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64章 回头无岸
  “呛啷啷!”时间到了夜里12点,一阵锁链声从我们身边响起。当然这阵锁链声绝大多数人是听不到的,只有类似于我这种人,才能够听到。又或者,自身身体状态不佳的人也能听到。因为鬼差,也是鬼。身体精气神不足的人,是最容易见鬼的。而自身气血两旺,血气方刚的人,见鬼的机率很小。如果这样都能见鬼,那就真的是见了鬼了!

  “吴和平,时辰到了,跟我们走吧!”两个鬼差甩动着手里的锁魂链,走到魂魄身边就要锁他。

  k●最.新u章@~节}*上7U

  “我,我还有个心愿未了。两位大人可以宽容一下么?就一个心愿,让我了了我随你们走,下去上刀山下油锅我都认了!”吴和平往我的身后藏了藏,对那两个鬼差连声央求道。

  “误了时辰,可就不是上刀山那么便宜的事情了!”鬼差一瞪眼,冲他吼道。

  “说说看?”我决定听听吴和平这个最后的心愿到底是什么。闻言从怀里摸出腰牌,对那两个鬼差亮了亮道。两个鬼差一见腰牌,立马齐齐躬身不再言语。

  “我想回去看看妈妈!”吴和平的要求很简单,只是想回去看看他的母亲。虽然活着的时候,他很厌恶母亲的唠叨。可是现在,他最想见的依旧是她!

  “天亮之前我带他回来!”我心中轻叹一声,对那两个鬼差说道。我决定带吴和平回家去看他的妈妈,此举不为他,只是为了那个苦等了儿子几年的女人而已。

  “大人自去便是,我等天亮之前会在此地等候!”鬼差们闻言,齐齐拱手示意无妨。

  “许队,派辆车用用?”这个时候,就轮到我来找许海蓉的麻烦了。我决定问她要一辆车,好送我去江对面的那个市,让吴和平回家看看,了了他的心愿!

  “那谁,开车跟他走。”许海蓉闻言没有任何犹豫,对一个警察开口道。

  “去哪儿啊小凡?”刑警队里的人基本上都认得我,等我上了车,警察将车发动之后调了个头问我道。

  “江对面,团峰那地方你熟悉么?”我靠在座位上,递给他一支烟说道。

  “哟,那可有好几十公里呢!我媳妇就是那里的人,地方我熟!”人接过香烟,点着了之后一踩油门就向长江大桥方向驶去道。听他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轻车熟路啊这是。一路没什么话,过了长江大桥,就到了邻市最繁华的地区。这个点,在街边吃宵夜喝小酒的人还挺多。一路开过去,等到1点半左右的时候,我们终于到了吴和平家所在的地方团峰镇。进了镇子之后,吴和平身上顿时起了一阵波动。他看见了自己的家,家里的灯还亮着。

  “我在这里等你,上去吧!”等警车停在武和平家居住的这幢老式楼房下边,我打开车门对他说道。

  “谢谢!”吴和平冲我鞠了一躬,然后身形没入了黑暗之中。

  “也不知道儿子什么时候回来,初四他打电话回来说,在老板去了香港。你这几年也没怎么着家,我知道你心里对我有看法,怨我把儿子唠叨走了!”吴和平进了家门,就看见父母正坐在房里谈着心。母亲较之几年前,苍老了许多,头发都已经斑白了。而父亲,依旧抽着5块5一盒的烟,闷声坐在母亲的对面。

  “你要是外头有了人,咱们就把手续办了吧。我不拦着你,也不会拖累你。”见男人不说话,女人轻叹一声说道。丈夫自打儿子走后,就很少回家。女人心里猜度着,他一定是在外头找了一个情投意合脾气好的。想想自己当年,性子也是暴躁了些。

  “屁话!”男人狠吸了一口烟,瓮声对面前的婆娘说道。两个字,却把吴和平的母亲说得泪流满面。这个男人,终究还是舍不得抛下自己的。她在心里这么想道。

  “你以为我这些年在外头都在干嘛?我全国满处跑,哪里给的工资高我就去哪里。那年公安说,咱家儿子跟隔壁小孙子失踪的案子有牵连。我嘴里说不信,可是要为他做好赔偿的准备啊。虽然还没证据就一定是那臭小子干的,可是老子是他爹,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揍性我还能不知道?”父亲的这番话,说得吴和平泪流满面。

  “别看他整天闷声闷气的,可是这小子,真急眼了啥事都干得出来。你不是说他没啥用,挣不来钱么?我估摸着是不是这个狗.日.的一下子急了,真把隔壁小孙子给拐去卖了也不一定。总之,这事要不是他干的,我攒的这笔钱就给他娶媳妇。要是他干的,人家张口要我们赔多少,我们就赔多少,只要人家到时候不告他去坐牢就行!”父亲接下来的话,让吴和平跪倒在他面前。

  “你...”母亲伸手抚摸着父亲满是皱纹的脸,半晌无语!她在心疼这个男人,大半辈子了,依旧在为儿子奔波着。

  “一直没告诉你,我从厂子里买断工龄了。有那10来万块钱做底子,再加上这几年打工攒的,咱们家现在手里也有小20万了。等他回来,我带他去派出所把事情说明白。”20万,在父亲的眼里无疑是一笔巨款了。他在想,就算儿子做了什么缺德事,赔偿20万也应该差不多了吧?如果他还在厂子里,是无论如何凑不出这些钱来的。

  “都是我不好,以前我要是能忍住脾气,不那么爱唠叨,也就没有这么些事情了!”女人哭出声来,将男人搂进自己怀里哽咽着。

  “对不起!”深深看了父母一眼,吴和平跪在那里冲他们磕了三个头,然后起身向外飘去。他很想现身让父母看看他,可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并没有这个资格再来打扰他们了。

  “刚才,我好像听见儿子的声音了!他在跟我们说对不起......”吴和平的母亲抹干眼角的泪水,抬头对自家的男人说道。

  “你是太想他了,我估计啊,这小子既然打电话回来,就应该是准备回家了!”男人拍拍女人的手背,轻声着安慰她道。

  “我好了!”下得楼来,吴和平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家,然后钻进了警车对我说道。

  “我们走!”我冲他点点头,然后对驾车的警察招呼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