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59章 恶向胆边生
  孩子蹒跚着拿来钥匙交给了栅栏门外的这个叔叔,然后转身将积木打乱,准备和这个叔叔一起重新玩。吴和平拿到钥匙,将手从栅栏间隙中间勾了进去,很快就把挂在里边的那把锁给打开了。拉开活扇有些吱喳作响的栅栏门,他快步闪进了屋内。

  “呐,把这个喝了咱们开始玩!”吴和平将掺杂了大量安定的酸奶插上吸管后递到了孩子手上。安定是他的朋友从家里偷出来的,拿到手后吴和平将药丸碾成了粉末,然后化成了水。又去药店买了个一次性的注射器,用针头将密封纸扎了个小孔之后把那些药液注射进了酸奶里。吸管从小孔处捅了进去,很好的将它掩饰掉了。孩子接过酸奶,几口就将它喝了个干净。

  “要不,咱们出去找奶奶吧?叔叔带你去坐摇摇车怎么样?”等孩子把酸奶喝下去,吴和平将孩子搂在怀里对他说道。药效还有半个小时才发作,而他能避人耳目带着孩子离开居民区的时间,只剩下了五分钟。他要赌一把,赌自己能带着孩子离开。赌中途不被人看见,赌半个小时之后,孩子能睡着!事情充满了变数,可是既然已经开始做了,吴和平就决定做到底。

  “可是奶奶回来看不见我会着急的!”摇摇车对于孩子很有吸引力,他犹豫了一下在那里说道。他想去坐摇摇车,却又担心奶奶回家看不见自己会着急。

  “没事的,咱们只玩一会儿就回来。说不定路上还能碰到奶奶呢?”吴和平看了看时间,已经8点41了。再不把孩子带走,就要前功尽弃。他一把将孩子抱了起来,走出去将栅栏门随手锁上了说道。

  “那我只玩一会儿!”孩子将胳膊环抱在吴和平的脖子上脆声道。

  “真到手了?快,上车去火车站!”吴和平运气不错,抱着孩子从居民区出来的时候,并没有遇上熟人。他将外套罩在孩子身上,专挑僻静的地方走。七拐八绕的出了居民区,眼看孩子还清醒着,又带他去两站路开外的超市门口坐了两次摇摇车。等药效发作,孩子开始打盹的时候,这才抱着孩子来到了之前和同伙们约好的会和地。

  等吴和平抱着孩子出现在这几个男男女女们眼前,他们有些意外的同时又有些喜出望外。孩子搞到手,就意味着几万块钱已经放到他们眼前了。只要将孩子卖出去,一人起码能分一万块。一万块,足够他们挥霍上一个月了,或者几个月?他们不知道。因为他们身上从来就没有带过这么多钱!

  *$x首发.8

  车是昌河的车,坐在上头很颠。只不过现在没人去在意这么多,他们只是想车速快些再快些。人人都心如鹿撞,在欢喜的同时又有些害怕。毕竟以前都只是搞些小偷小摸的勾当,陡然间拐卖孩子,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属于做了一桩大案子了。

  没有人说话,大家把车窗打开,只是闷声抽着烟。有的人考虑着接下来该怎么办,有的人则是考虑着万一被逮着了之后又该怎么办。只不过除了吴和平之外,其他人很快就释然了。因为孩子是吴和平抱来的,真出了事情,他是主犯,这些人只是从犯而已。分钱当然是平均分,坐牢的话,就让吴和平去多坐几年吧!

  就这么过了20来分钟,车终于是停在了火车站的门口。车是租来的,半天的时间花了200,这笔钱很是让这群男女们觉得心疼。下车之后,掏出两张红票子递给司机。眼看着喜笑颜开的司机开着车绝尘而去,众人这才转身走向了售票处!

  “去哪呢?”排队购票的时候,同伙们还没有拿定主意要去哪!他们也没出过远门,对于接下来的行程也是两眼一抹黑!

  “去甘肃!”最后还是吴和平拍板拿主意,他觉得把孩子卖得越远越好!于是大家凑巧买了去甘肃的车票,可是计划没有变化快。上车不久,孩子就醒了。然后开始哭闹,要回家要找奶奶!在全车厢人怪异和警惕的眼神中,吴和平抱着孩子跟着同伙们中途就下了车。因为他们害怕孩子再哭闹下去,会有人去报告乘警。要是乘警来了,事情就要露陷。他们下车的时候,火车还没有出省,甚至于都没有开出去太远。

  一路上孩子的哭声和叫声,还是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其中不乏有热心人上前询问是怎么回事,但是都被吴和平的狐朋狗友们给吓唬了回去。吴和平抱着孩子,快步走在街上,只觉得一阵心惊肉跳。路边很多人在打手机,或者正在从身上拿出手机来准备打。他觉得这些人都是在跟110通话,他们在报警。

  “要不,咱们把孩子还回去吧?这才隔了一条江,我身上还有40,足够咱们坐班车回去了!”同伙们心里也是一阵七上八下,有人摸出两张20的对吴和平建议着。

  “还回去?”吴和平闻言也有些心动了。要是还回去,顶多说自己带孩子出来玩了。最多是挨邻居奶奶一通唠叨。可是一想到唠叨,吴和平就想起了自己的妈妈。

  “不行,干都干了,现在再回去?你们不想挣钱了?”吴和平决定不能回去,就算把孩子贱卖了也总比半途而废的好。钱,他需要钱向妈妈证明自己的能力。

  “那,那你去干吧,我不干了!”有同伴停下了脚步对吴和平说道。偷铜偷铁卖几个钱,被抓住了顶多交点罚款,关上半个月。这拐卖孩子被逮着了,说是只判几年,可是这几年怎么过?一人打了退堂鼓,其他的人也先后打起了退堂鼓。转瞬间,他们就从一个团伙,拆伙成了只剩下吴和平一个人!

  “成,你们都不干,我一个人干!只是事后别怪我不仗义,一个人独吞这笔钱。还有,谁要是敢回去乱说,我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吴和平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面露狰狞的看着几个同伙说道。恶向胆边生,一旦心里有了恶,这人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