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55章 功成身退
  “陛下压抑了数十年,真情流露一下也无可厚非。只不过,请记住在外人面前切不可如此。想要恢复皇权,任重道远啊陛下!”久保龙彦起身对天皇合十鞠躬道。

  “朕有忠臣随侍,在成功之前必定会学那汉献帝般韬光养晦。方才,是朕失态了!只是朕的结局,会和汉献帝一样吗!?”天皇深吸了几口气,努力使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问久保龙彦道。

  “有志者事竟成,陛下毋须多虑。久保龙彦会一直跟随在陛下左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久保龙彦闻言合十对天皇答道。

  “鞠躬尽瘁朕需要,但是朕不需要你死而后已。等朕大权独揽的那一天,你就是大日本的国师。你我二人苦尽甘来,共享荣华。”天皇眼眶湿润了,走上前去扶住久保龙彦的双臂动情的对他说道。天皇跟久保龙彦携手对立而视,此时的他觉得既像是汉献帝,又像是刘皇叔。

  “陛下,你我君臣来日方长。此时神社有事,我想过去查看一二,顺便看看能不能为陛下揽些好处!”良久,久保龙彦方才后退一步,对天皇躬身说道。神社家大业大,此番出了事,总会遗留些洋落的吧?尤其是殿里供奉着的那些个阴灵,若是能为己所用,在今后辅助天皇夺权的路上,无异于如虎添翼。久保龙彦心里如此盘算着。

  “还是龙彦想得周全,速去速回,一切当谨慎小心为上!”天皇闻言赶忙应允着道。之前一时情绪激荡,他倒是把趁火打劫这招儿给忘了。如今被久保龙彦这么一提醒,顿时醒悟了过来。

  “嘟嘟,嗷呜......”从神社里出来,顺着街道往前跑没多远,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警笛声从远处逼近了过来。十来辆警车闪烁着警灯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见状,我们立马转身钻进了街边的小巷当中。

  “队长,你手脚真快。我们才把外围清理掉,你就完成任务了?”顿在漆黑的巷子里,同伴们气喘吁吁的围拢在我身边连声问道。

  “回去请大家喝庆功酒,神社是他们的精神寄托。现在毁了,他们一定会全城搜捕。咱们要尽快离开这里,途中尽量不要跟人纠缠。咱们先想办法回银座,那里最繁华,人群也比较密集,可以掩护我们安全撤退!”我顿在巷子里喘息了几下,然后招呼着同伴们对他们嘱咐道。只是这里距离银座还有很远,怎么过去是个问题。

  *0¤

  “任务达成,现在准备撤离!”我决定先对沈从良汇报一下任务的进程,然后寻求他的帮助。摸出手机,给他发了条短信之后,我准备带着同伴们沿着小巷先往前走一段再说。

  “5分钟之后有人来接你们,你们现在留在那里别动。”沈从良通过我手机传出的定位讯号锁定了我们的位置,然后给我回了条短信道。5分钟,我第一次觉得5分钟是一段很漫长的时间。

  “现在出去,上外边的那辆黑色保姆车。”5分钟之后,我的手机再度震动了起来。看看上边的短信,我拍了拍围在我周围握着武器戒备着的同伴们,起身将他们往巷外带去。一辆黑色的保姆车停靠在巷口,我们拉开车门先后钻了进去。上车之后我才发现,司机我认识,正是这次我下榻的那家民宿的男主人。他侧身对坐在副驾位置上的我微微点头致意了一下,随后将车发动一溜烟向市区方向驶去。直到这个时候我才能确定,他真的跟我是一伙的。

  “把你们送走之后,我也要准备搬家了。其实我很想念我的祖国!”这是他在送我们离开的途中说过的唯一的一句话。一直到我们下车,他都没有再开口,也没有告诉我们他的名字。我只知道在异国他乡,依然有我们自己的人存在着,这就够了!

  到了银座之后,沈从良马上又安排人送我们离开了东京。第二天中午,我们就坐班机返回了国内。踏上了祖国的土地之后,我第一件事就是招呼这些即将分别的同伴们去了一家酒楼,我私人掏腰包请他们吃了一顿庆功宴。在包厢的电视里,正播放着一则有关神社爆炸案的新闻。我们看着新闻,齐齐举杯轻撞了一下。又过几天,爆炸案后续的报道播出了。一个韩国人站出来表示对这件案件负责,并且声称他炸毁了神社里的一个马桶。一时间这个人成为了韩国的英雄!

  我不知道的是,在我们离开之后,有一个和尚来到了神社。那些四散奔逃的阴灵们终究没有逃出太远,因为他们的牌位和骨灰坛都在神社里。这些阴灵最终被这个和尚收服了,浅草寺的实力又上升了一截。这个和尚,正是久保龙彦。而神社经此一事,暂时宣称对外关闭。至于关闭多久,尚无定论。

  “过年一个人在家挺无聊吧?”今天是年初四,刘建军今天不用值班,一大早就提了一条烟两瓶酒跑来给我拜年。进屋之后,他将礼品塞我手里,换上拖鞋走到沙发上靠着说道。父母和顾翩翩她们去巴厘岛度假还没有回来,现在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

  “初六有时间吗?”接过我泡好的茶,刘建军迟疑了一下问我道。

  “干嘛?”我坐到他身边,拿起遥控器调着电视频道问道。

  “想请你去坐坐!”刘建军看了我一眼,然后把茶杯放到茶几上说道。

  “应该是有人想请我去坐坐吧!?”我将遥控器拿在手里把玩着,侧过头去看着他问了一句。想跟我吃饭,今天就有时间。况且,他跟我之间什么时候要用上一个请字了?我和刘建军之间太熟悉了,正因为熟悉,所以我才能从他的话里察觉出他的真实目的。

  “上次那事,人家想找个机会跟你化干戈为玉帛。直说了吧,二把手想请你吃饭,把你俩之间的误会说清楚。”刘建军终究是个不擅长做说客的人,说没两句就挠头开门见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