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76章 管用的剪刀
  “不行了不行了,待会还要开车回去。一礼拜前喝多撞电线杆子上了,前天才把车修好提出来,你们可不兴害我!”吕文兵几乎每天都有饭局应酬,做建材生意的,关系不多路子不广可不行。一连一周出来应酬,他要么打车,要么蹭别人的顺风车。有人问他车去哪儿了,他都是说车撞电线杆子上,保险杠和引擎盖都要修补。至于撞死人的事情,就算是亲娘老子他都不会说。他觉得侥幸的是,辛亏自己是生活在这个小地方。换到大城市,自己是绝对跑不掉的。

  “不至于,你的酒量我们还不清楚?最后一杯,喝完我们绝对不多劝。放心吧,待会把车开慢点就是了。”小城这地方,交警上路查酒驾什么的基本很罕见。所以酒后开不开车,全凭个人自觉。吕文兵的几个朋友又开了一瓶白的,将他面前的杯子拿过去斟满了说道。吕文兵看着面前被斟满的玻璃杯,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一下,然后举起杯来跟朋友们继续喝着。

  饭局一直持续到夜里9点方才作罢,脚下发着飘的吕文兵跟随着朋友们从酒店走出来,径直上了自己停在门口的路虎里。婉拒了朋友们K歌的邀约之后,努力控制着自己那亢奋的神经发动汽车就往家里开去。一路上吕文兵的车速都不快,因为他时刻提醒着自己之前曾经撞死过人的这件事情。酒店距离吕文兵家10分钟左右的车程,很快他都能看见自己家里亮起的灯了。

  “平安到家!”他心里松了一口气,车速也随之提高了一些。一脚油踩下去,很快就到了小区旁边的十字路口。打开转向灯,他准备减速拐弯。却发现自己踩在油门上的脚怎么也提不起来,想去换挡的那只手也僵直在那里,路虎直奔十字路口冲了过去。隐约间他看见了一个老头,正蜷缩在自己的两腿之间。一只脚踩在自己的脚背上,一只手则是死死拉住了自己要去换挡的手。

  “啊~啊~啊~”前方是一辆满载着钢筋的货车,钢筋太长,以至于货车的后墙板都不能合上。长长的钢筋拖在车尾,就如同一支支长矛那般杵在那里。吕文兵嘴里大喊着,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车撞了上去!

  “砰!噗噗噗!”路虎跟货车发生了追尾,钢筋穿破了前挡风玻璃戳进了车内,将吕文兵当场戳成了筛子!吕文兵死了,死亡时间是夜里9点15分。

  9点半,邓杨关掉电脑。往床头摆了一把刃口微分的剪刀,然后钻进被窝就准备睡觉。这个周末过得让他十足的胆颤心惊,他想换房子搬家。可是换房子不比换衣服,需要的钱不是一星半点。白天给父母打过电话对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父母犹豫了好半天才说等把手上这套卖出去再说。父母手上也没多少钱,小夫妻俩开销大。每个月二老的退休金,有一半要补贴给他们过生活,手里也没存下什么钱来。

  听父母这么说,邓杨决定马上去网上发布卖房的信息。信息发布完之后,他忽然想起网上的能人多,没准有人懂得怎么驱鬼避邪的法子呢?还别说,在论坛上发布了一个帖子之后,很快就有人在下边回复了。有说放剪刀的,有说请佛像的,有说鬼怕污秽,让他发粪涂墙的。总之什么五花八门的回复都有。到最后,他选择了一个靠谱而又现在能够做到的答案。佛像法器什么的,现在是没办法弄回来了。摆剪刀看起来挺靠谱,而且家里也有这玩儿。

  “你说,这东西能管用?”媳妇上依偎进邓杨的怀里问他道。

  “我也不知道,求个心安吧。希望能管用,我实在熬不住了,明天还要上班。”邓杨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往房门那边看了一眼说道。今晚他家灯火通明,他决定开着灯睡。光明,总是可以带给人一些心理安慰的。

  “要不,咱们请假休息吧。明天不住家,我们去宾馆好好睡一天?”媳妇心疼的摸了摸邓杨的脸颊对他说道。连续几晚没有睡好,邓杨的下巴上已经长出了硬硬的胡茬子。男人的工作不轻松,女人有些担心他休息不好去干活会出安全事故。

  “明天早上再说吧,今晚要是没事,明天我就去上班。”请假是要扣钱的,邓杨有些舍不得。他在想,一个月上22个班左右,平均日工资是200,为啥请假却要扣500?500块钱,可以给老婆买好多馋嘴回来了!脑子里这么想着,眼皮子就开始打架了。不多会儿,邓杨就发出了鼾声。

  一觉睡到半夜,邓杨觉得有些口渴,迷迷糊糊的起身穿上拖鞋准备去客厅倒杯水喝了再接着睡。一睁眼,当时他就瞌睡全无了。昨天见到的那个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到卧室里,正拿眼瞅着他。

  “老子跟你拼了!”邓杨转身扑到床上,一伸手抓起了那把刃口微开的剪刀对着眼前这老头就戳了过去!这日子没法过了,这个死老头子是缠上自己了?邓杨手握着剪刀,使劲向老头身上捅去道。手里一使劲,剪刀那微开的刃口随之被他捏合。隐约间邓杨似乎听见了嘎嘣一声,然后就看见那个老头面露惶恐的对他连连摆着手。

  “我不是来害你的,我只是想吓唬吓唬你就走!”老头左右躲闪着邓杨手里的剪刀对他说道。邓杨见状则是胆气立盛,将手中的剪刀刃口打开,对着老头就准备再剪。

  “你听我说,今晚是我最后一次过来了。该办的事情我都办完,该报的怨也都报了......哎呀!”一剪刀下去,从那老头身上的衣服上剪下一片碎布来。老头转身就向门外跑去,边跑着还边在那里喊道。

  “抱怨,你的怨报了,我的怨又该找谁报去?吓唬了老子这么久,你说完就完了?”眼看剪刀真的对眼前这老鬼有用,邓杨压抑了许久的情绪当时就爆发了出来。

  *正版%首Tc发…