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69章 是谁敲门
  “你还是过来看看吧,不然我明天到你们经理那里去投诉你!”一贯老好人的邓杨被那两声来自于楼上的动静给吓着了,闻言咬牙罕见地对人家发了怒。还别说,有时候发发怒还是很能解决问题的。之前满脸子不乐意的物业一听人家要投诉,连忙答应过来看看。投诉什么的,可是要扣钱的。这里本来就收不上来什么物业费,每个月只能拿一点保底的工资,要是再扣,还干个毛线!

  “楼上啊?”几分钟之后,小区里唯一的一个夜班保安带着手电坐电梯就上来了。敲开了邓杨的家门,一脸的苦大仇深,不停张嘴打着哈欠的保安抬手指了指头顶问他道。要不是邓杨这个电话,他本可以一觉睡到6点再起的。然后沿着小区溜达一圈儿,等人来接班。

  “楼上!”邓杨递了一支烟过去,肯定地点点头道!

  “我去看看吧,没准是野猫什么的在上头折腾呢!”保安看着邓杨不似开玩笑的脸色,将烟点着了顺着楼梯向楼上走去道。

  “滚,踏马的!”几分钟之后,邓杨就听见门外楼梯口传来了保安的喝骂声和一阵的哭泣声!他将房门打开,探出头去一看。就看见保安正拖着一个穿着深蓝色老棉袄,年约60多岁的老爷子往这边走来!

  “不知道是哪里流浪来的,在上头铺了个木板准备长住呢!老东西开锁的技术不错......”保安提着老头儿的衣领子对探头出来的邓杨说道。他是刻意把老头儿带来给邓杨过过眼的,免得二天人家真去经理那里投诉他。

  最新《章Ud节w上…(

  “就住一晚,明天我就走好不好?”老头儿双手合十着对保安哀求着。原本想着这里的空屋多,想找个没人的屋子暂时安个身。等春暖花开,天气暖和了,他再离开这里。可没曾想还没容他住下,就被人家给发现了。

  “滚,特么老子这里不是慈善机构,还特么打起商量来了。住一晚?让你住一晚,赶明儿老板炒了我,老子跟你一起去流浪啊?”保安没有理会老头儿的哀求,提着他的衣领子就按下了电梯的按钮。

  “得了,你回屋睡吧。这边都料理完了,应该不会有东西再吵你了。”电梯门开,保安带着老头儿进去之后冲邓杨说了一句。

  “吓死我了,特么以为有鬼,原来是个流浪汉!”邓杨将门锁好,走到沙发上坐下,点了支烟压着惊说道。说起来,这块儿地方在10几年前,还属于乡下。只不过后来老城区都开发建设得差不多了,才逐渐转移目标开发到这里来的。打小住在这里,从隔壁左右邻居们的嘴里没少听那些鬼故事。被鬼故事熏陶大的孩子,没理由不信这些。邓杨一支烟抽完,顺便上了个厕所之后这才心安理得的回房睡了。

  与此同时,在距离邓杨所住小区不远的马路上,一辆路虎撞飞了一个缩着脖子正顶风向前走着的老人。路虎的司机打着酒嗝从车里下来,看了看那个已经飞进了路边绿化隔离带的老人。前后瞅了瞅发现路上连个人毛都没有,然后上车一溜烟的绝尘而去。这地界儿,平常天一黑就跟高速路似的,基本没人会在路上走动。今天见鬼了,怎么就撞了个老头呢?没监控吧?没被人看见吧?司机将车窗放下来,任由车外的冷风扑打在自己的脸上身上。心里在那里抑郁着将车快速驶离了这条马路。

  “可怜啊,昨天前头不远撞死了一老头,肇事车跑了......”这是邓杨第二天出门上班的时候,听见的一条消息。听到消息之后,他还刻意开车过去看了看,他怀疑被撞死的老头,很有可能就是昨天晚上被保安赶出去的那个。只不过事故现场除了遗留下一只鞋帮子开了口的运动鞋之外什么都没有,想必尸体已经被交警队给运走了吧。

  时间一晃正月十五就过去了,年过月尽。上学的,上班的,大家都会被提醒一句,该收心了!于是乎上学的学生们垂头丧气的背着书包,重复起了已经重复了多年的苦读生活。上班的人则是长叹一声,踏马的又要开始熬了。熬过一周之后,邓杨已经适应了节后上班的生活。周五下班,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一趟老城区,在馋嘴专卖店给老婆带了很多零食。周末呢,可以休息两天,今晚要不要啪啪啪呢?在回去的路上,邓杨心里琢磨着道。

  对于自己男人很自觉的给自己买零食的行为,邓杨的老婆表示了充分的肯定和赞扬。女人一开心,允许玩的花样也就多了那么一两种。事后,邓杨觉得自己都快要被媳妇给掏空了。他双腿打着晃走进了卫生间,洗漱干净之后他裹着浴袍搂着被雨露滋润得美艳动人的媳妇,靠在沙发上看起了奔跑吧妹子。因为是周末,邓杨今天没有独自先睡,而是陪着媳妇看完了整集节目。

  “睡吧老婆,快12点了,明天咱们出去玩在外边吃怎么样?”一直看到了晚上11点半过后,妹子们才奔跑完。邓杨打着哈欠,反手揉着有些发虚的腰肢对老婆说道。他决定明天睡到几点算几点,然后起床带老婆出去看个电影,完事了就在外边吃了饭再回家。

  “吱嘎!”迷迷糊糊之中,邓杨似乎又听见了一阵椅子在地上拖动着的声音。

  “嘭嘭嘭!”邓杨今天实在是累着了,他没有如同上次那样起身一探究竟,而是选择了抱着老婆继续睡觉。只不过稍后,他就听见有人在敲打着自家的家门。轻轻松开已经熟睡的老婆,他翻身起来,披着外套就向客厅走去。

  “这么晚了谁啊?”将客厅的灯按亮,邓杨走到门口透过猫眼向外窥探着问道。没有人回答他,从猫眼里看去,门外也没有人在那里。

  “难道我听错了?”邓杨挠挠头,把客厅的灯按灭之后自言自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