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37章 程小凡拳打地头蛇
  “我记得昨天我曾经说过,要推我家的房子请便。但是,推了之后别怪我要你们原样给我建起来!听清楚了,原样!起房子用的砖头,新半分不行,旧半分也不行。包括房梁,窗户用的木料,年份多一个月不行,少一个月也不行。刷的油漆,多刷一层不行,少刷一层也不行。我家的碗,多一个豁口不行,少一个豁口也不行。碗上的豁口大了不行,豁口小了更不行!”我将手里的软珍捏成渣,看着村长一字一顿的对他说道。别以为三言两语就能把自己给摘出去,然后还顺带着在我面前装个B。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滴!

  “兄弟,你是成心要把事情闹大?”村长闻言脸色一冷问我道!

  “我特么就是想把事情闹大,你麻痹你才看出来?”我一拳砸在村长的眼眶上,然后提着他的衣领子喝问他道。

  “哎哟,打得好!”村长挨了我一拳,一只眼当时就是乌青了起来。他手捂着眼眶,将嘴角的香烟冲我吐了过来吼了一声!

  “直娘贼,还敢应口?”我一侧脸让过了那支夹带着口水的香烟,将手中的水浒传扔到一旁,学着鲁提辖的口吻喝问了他一句。随后操拳对着他的眉角又是一拳砸了过去。拆我家房子这事,要是没他首肯,给这个貂皮男几个胆子他也不敢。貂皮男被被我揍怕了,现在轮到这个孙子尝尝贫道的拳头是硬是软!这一拳打过去,直见村长眼眶迸裂,血沫沫,鼻涕泡儿一通横流。

  “饶命!”村长几时被人这么揍过?当下一阵疼痛难当,将双手抬起护住脸面连声告饶起来。

  “咄,你这个破落户。若只和俺硬到底,洒家倒敬你是个汉子,没准也就饶了你。你如今对俺讨饶,洒家偏不饶你!”刚才看水浒很是得趣儿,如今我入戏太深,一时间不能自拔。口里学着那鲁提辖的台词,一伸手将挣扎着想要逃跑的村长提溜到面前一巴掌就扇向了他的脸颊。还好,贫道是个有理智的人。本想着学那书里一拳捣向这厮的太阳穴的,可转念一想不行,鲁提辖用这一招可是打死了人的。电光火石之间,我改拳为掌,心想一个耳光总不至于打死人吧?

  “啪!”一声脆响,我这一巴掌真真儿甩在了那厮的脸上。一时间村长觉得自己脑中似乎开了个全堂水陆的道场,罄儿,钹儿,铙儿一阵嗡嗡作响!我一松手,他脚下一软便出溜到了地上,再也不复之前的那般牛气。

  “官人威武!”就在我神清气爽的站在瘫倒在地那厮的面前,揉着腕子斜眼看他之时,脑中传来顾纤纤娇糯的赞扬声。

  “刚才我说的话都听清了吧?按照原样,房子怎么拆的,给洒家怎么建起来!”我从怀里摸出自己的烟来点上之后,回头瞪了貂皮男一眼问他道。

  “是是是,原样,原样!”貂皮男看了看瘫倒在地的村长,咽了口唾沫连连点头道。他心里在庆幸着,辛亏自己没装B,不然现在躺在那儿的就不是一个人了!

  “还有,在完工之前,我家要个住的地方。租房子的钱你出,不,开酒店的钱你出!建好之后我要验收的,验收不合格推了重来。别想偷工减料给我糊弄过去,到时候吃亏的只会是你!”我抽了口烟坐回马扎儿上继续翻看着水浒传对貂皮男说道。

  “是是是,保证不会偷工减料!”貂皮男只想快些离开我,然后给自己的靠山打电话让人家来把我给摆平!他是个生意人,也是个聪明人,当然不会自己找不痛快跟我炸刺儿找亏吃。

  *:H永久~0免●x费看6k小j说Uk

  “走吧走吧,把他扶回去,好好儿劝劝他,别想不开抑郁了跳个楼跳个井什么的!”我头也不抬的对貂皮男挥挥手说道。

  “唉,唉,马上走,马上走!”貂皮男见我放他走,心里松了口气。试探着走到槽牙掉了两颗的村长身边将他扶起来之后,转身就走!

  “大侄子,中午来家吃,不嫌弃的话就在家住吧?”等人家走了,隔壁邻居们才从屋里出来对我嘘寒问暖起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眼瞅着我占了上风,他们估摸着自家的房子或许能多卖些钱了,可不就紧着来巴结我了么!要是我被人削了,你且再看。吃饭?屎都没吃的!

  “吃个饭还行,住就算了。父母辛苦了一辈子,连大酒店的门都进过。这次有人出钱,我准备带他们去住大酒店,顺便陪他们过个好年!”我抬头看了看围拢过来的这些人,笑了笑答道。

  “事情怎么样了?你是不是打人了?刚才为了这事,我给解释半天。”看了半晌水浒传,我的手机响了。看了看是刘建军打来的,我随手将电话给接通了。电话里,他显得有些为难的对我说道。人呐,地位不一样了,顾虑也就多了。想当初,这货只是一个小队长的时候,办事那叫个雷厉风行。不过我觉得也没必要去难为他或者怪罪他,毕竟生存的圈子不一样。想要在圈子里混下去,很多潜规则不遵守是不行的。

  “打了,很爽。这事儿你别管了,就当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管那个貂皮男上头的是谁,总之一句话,这回谁出面也不好使!问你一句,人家认识的人,总不会国字号的吧?要是你趁早说,我好投降!要不是,你就别操心了!”我揉揉鼻子对刘建军说道。我很能体谅他的处境,也没想着为了我的事情,让人家把乌纱给扔了,那不是我的为人!

  “可拉倒吧,什么国字号的。真要是,人家会给我打电话?你也太瞧得起我了。你真有把握?实在不行,咱们让一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后找机会再把场子挣回来也是一样!”刘建军在电话里劝慰着我道。能压他一头的人很多,他不希望我把事情搞到不可收拾的那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