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62章 头七夜
  “这事儿吧还非你帮忙不可了,一般般的事情你姐姐我啥时候来找过你的麻烦?借一步说话!”对顾翩翩歉意的点头致意了一下,许海蓉随即对我招呼道。看她那样子,我就知道今天要是不出去跟她唠几句,她一准得堵着我家门不走了。

  “说吧到底啥事!”让颜品茗陪着其他人归置东西,我走到门外问许海蓉道。

  “你先看看照片!”不愧是刘建军一手提拔起来的干将,说话和办事风格跟那货如出一辙。说话间就从手上拿着的小包里摸出几张照片来递我手上。我瞥了照片一眼,然后让顾翩翩先回房。照片上是一个垂头跪地的男人,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拍下这张照片的时候他已经死了。并且死了不短的时间,因为我甚至能从照片上看见他身上的尸斑。

  “命案呐?那不是你们刑警最擅长的活儿么。”大致上翻看了一下,随手将照片递还给许海蓉之后我说道。

  “普通的命案我会来找你帮忙?法医鉴定的结果,说他是冻死的。可是你看,这几天的温度虽然不高,可夜间也有3-4度的样子的吧?白天就更不用说了,11-2度。虽然有些冷,可还不至于冻死人吧。你看他身上的衣裳,穿着加绒的夹克衫呢。说他脑溢血,心肌梗塞什么的忽然死了,我还能信。可要说他是冻死的,打死我也不信。怎么样?跟姐姐走一趟,去掌掌眼呗?要真是冻死的,我也就结案了。要是别的原因,恐怕还得你出手!”许海蓉伸手抓住我的腕子就要把我往院子外头拖。

  “你怎么变得神神叨叨的了,刘建军没带好头,啥事都能想到别的原因上头去。这世界上哪儿那么多别的原因啊姐姐。你做做好事,今天我父母刚从国外回来,我还得陪着他们吃饭聊天呢!”我挣脱了许海蓉的手掌对她说道。

  “你做做好事,就跟我去看一眼吧?没事你就回来,有事你帮忙料理了不就完了。”许海蓉低声跟我说起好话来。

  “仨儿,人找你帮忙啊?那你去看看吧,能帮上就帮一把。”说话间,不明就里的老妈开口道。听她这么一说,许海蓉连连对她合十不已。而我,则是无奈的轻叹一口气,转身进屋换上外套就要出门。

  “还跪着呢?”大年初七,年还没过完呢,就陪着许海蓉去验尸。隔着停尸间的玻璃,我就看见那具尸体跪在那里,周围摆放着一些冰块,维持着温度不让他烂掉。

  “掰不直,太使劲又怕给弄坏了,可不就得这么放着么。你说,就算真是冻死的,也不至于冻成这个样子吧?从发现他到现在,已经两天了,冻肉放两天也得解冻呢!”许海蓉从门口的柜子里拿出口罩和手套来,递到我手里说道。

  “是他?”等我进到停尸间,近距离瞅着面前的死人脸,不由得低声讶然道。这个人我有印象,这不是那天在街上撞了我的那个么?世界真特么小,想不到今天又在这里见面了!我伸手在他的印堂处触碰了一下,心中想着。手指才碰到死者的额头,我就感受到了一股阴寒的鬼气。

  SZ@C永s久免$?费+看oP小*+说。^

  “看来这事我还真要帮你不可了!”一句话出口,许海蓉就明白了话里的意思。

  “真是那种原因?我就说嘛!”许海蓉也是见过鬼的人,想当初她还用姨妈巾跟鬼刚过正面。闻言倒也没有如同旁人那样大惊小怪,只是托着下巴看着眼前的尸体啧啧有声的说道。

  “弄清楚死几天了吗?”我摸出一张道符,啪一声拍在尸体的后背上问许海蓉。随着道符沾身,尸体嘭一声倒在了解剖台上。这一手只让许海蓉看得一愣一愣的。

  “今天应该是第四天!”许海蓉回过神来对我说道。

  “大后天晚上我再来!”我决定等死者头七回魂的那天来问问他个中究竟。现在嘛,我在这里也没用,还是回家陪着家人热闹一下的好!

  “好,那大后天晚上我在这里等你!”许海蓉知道在这方面我是专家,闻声没有问为什么,而是直接点头把事情应了下来。跟她都说妥了之后,我转身出了停尸间,回家的途中我还刻意去洗了个桑拿去了去身上的晦气。等回到家,大家已经开始热火朝天的做起了饭菜。貂皮男很厚颜无耻的留了下来,不过所有的食材都是他跑路去买回来的,倒也不是一无用处。席间老妈倒是为他说了不少好话,看样子这一路上他把老人家照顾得还算不错。拆房子我没意见,只要补偿合适就没问题。所以对于这个貂皮男,现在我也谈不上跟他有多大仇。挨着个儿的敬完了酒,这货很识相的告辞了,这倒也让我对他产生了一点好感。也难怪人家能把生意做得这么大,起码他很会审时度势。

  接下来的两天,我带着父母还有姐姐姐夫他们把小城的犄角旮旯都走了个遍。等他们把大致的地形都记下了之后,我准备给父母买些新被子什么的,让他们在家里的别墅建起来之前先住在我这里。可是父母坚决不同意,说是乡下地方住惯了。在这里住几天还成,久住他们不习惯。其实我明白他们的心思,就是怕住这里影响我和未来媳妇的二人世界罢了。姐姐们也附和着二老,说是回去住也是一样。可以住在她们家,而且她们比我会照顾老人。

  “唉,热热闹闹的半个月,这陡然都走了,真不习惯!”父母和姐姐们回去的时候,是貂皮男派的车。送走他们之后,顾翩翩看着空荡荡的别墅叹着气道。看来她这段时间跟我家人相处得不错,以至于现在分开还有依依不舍的情绪在里头。这是好事,以后和她结婚,我就不担心婆媳关系什么的琐碎事情了。

  “小凡,别忘了晚上的事情啊!”傍晚时分,我接到了许海蓉打来的电话。

  “9点钟出发,忘不了,你放心!”我看看时间,还早得很,于是在电话里回答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