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71章 保安死了
  邓杨在屋里坐了半个小时,也没见那个保安下来。心说这么干等着也不是个事啊,壮着胆子提着菜刀就上了楼。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那贼是走了还是被堵了,他总得去看个究竟心里才能踏实。他心里琢磨着,要是那保安把贼堵屋里了,他还能去帮个忙。至不济,打个110还是可以的。要是上头没人当然更好了,他可以安安心心回家睡觉。

  蹑手蹑脚顺着楼梯就到了楼上,出乎邓杨意料的是居然没见到那个保安的踪影。难道他已经回去了?邓杨心里琢磨着,伸手就准备去拉楼上那家的门。握住门把稍微使劲拉了拉,邓杨发现房门是锁的。

  “这小子,回去了也不跟我打个招呼!”邓杨嘴里轻声抱怨着,转身就准备下楼回家睡觉。

  “砰!”一声巨响从身后乍然响起,邓杨猝不及防之下差点被吓得从楼梯道上滚下去。接连在楼梯上踉跄了几步,手拉着护栏站稳了脚跟之后,他举起手机按亮了电筒功能向身后照了过去。

  “砰!”又是一声巨响传来,伴随着响声,邓杨似乎还听到了咔嚓一声什么东西被折断的声音。

  “谁?”邓杨将手机的光线照向了发出动响的那扇门,嘴里哆嗦着喝问了一声。

  “谁在里面?不出来我可要报警了!”邓杨咽了口唾沫,说完这句就要拨打110。接连两声巨响他听得真真的,他敢肯定的是这间房子里肯定有人。

  “吱嘎!”就在邓杨低头准备拨打电话的同时,房门发出一阵刺耳的摩擦声被打开了。保安从屋里走了出来,晃动了两下身子倒在地上。邓杨用手机照着保安那张死灰的脸,只觉得手脚一阵发麻。保安的眼珠子向眼眶外鼓出,趴在地上就那么死死的瞪着他。邓杨的胃抽搐了几下,然后张嘴哇的一声把晚饭给吐了出来。

  z更O新最快》)上

  “幺,幺幺零吗?死人了,死人了......”邓杨连滚带爬地顺着楼梯跑到了家门口,浑身打着摆子,好半天才将钥匙捅进锁孔里。进屋之后他将房门嘭一声关上,将能上的暗锁全部都上了。之后一屁股瘫倒在地拨通了报警电话!

  等许海蓉带队赶到这个偏僻的小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3点半了。在过来的路上,许海蓉找到了楼盘销售商的电话。将情况对他进行了简单的讲解之后,让他到达现场协助工作。

  “你报的警?”许海蓉带着刑警还有法医们坐电梯来到了邓杨的家门前,表明了身份把门叫开之后,她看着面前这个正不停打着哆嗦的男人问道。

  “是我老公报的警!”见邓杨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他的媳妇连忙开口回答着许海蓉的问题。

  “有,有贼,杀人了!”邓杨抬头看了看身边被自己吵醒的老婆,又看了看穿着制服的许海蓉,好半天才开口说道。

  “你看清楚凶手的样子了么?你不要这么紧张,现在这里已经被警察控制了,你是安全的!”许海蓉走到饮水机前头,替这个受到了极大惊吓的男人倒了杯开水问他道。

  “不知道,我没看见。我只听见有人不停的敲门,从我家到楼上,不停地敲!然后我打电话让保安过来看看情况,保安上去半个小时也没个动静,我寻思着上去看看有没有能够帮上忙的地方。”顾不得开水把喉咙烫得生疼,一气儿喝下去半杯。邓杨觉得自己镇定了许多,冰冷的身体也有了些温度,他放下杯子定了定神对许海蓉说道。

  “这么说,你让保安过来的时候,自己也不确定是不是有贼进来了是吧?甚至于,你都没有看见有人在你家附近出现。”许海蓉拿了把椅子坐到邓杨的对面轻声问他。她不是在质疑邓杨,毕竟保安死了是事实。她只是觉得,这个案子有些棘手。因为这里的住户不多,所以要想找个目击者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许海蓉决定先上楼勘查现场,等这里的老板到了之后。再调取这个单元的监控,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凶手的样貌特征。

  “是的,我只是听见有人不停地敲门。至于是什么人,我没有看见!”邓杨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将里面的开水一口喝下去说道。

  简单的问了邓杨几个问题之后,许海蓉带着刑警们上了楼。已经有同事在现场进行勘测和取证,看到许海蓉上来了,大家纷纷对她摇着头示意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现场除了保安遗留下的痕迹之外,就只有邓杨的指纹和地上的那滩呕吐物。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人存在过的痕迹。

  “这几枚脚印是怎么回事?”许海蓉跨过尸体,走进屋里蹲在客厅当中仔细看了看,用手上的手电指着那块跳板附近已经有些模糊不清的脚印问同事们道。

  “据判断,这些脚印应该是以前留下的。因为房子长期没有人打扫,地上积累了一层灰,或许是工人们撤离的时候留下的吧?队长,凶案发生在两个小时之前。所以这几枚脚印,我觉得没有必要去查证。”负责现场勘测的同事走过来,蹲在许海蓉身对她说道。

  “队长,你觉得会不会是报案人贼喊捉贼?现场只有他和死者两人的指纹最新鲜。”虽然提倡疑罪从无,可是这个刑警还是不由自主的怀疑起了邓杨!

  “动机!?”许海蓉站起身来用手电照着这间毛坯房问道。

  “我想马上开始调查邓杨,只要深入的调查了,动机总会被我们找出来的!”刑警坚持着自己的判断,随即起身走到许海蓉身边说道。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还没办法找到他的作案动机,假设他是凶手,凶器呢?他很瘦弱,保安的块头比他大得多。两个人搏斗,他不可能不留下任何伤痕的。刚才跟他谈话的时候,我发现他身上半点伤痕都没有。那么再假设一下,他是偷袭得手。以弱搏强,只有从背后下阴招。你来看......”许海蓉转身带着属下走出门外,用手电照着保安的尸体对他说道。尸体是趴在地上的,后背上没有任何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