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61章 不是不报 为解封堂全体加更
  挂断了电话,吴和平愣愣坐在床边好久。一直到火锅里的汤汁都漫到了桌上,他才匆忙起身拔掉了电插头。他觉得在外面的这几年,自己懂事了很多。可是自己却懂事的太晚,很多事情已经难以回头了。

  将酒瓶盖子缓缓拧开,拿过桌上的玻璃杯倒了半杯酒,吴和平一口干下去。酒是很低档的酒,本地小作坊生产的。喝下去很辣喉咙,后劲也足。平常吴和平不敢多喝,可是今天他却想醉一次。醉了就不想家,醉了也不怕死了。看着酒瓶里剩余的白酒,吴和平提着它走到桌边,揭开火锅盖子开始自斟自饮起来。

  半个小时之后酒全部喝干,菜却没有吃下去多少。吴和平打了个酒嗝,踉跄着就走到床边,然后倒头就睡。倒在床上没多久,他就发出一阵鼾声。每天晚上做梦,白天又要干活,他太累了。

  “叔叔,叔叔?”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吴和平就觉得有谁在不停地摇晃着自己的身体,嘴里还轻声在那喊着叔叔。可是没过几秒钟,他就彻底清醒过来了。孩子,那个孩子又来了。他的鬓角滴落下几滴汗珠,心里不停地对自己说着:醒过来,快醒过来,醒过来孩子就走了。

  “呼,呼,呼!”还好,跟往常一样。每次他都能强迫自己从梦中醒来,这一次也不例外。吴和平从床上翻身起来,双手撑着床沿不停地喘着粗气。喘息了一阵之后,他觉得自己口很渴。准备起身喝水,却忽然记起来自己家里原来连个暖瓶都没有。将屋里那盏节能灯按亮,他随手拿起刷牙用的漱口杯向门外走去。过道里有自来水,将就着喝一些吧。明天,明天无论如何要买一个暖瓶回来。把门打开,一阵刺骨的寒风吹到他身上,吴和平打了个哆嗦心里想道。

  随脚划拉了一只鞋子横在门框那里,以免待会房门自己关上了,吴和平这才端着漱口杯向水池走去。这里一共住了6户人家,大家共用一个水龙头,共用一个蹲位的厕所。条件很差,不过吴和平却早已经习惯了。拧开水龙头,用漱口杯接了两杯水灌下肚子,他这才觉得好过了一些。打了个水嗝,吴和平回身往房间走去。

  “你...”才一进门把漱口杯放到穿衣柜的柜顶,一回头却看见一个孩子正坐在屋里那张用破败不堪的小桌上吃着丸子。丸子早已经冷透了,火锅里的油水已经冻在一起。孩子就那样伸手在锅里捞着菜肴往嘴里塞着。一边吞咽着,一边还冲进门来的吴和平露出了笑脸。孩子,正是几年前的那个孩子。正是几年前被吴和平亲手埋掉的那个孩子。

  “叔叔,有酸奶么?”孩子将手在身上擦了擦,然后起身走到吴和平身前仰起头问他道。孩子身上都是泥土,还有成团的蚯蚓在他那件小褂里钻来钻去。吴和平往后踉跄着退了两步,然后转身就要打开门跑出去。伸手拉住锁头,一使劲锁头却被他拉了下来。

  “叔叔,有酸奶么?喝完我好回家!”孩子脚步蹒跚着,一如多年前那般走到吴和平的身后,轻轻扯了扯他的外套又问道。

  “你,你饶了我吧?明天我给你烧纸钱,要多少酸奶都能买得到。好不好?”吴和平看着手里断掉的锁头,回身啪一声跪在孩子面前哀求着他。

  “叔叔,我要喝酸奶!”孩子伸手按住吴和平的肩头说道。孩子的手很冰,吴和平觉得身上的热度正逐渐离自己而去。他的脸色逐渐苍白起来,头发上逐渐起了一层薄霜。孩子只是伸手按住他的肩头,不让他站起身来,嘴里依然问他要着酸奶。

  “我,我错了,孩子你饶了我吧?我明天就去自首好不好?”吴和平跪在孩子面前,牙关不住磕碰着哀求道。冷,透心的冷。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失去了知觉,他知道孩子是来向自己讨债索命了。可是他不想死,他想活着。自首,这个时候他想到了自首。无期也行,死缓也行,只要能活命,哪怕要他坐一辈子牢都行!

  “酸奶!”孩子眼角滴落下几滴泪水,冲吴和平奶声奶气的喝了一声。

  首发

  “我错了...我错了...”吴和平身上结了一层霜,他努力睁开即将闭上的眼睛,看着孩子连声说着。几个呼吸之后,他头一低,就那么跪在那里死掉了。

  大年初七,顾翩翩她们终于回来了。看着她们手里满满当当的手提袋,还有脸上露出的满意的笑容,我知道这次旅行她们是愉快的。将她们迎进了屋子,不等我开口,她们就叽叽喳喳的对我讲起了旅途当中发生的趣事。

  “哥,嫂子和婶儿,姐姐她们我就安全交你手里了!你没能去真是遗憾,下次有机会我再安排。这是给你带的一点小礼物,请笑纳!”陪同而来的貂皮男将手里的手提袋递到我手里连声说道。手提袋里有两件花衬衫,还有两条五分裤。我将它们拿出来在身上比划了一下,大小正合适。

  “小凡弟弟过年好啊!”招呼着众人坐下,我正琢磨着待会是在家吃还是出去摆一桌,顺带着感谢一下貂皮男这次的安排。就听见门口有个人在那里冲里面打着招呼。我一回头,就看见许海蓉穿着身警服,空着手正站在那里冲屋里频频点头致意着。

  “许姐进来坐!”顾翩翩见有客人来,顾不得把摆放在客厅的东西归置好就迎了过去。没过十五就是年,人家登门了,作为主家的礼数还是要到的。

  “坐就不坐了,今天我是来求援的!”许海蓉轻拉着顾翩翩的手,完了看着我说道。

  “好,以前呢,是刘建军!现在他发达了,不管事了,就换成了许姐你!大过年的,你们有加班费,可我没有啊姐姐,你敢不敢让我把年过完再来找麻烦?”我从兜里摸出一盒烟,递了一支给貂皮男之后对许海蓉挠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