,拿出纸巾擦了擦脸上的灰尘说道。

  “失忆了?那,那还能记得起来吗?”母亲闻言拉着我的手不由一紧,随后在那里连声问道。她在害怕,害怕我这个好不容易才认可他们的儿子,又把他们给忘了。

  “应该能吧?不过需要些时间。他现在比刚开始好多了,起码能记起来一些事情。阿姨你们也别担心,让他在这里安心住上段时间,没准他就恢复了呢!”顾翩翩对父母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我去做饭,走了那么远的山路,都饿了吧?你的两个姐姐,前段时间还说要去看你,可是被我拦住了。你伤得那么重,她们去添个什么乱?到时候翩翩还得分心去照顾她们。我寻思着吧,你要是好了,肯定会打电话回来报平安的。谁知道,你是失忆了呢?当时你要是不替我们挡那一下,也不会成现在这个样子了。都是我们前世作孽太多,拖累了你。”母亲伸手在我脸颊上摸了摸,然后抹抹眼角转身向厨房里走去。

  &;看{正Ia版1章●节◎G上F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人没事就好,失忆没什么大不了的,别把它当回事。顺其自然,健健康康的活着才是最好的!”一向跟我没什么话说的父亲走到我面前,捏了捏我的胳膊对我说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两个父亲都如此说。

  家里的酱菜配着两个自家菜园子里采来的青菜,外加一大锅起了锅巴的米饭。这就是我们的晚饭,很简单的饭菜。在饭桌上母亲不停地对我讲着以前的事情,恨不得我能当场就恢复记忆才好。我扒着饭,安静的坐在那里听着她说话,脑子里拼命想要记起些什么来。可是除了从后脑里传来的疼痛,对于这个家的一切,我都是一片空白。吃过晚饭,母亲拿出了干净的被褥,给顾翩翩和颜品茗两人整理起了床铺。

  “仨儿,明天我喊你姐姐们回来一次,一家人团聚一下。对了,下周你大姐家的鱼塘干塘,到时候你可以去看看捞鱼什么的。”将我安置在一间打扫得很整洁的屋子里,等我钻进了被窝之后,母亲替我掖了掖被子说道。

  “年就在家过吧,农村热闹,到时候多买些鞭炮给你放。”母亲走到门口,回头看着窝在被子里的我说道。我20多了,可是现在觉得她依然把我当作一个小孩子哄。放鞭炮?那是小屁孩们喜欢干的事情吧?我躺在床上冲她露出了一个笑脸。我承认,其实我很享受被人当作孩子哄的感觉。在这一瞬间,我心里似乎有片空白被填补了起来。然后,咔嚓一声,我的后脑传来一声脆响。似乎是什么东西冲破了掣肘,顺着那里就向我周身涌动了过来。

  “老妈,晚安!”看着拉灭电灯转身出门的母亲,我轻轻呢喃了一句。我记起来了,从在白事铺子门前第一次遇见她,一直到现在所有的事情我都记起来了。那种失而复得的心情,让我心里对于这个家再也没有了半分怨怼。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脑海里回想起来的东西越来越多,我忍着后脑处的不适,拼命让自己接受着那些信息。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幽蓝的光芒笼罩在我的身上。光芒在我身上游走着,逐渐聚集成一团,从我的印堂处没入了脑海之中。我缓缓闭起眼睛,跟随着心中响起的那道低吟声默诵着,我逐渐进入了一种坐忘无我的境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忽然被一阵悉悉索索声从入定之中惊醒了过来。

  “轰隆隆!”忽然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在我耳边响了起来,一道刺眼的光柱从窗外照射了进来。我心中一惊,掀开被子就从床上跳了起来。顾不得去穿外套,脚下一点一个箭步就从房间里冲到了堂屋,伸手就把门闩给拉开了。

  “你们敢!”一台破拆机出现在我家门口,高高扬起的冲击钻正准备往我家门梁上面落。我随手抽出门闩,对着驾驶室里的司机就砸了过去。门闩打着转儿飞出去,啪一声将驾驶室上方的大灯给打灭了。

  “打他!破拆机继续工作!”黑暗之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

  “开眼咒!”我脚下往后一让,下意识的张口念道。

  “纤纤,打残他们!”眼前一片湛蓝之色,几十个汉子正手持板锹等物对着我砸了过来。我往门里一推,将大门一关挡住了这阵攻击之后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