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48章 祭祀开始
  将屋子里的环境熟悉了一下,陪着那个女房东闲聊了几句之后,我转身出了民宿顺着街道向神社方向步行而去。经过了解,我知道了女房东的丈夫是个日籍华人。这就难怪她会说汉语了,虽然说得不标准,可是进行一些简短的交流还是没有问题的。这个时间,在街上闲逛的人不多。除了我之外,就是四散在左右的那几个同事了。我们彼此保持着10来米的距离,装作彼此并不认识的样子逐渐接近着神社正门。

  正门左近有几家商铺,贩卖的商品无非也就是一些纪念衫什么的。纪念衫上都印着一些字,仔细看了看,才发现是:忠魂永驻,武运长久!武运长久,这词儿大家都不陌生,在电视剧经常看见。神社门口的人不多,只有那么二三十个。只是这二三十个人,却很让我有一种揍人的冲动。因为他们身上统一穿着二战时期的日军军服,此时正跟在一个领头的人后头在那里叽里呱啦的喊着什么。

  喊了一阵之后,见没几个人附和他们,左右看了看,排好了队伍迈着正步也就离开了。这种活动是他们每年在春节之前都会来折腾一次的,目的嘛,自然是想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顺带着恶心一下中国人。等他们离开之后,我这才走到神社门口向里面张望了起来。只不过没过多久,就被里边一个僧侣给挡了出来。这里除非是在一些特有的日子,其余的时间是不对外开放的。

  “搞得还挺神秘!”我摸了摸鼻子退了出来,左右看了看,带着几个同事顺着不算太宽阔的街道就逛了下去。

  “啊,您回来了,很累吧?”一直逛到中午,大致上将神社周围那些不是很复杂的街道路线都摸清楚了,我们才沿路返回了落脚的那片民宿区。目送同事们三两散去之后,我这才转身走到了自己下榻的那间民宿门前。门是半开的,可以看见主妇正坐在那里摘着筐里的蔬菜。听见脚步声,她抬头看了看,然后面露喜色的迎了出来,如同伺候自己丈夫那般伺候着我换上了拖鞋!

  “您的丈夫...”一个上午,我都没有见到这家的男主人。说实话,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实在让我有些不习惯。

  “哦,他在公司上班,中午不回来的!”女主人的答话,让我有一些些想歪了。中午不回来......!

  “吃过午饭,您想睡个午睡吗?过两天就是你们中国的年三十了。神社会有一系列的祭祀活动,到时候你可以去看看的。当然,或许对某些活动您会觉得有些不愉快。但是不要放在心上!”女主人将我让进了客厅,给我端来一杯茶之后跪在身边对我说道。

  “也好!给你添麻烦了!”我盘腿坐在榻榻米上,浅酌着茶水环视着四周说道。

  “欢迎!”午饭后,我来到了位于二楼的房间睡了一觉。下午的时候我再度出门将周围的环境熟悉了一便,等到回来,这幢屋子的男主人也已经下班回家了。

  最W☆新fp章节22上u

  “很久没有回国了,晚上我们喝一杯,你给我讲讲国内的事情吧。”将我迎进了屋内,男主人递给我一支烟说道。

  “为什么不留在国内发展呢?”男主人替我把烟点上之后,我坐下问他道。

  “人各有志吧,围城看过吗?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进去。我觉得这句话可以改成,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回去。”男主人言语中透露出一种思乡的情绪。

  “抽个时间回去看看也不错,虽然还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我耸耸肩对男主人说道。

  “神社过两天会有一场很大规模的祭祀活动,那一天民众可以随意进出。不过要当心,并不是每一个民众都是真正的民众的。年三十那天的祭祀活动是对外开放的,年初一则不会。过了子夜,神社就会四门紧闭。并且街道上会有军警巡逻,为了天亮之后首相和天皇前来祭祀做准备!”女主人在厨房操持着晚餐,而男主人则是坐在我对面,吸着烟如同闲聊那般对我说道。

  “你...”闻言我狐疑的看了看男主人,他对我说这些干什么?

  “哦,看来你对这个不感兴趣。也是,身为一中国人,对神社的祭祀都不会很感兴趣的。因为当中有些节目,会让人觉得很不爽。不过看看也无妨,心态放平和一点也就是了。”男主人看了我一眼,笑了笑摆摆手道。

  “那些军警会带军犬上街的,去年就差一点把我夫人给咬了。所以子夜一过,没什么特殊的原因最好不要出现在神社周围。”女主人端出了味增汤,还有一些蔬菜天妇罗,炸鱿鱼须,咖喱牛肉饭等食物。男主人看了看她,微微欠身对她表示了一下谢意,然后轻声又说道。

  “是啊,来来回回的在门前走,很吵的。我不过是开门看了一眼,就差点被那条黑背给咬了。还真是一些无理的家伙呢!”女主人听见自家男人在说去年的事情,连忙接口道。

  一顿饭吃得我有些拘谨,因为男主人总会在不经意间对我说一些神社周边的事情。我心里对他的身份有些怀疑,曾经一度在猜测他是不是我们自己人。可是一直到晚饭吃完,他也没有主动向我表露身份。带着怀疑,我回到了房间!

  “民宿的主人,是不是我们自己人?”回到房间之后,我给沈从良拨打了一个电话。

  “不要问,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沈从良在电话里轻声对我说道!他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更加让我心里猜疑了起来。

  “通,通通!”接下来的几天,我都在熟悉周边环境之中度过。而那个男主人,则是再也没有在我面前提及任何关于神社的事情。转眼间到了年三十,大清早我就被门外一阵通通的鼓声给吵醒了。拉开窗户一看,街道上正走过一群身穿盛装的日本人,他们敲打着太鼓,表情肃穆的从我面前经过。祭祀,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