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47章 行动前的准备
  “陛下,前日浅草寺内似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夜间,天皇御所内。一个老和尚盘坐在当今天皇的对面,躬身为他煮着茶。老和尚是浅草寺的住持,名叫久保龙彦。他从钵内舀出一勺清茶,缓缓倒入天皇面前的竹盏内道!

  “不速之客?大师何出此言?”天皇闻言波澜不惊的端起竹盏喝了一口,然后抬眼问道。

  “陛下请看!”久保龙彦从僧袍袖中摸出一支香来放到几上。这支香看起来就跟寺庙内供奉佛像的线香没有什么区别,唯一有所不同的是,它被拦腰折断了!断口很平整,如同被刀切的一般。

  “一支香,大师有话请直说!”天皇拿起那支断香看了看,随后轻轻将其放回几上温言道。浅草寺,是目前为数不多尚对皇家效力且忠心不二的地方了。而久保龙彦,也是为数不多能够随时进入天皇御所的人。其他人想见天皇,总归要走个过场,经过一番通禀才行。就算是现在还在任的那个安倍也是一样,可是久保龙彦不用,他随时想来,随时可来!

  “这是一个香客进寺之后敬的香,在他离开后,这支香就自己拦腰而断了。这种事情,浅草寺以前还从未发生过。似乎是佛像,不愿意接受这个人的供奉一般。”久保龙彦将断香收起,抬手拿起竹勺往煮茶的钵里添加了一些泉水道。

  “这又代表了什么呢?”天皇闻言眼神一亮,端起面前的竹杯将里面的茶水一饮而尽道。皇家的生活越来越枯燥无味,那些政客们现在虽然表面上还保持着对皇家的尊敬,可是背地里早已经不再把他这个天皇放在眼里了。天皇那光鲜的外表下,其实过得很苦闷。人若是苦闷久了,往往会盼望着自己身边发生一些事情。不管事情是好还是不好,总归是在一潭死水中搅起了一阵波澜。

  “似乎代表着,对方是抱着敌意而来。寺内监控显示,上这柱香的是一个年约20出头的年青人。”时代在进步,也在不停的变化。现如今,连庙里都安装上了监控。所以在一番查找之后,久保龙彦很快就找到了这炷香是谁上的。而他口里的那个年青人,则正是我!

  “查清楚他的身份了吗?需不需要皇家出面?”现在的日本,皇家的权力已经微乎其微了。保留住天皇,更多的只是让民众心中有个念想,有个信仰而已。不过尽管如此,天皇还是对久保龙彦表达了自己的关心。

  “正在查,浅草寺只是一间佛寺,不能跟特务机关相提并论。找人这方面,我们不如他们。如果天皇可以调动特高科的话,我想找到这个人应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说起来毕竟只是一件闲事,也不好通过警视厅明目张胆的去打扰别人。”久保龙彦拿起勺子,在钵里舀了一勺茶水添进天皇面前的竹杯里轻声道。

  “二沸了,陛下请用茶!”将茶水续了个八分满,久保龙彦恭敬地将杯子递到天皇手头又道。

  “特高科,是跟安倍穿一条裤子的。准确的说,他们是跟军部穿一条裤子的。朕,我如今是调不动他们了。大师,找得到就找,找不到也就算了吧。就算他抱有敌意,只要不侵犯到你我的利益,管他做什么?死水生澜,也许才有转机。我这几天在看三国,现在有些明白汉献帝的心情了!”天皇抬头望向窗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长叹道。

  “陛下宽心,事情总会有转机的。浅草寺内尚有数十僧侣可听调度,虽顶不上大用,可是佛法深厚着也有数人,关键时刻或许能为陛下解忧。”久保龙彦往钵里添了一勺水,温言劝慰起很是抑郁的天皇来。

  “大师真是良臣!一切,拜托了!”天皇闻言面露欣慰状对久保龙彦说道。

  “明天开始,进驻神社周边。剩下的时间,把神社四周的环境熟悉一下。年三十夜,子时钟声响起之前,务必完成任务!”在东京市内漫无目的的转了一天,到了夜间我提溜着几提化妆品返回了酒店。才一进房间,就收到了来自于沈从良的短信。

  “明白!”我放下手里的化妆品,简短的回复了他。距离动手的日子越来越近,我的心里越来越亢奋。其实我现在最想干的事情,就是大明大白的一脚将神社的大门踹开,然后光明正大的给予小早川致命的一击。可是现实不允许我这么做,这么做的后果只能是逞一是之快,然后连累所有一起潜入日本的兄弟们丧命。日本人,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R$,永^!久◇2免费看~小I说;

  第二天我就退了房,在退房的时候,和子依旧为我提供着服务。只不过她的态度,较之昨天又冷淡了一些。我表面上露出一种很伤感的表情,心里却是暗暗乐开了花。拖着行李箱,走出了酒店之后,我拦了一辆计程车直驱神社附近的一处民宿区。那里,将是我们新的落脚点。

  “啊,您回来了!辛苦了,今天工作很累吧?要不要先泡个澡?”到了民宿区在几个留学生的帮助下,我很快就找到了落脚的地址。这是一家很普通的民宿,上下两层的房子就建在路边。距离它大约两里地的位置,白墙黑瓦的神社就矗立在那里!才停下脚步,正准备按响门铃,一个30岁上下的主妇操着一口发音不算准确的汉语主动迎了出来!这是日本某些民宿的一大特色,主家会努力让客人感觉到不是在住店,而是跟回自己家一样。

  “谢谢!”我将行李交到女房东手上,自己则是在门口换上了已经准备好的拖鞋,迈步走了进去!

  “就当是自己的家吧,您太客气了。我给您放洗澡水吧,然后我们一起去菜圃里采摘午饭需要的食材怎么样?”女房东将我的行李箱放好,啪一下跪在地上仰视着我说道。

  “洗澡就不用了,等一下我或许会出去转转。很抱歉不能陪你去摘菜了!”我打量着落脚的这家民宿,努力让自己在最短的时间里将里面的构造都记下来,嘴里则是轻声对那女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