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43章 全日空
  “去上海跟自己人会和,然后乘坐飞机前往东京。你的武器还是老规矩,在你需要的时候自然会有人送到你手上。这一次负责反击任务的负责人,我向上头推荐了你。好好干,一定要打出华夏的威风来。”等我到了江城,才一下车就接到了沈从良的电话。负责人?听起来貌似很不错的样子。我走到售票窗口,买了一张前往魔都上海的高铁票之后有些得意起来。

  运气不错,我赶上了40分钟之后从江城站开往虹桥的高铁。在车上坐了近五个小时,中途尿了两次尿,又死乞白赖的吃了一盒15块钱的盒饭之后,我终于抵达了国际大都市,上海!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搭乘全日空航空NH922次航班。本航班从中国虹桥起飞,目的地是日本东京都成田机场...为了保障飞机导航及通讯系统的正常工作,在飞机起飞和下降过程中请不要使用手提式电脑...!”和几个化妆成普通游客的天组外勤会和之后,我们先后登上了飞机。落座之后,很快就听见乘务长和机长先后用中日两国语言在那里做着广播。

  “全日空...唉,兄弟,你说这是不是惨了点儿?”坐我旁边的是一个秃顶的大叔,往嘴里扔了一颗口香糖之后,他很自来熟的用胳膊肘顶了顶我低声道。

  “啥惨了点儿?”我一时没有会过意来!

  “全...日空啊!你说还有比这个更惨,更无趣的事情么?”大叔皱着眉头,很是不满我的后知后觉。前后看了看,然后左手一个慢动作用拇指和食指圈起了个圈儿。接着右手一个慢动作竖起食指来,最后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在那里杵动着说道!看着身边这个猥琐大叔,我顿时觉得这次的旅行变得有意思了起来。

  “是,你说他们老板是不是故意取这个名字激励自己的?”我冲猥琐大叔挑了挑眉毛,凑过身去轻声附和着道。

  “咦?很有可能哦!这个名字或许代表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猥琐大叔摸着下巴煞有其事的在那里点头道。

  “凑流氓!”尽管我们很小声的在那里自得其乐着,却还是被前头那位女士给听见了。就见她一回头,看着我们柳眉倒竖的呵斥了一声。

  “宝贝儿,你跟谁生气呢?好不容易才跟我出趟差,来,给我笑一个!”一个五短身材,獐头鼠目的男人从女人身边的座椅中出溜起来,一把将那满脸正气的女人搂进怀里嬉笑着道。麻痹,要不是他站起来,我特么还以为那张椅子没人!

  “得,好不容易想装回有素质有涵养的人,还被人给拆穿了。”猥琐大叔双手一拍,声音不大不小,听起来正好的在那里说道。看起来,这位大叔也是个睚眦必报,受不得隔夜气的主!那女人还想还嘴,提醒大家系好安全带,飞机即将起飞的广播再度响了起来。狠瞪了我们一眼,女人才忿忿回头不再跟我们纠缠。

  “小兄弟,欢迎来到日本!这是我的名片,请多多指教!”经过两个半小时的飞行,我终于抵达了日本东京。一下飞机才办理好入境手续,那个猥琐大叔就赶了上来很是热情的对我连说带鞠躬着。我接过名片,上边写着东京都很热影音株式会社社长金成六!下边还有一个电话号码和会社的地址。不过那个地址,让我看起来有些不敢置信,日比谷!

  “小兄弟,有空可以去我那里探探班,见识一下步兵片是怎么拍成的!”金成六耸着眉毛对我发出了邀请!

  “原来你是干这个的!”我挑动着眉毛对金成六嘿嘿笑着。

  V看正版章●“节"C上t。m

  “记住了,这是艺术,艺术!撒哟拉拉小兄弟,一定要来探班啊!”金成六抬起腕子看了看表,随后很是依依不舍的跟我打了声招呼。看着他急匆匆离开的脚步,我笑着摇了摇头。能遇上这么个趣人,真是缘分!

  “日比谷,全日空,日本人!好名字,哦呵呵呵!”摸着下巴回味了半刻,我大笑着走出了机场。等那几个天组的同事都到齐了之后,我们一起坐上了机场大巴前往市中心而去。大隐隐于市,天组为我们预先准备好的落脚点居然是位于银座的一家大酒店。进去之后,报上了自己的姓名,拿出护照和签证过了一番手续,中国语妹妹就摇曳着翘臀将我们领往了各自的房间!

  房间是日式风格的,面积不大。开门进去之后,房间里居然还有一阵悠然的清香扑鼻而来。不得不说,这一点比国内的酒店进门一股子霉味要强多了。中国语妹妹在离开之前,还给我留下了一张用中文标注了地址和路线的旅游地图。甚至还特别冲我抛了个媚眼儿,说晚上的银座是男人的天堂,并且是合法的什么的。一时间将我说得心神荡漾不已,当然也仅仅限于荡漾了一下。

  “到了?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开始你们要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将神社到你们下榻的地方之间的路线给摸熟。”才脱去外套,准备去浴室泡个汤,好吧泡个澡。就接到了沈从良的来电!

  “什么时候动手?”我将电话用肩膀顶在耳边,伸手点了支烟问他道。

  “动手不急,谋定而后动。既要把他们打痛,我们又不能受太大的损失。”沈从良在电话里叮嘱着我。

  “还有,对方的特工不是吃素的。你们在准备阶段,一定要留意自己的行踪有没有暴露。一旦发现被盯上了,宁可放弃回国,也不能冒然动手。”沈从良最后嘱咐了我一句,随后挂断了电话!

  “洗澡!看看日本的洗澡水,是不是比中国的干净!”我叼着烟,将自己脱了个精光,然后走进了浴室!既来之则安之,小早川能来去自如,我未必不能?浴室很小,浴缸也不大,看起来就跟一个掀了盖子的洗衣机差不多。我将水放满,然后抬腿坐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